第198章

第198章

在齊方回到虹州城內時,已經是當日的傍晚時分。

一路之上,遇到許多百姓慌張行路,大多數百姓一開始時聽說了平康王要造反,現在聽聞太子殿下的十萬軍馬也不日就要到達,看來一場戰事已經不可避免,再不及時逃離,恐怕會成為戰爭中被殃及的池魚,於是舉家攜物逃離。

看到那些拖家帶口離開的百姓們,齊方甚是難受。

回到明月客棧后,他便對三公子訴說了一路上之所見。

三公子沉默片刻后,對他道:「齊方,你陪我去個地方。」

「什麼地方?」

「陳州。」

「為什麼去陳州?」齊方不解。

陸世康道:「這場戰事始於誤會,若是能將誤會解開,或許一場戰事便可避免。」

「什麼,三公子你想去陳州說服周鵬?」

「我想去看看,那讓周鵬聽信鄭杭肅之言的所謂物證,這物證必是假證。」

齊方道:「可是,此舉過於冒險,若只我們兩個人去的話,周鵬萬一不聽你的,這誤會不但沒解開,反而觸怒了他的話,咱們不見得能活著回來。」

說話間他看著三公子,但他三公子看樣子主意已定,面上沒有任何猶豫的神情,於是道:「那能不能讓太子殿下派些人手和咱們一起去。」

「不能。」陸世康道。

讓太子殿下派了人手和他一起去,周鵬便會以為他是太子殿下的人,對他所說的話便不會輕易信任。

不只不能帶太子殿下的人去,就是自己多帶幾個人,都勢必會引起周鵬的猜疑。

自己只能作為一個知道真相的平民前往,去試圖勸阻一場戰爭。

齊方知道自己勸不了三公子了,便沉默下來。

陸世康這時走到桌前,拿起桌上的紙和筆,寫了一個紙條,並放於袖中。

王呂在他將條子放於袖口時問:「那三公子,我要同去么?」

陸世康道:「不必了。」

他決定自己騎馬和齊方同去。

若是王呂也去,只有兩匹馬,人卻有三個,便只能加上後面的轎子,加上轎子以後,趕路的速度便慢多了,去時只是速度慢,回來時萬一遇到突發情況則不利於及時逃走。

齊方於是對王呂說了句:「王呂,你先在此守候,等著我和三公子回來。」

陸世康和齊方兩人到了樓下客棧後院的馬棚,齊方將自陸府騎來的兩匹馬都牽了出來。

兩人各騎一馬,往陳州行去。

虹州距離陳州約有百來里路,兩人一路疾行,到了陳州時,已經是半下午時分。

他們到達時,陳州城裡的百姓已經走了大半,城內尚在的百姓,也多在計劃著不日離開。

因為城內百姓都已經聽聞太子殿下的軍馬就快到了。

雖然沒有親見他們逃災路上的境況,但,也可以想見不需太久,必是哀鴻遍野。

缺少吃食,風餐露宿,且冬日也即將來臨,寒冷將來襲,這些因素都會造成離開家園的百姓生命受到嚴重威脅。

這些場景不需親見,只需想像,便已經讓人內心沉重。

當陸世康和齊方抵達城東軍隊駐地的院門前時,陸世康從袖口掏出來之前寫的條子,交給其中一位站最外面的守門的士兵。

那位守門的士兵看了一眼條子,立刻前去平康王府匆匆通報去了。

不久,這士兵返回,對陸世康道:「這位公子,裡面請。」

當陸世康被請到平康王周鵬所在的會客間以後,見到周鵬時便行禮后他道:「小生拜見平康王。」

周鵬手裡拿著他的條子,看了他一眼,神情鄭重說道:「你說你是鄭宅失火知情者?」

陸世康道:「正是。」

他的條子上寫的是:鄭宅失火知情者求見平康王。

周鵬道:「你是何人?」

陸世康道:「我姓陸名世康,陸賀洲之子。」

「你父是江北知府?」

「對。」

「將你知道的盡數說出來。」

陸世康便將鄭宅被燒那日付周和胡三胡四在鄭宅外的所見一一告訴了周鵬。

周鵬聽聞后,道:「你的意思是,是鄭杭肅燒了自己的宅子及父母和其他人?」

陸世康道:「正是。」

周鵬一副根本不信他的態度,因為這也未免太過荒謬了,他冷冷斜了陸世康一眼,又問:「你因何派人去鄭宅外窺探?」

陸世康道:「我因為一場誤會被鄭宅的人誤以為我知道他們宅里的某些秘密。所以被鄭公派人追殺,而我使計找出了想要追殺我的人,他們去了鄭宅。而後來的過程中,我又發現了鄭宅真正的秘密。」

周鵬道:「你說鄭勁有秘密?什麼秘密?」

陸世康道:「此秘密等會我會告知您,現在小生只想向平康王您說明你得到的物證一定是假證。」

周鵬道:「何以言得?」

「小生能否一看那物證?」

周鵬思慮再三,道:「你稍等片刻。」

說著他便出了門,往夫人的房間走去。那物證那日讓她看了以後,就放在她的房間里。

等到將雪木耳和鼠籠取來后,他將鼠籠放在地上,裝著雪木耳的木盒交給陸世康過目。

他就不信,這麼明顯的物證,還能給陸世康說成是假證。

除非他非要說成假的。

眼下那鼠籠里的老鼠已經丟掉,只有幾隻雪木耳還呆在籠子的底部木板上。

陸世康手裡拿著裝雪木耳的木盒,看了眼放地上的那鼠籠里的雪木耳,道:「您的意思是有老鼠吃了太子殿下送給鄭公的雪木耳便死掉了?」

周鵬道:「對,要不要再捉只老鼠給你試試看看?」

雖然此舉頗費功夫,但如有必要,還是要做的。

陸世康道:「不必。」

他先是仔細地看了看雪木耳的盒子,這盒子上些著的字足以證明它確實是太子殿下送給鄭勁的禮物。盒子表面也確實是有火燒的痕迹。雖然痕迹不甚規則。

仔細查看了盒子的外觀后,他打開了盒子,看到了盒子里雪白雪白的雪木耳。

他只看了一眼這雪木耳,便道:「平康王,您被騙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8章

3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