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物證真假

第199章 物證真假

周鵬冷冷說道:「何以見得?你就這樣看了一眼,就認定我被騙了?」

言下之意自己也不是三歲孩子,豈能如此容易上當受騙。

陸世康道:「平康王您可以仔細看看這雪木耳,有何發現?」

周鵬湊上前去仔細看著陸世康手裡盒子里的雪木耳,只能看出雪木耳確實是上好的雪木耳,雪白雪白的,晶瑩透亮,這就更證明了它是太子蕭送給鄭勁的禮物,因為其他人想買這樣的雪木耳,非常困難。再說了,盒子上的貢品字樣,也說明了它來自於皇宮。

周鵬嘲諷說道:「你不會是想說,這雪木耳是鄭杭肅自己買來,造個假的盒子,寫上『貢品』字樣,想要陷害太子的吧?」

陸世康道:「不,這雪木耳確實是太子殿下送給鄭勁的禮物,這一點是毋容置疑的。」

「既然你也認為它來自皇宮,那你為什麼認為我是被騙了呢?」

陸世康道:「您不覺得它太白了么?」

周鵬冷聲道:「雪木耳本來不就是這麼白?」

陸世康道:「雪木耳的確是該這麼白,但,被高溫的火和煙熏過的盒子里的雪木耳,不該這麼白。」

周鵬聞言,又看了眼陸世康手拿的木盒裡的雪木耳,這時他神色上的嘲諷意味退去了一些。

陸世康繼續道:「平康王,小生不知您府里有沒有東西被火燒過?比如這種木盒裡存放食物的情況,雖外有木盒阻隔了火,但因為木盒處於極高的溫度,裡面的東西雖不至於燒壞,但一定會發黃。如您不信,便再將這木盒燒一次試試看,雪木耳在盒子外面著火的時候,是否還能保持原有的雪白色澤?」

周鵬皺眉看著這盒雪木耳,沉默了下來。

陸世康又道:「從這個盒子上,也可看出端倪,這樣看來,它確實被火燒過不假,但,卻無東西砸過的痕迹。」

他蓋上盒蓋,繼續道:「一般房屋失火,頂上的瓦片必然跌落,如此大小的盒子必然會被瓦片或是其它跌落的物體所砸,在盒子表面已經有燒痕的時候,表面上的砸痕便會更加明顯,但是此盒卻沒有任何砸痕。平康王您不覺得蹊蹺么?」

「那你的意思是?」周鵬看了一眼陸世康,現在對他的話已經有了八九成的相信了。

再聯繫到剛才他說的他府里的小廝看到的鄭杭肅在火燒之前曾將他母親的水晶棺砸了,將他母親埋於地下之事,這似乎也印證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火就是鄭杭肅燒的。

陸世康回道:「我的意思是,這雪木耳不足以成為太子殿下下毒的物證。這雪土耳的盒子是在鄭宅以外的地方被火燒過,而與此同時,雪木耳也被拿出來被侵在毒液中,也就是說,兩個步驟同時進行,所以才會造成盒子被燒,但雪木耳卻無任何變色的情況。」

周鵬眉頭緊皺,一句話也不說。

陸世康又道:「所以這是造出來的物證,專門騙取您的信任的,如果我沒猜錯,他初始時必然沒有拿出來,因為他怕自己造的假有破綻,會被您辯認出來。如果您一開始就相信了他的話,這物證就會被他悄悄銷毀了……」

周鵬仍是眉頭緊皺,道:「那你說說,剛才你說的關於鄭勁的秘密是什麼?」

「鄭公早有謀反之心。」

「什麼?你何出此言?」

「因為一系列機緣巧合,我去了某個山間盆地……」這時他見周鵬已經至少有九成相信了自己所說的,便開始講這個他所見過的真實事件。

講的過程中略過了該略過的。

越是講到後來,平康王臉上的神色就越凝重。

講完以後,他道:「所以,平康王您是個明白人,您不覺得你這樣就成為叛臣,舉旗造反,過於武斷了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99章 物證真假

3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