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陳州夜間

第203章 陳州夜間

對於平康王府來說,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周鵬的夫人明氏一晚上輾轉未眠,曾經的與夫君的恩愛畫面,一幕幕在眼前重現,只是,斯人已經不在。

接下來她要面對的,是無限漫長的孤獨時光。

周鵬的女兒周靜也一夜未眠,她彷彿一夜之間長大了。

當父親這棵為家裡遮風避雨的大樹已經不在時,她便成了家裡的主心骨。

母親傷心過度,幾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但她不能任由傷心將自己擊垮。

仇恨的種子在她心裡萌了芽,這仇恨促使她努力活下去。

如果說以前她對皇上及太子蕭只是譏屑的態度的話,現在則是痛恨。

深入骨髓的痛恨。

她相信今日入府的刺客必然是太子蕭派來的。

要不然怎麼可能會這麼巧,太子蕭軍馬將至,自己府上就遇到了刺客?

她決定安頓好父親之事後,就代父親完成逆反之事!

她要脫下紅裝,從此以後換上武裝,直到父親大仇得報!

仇恨之火在她心中熊熊燃燒著,使得她徹夜難眠。

這仇恨使她無法哭出聲音。

.

平康王府內鄭杭肅的房間里,今日被允許一個他自己的護衛前去照顧他。

因為他被刺客刺傷。

再說了,府里因為平康王出了事,沒有人再有心情和精力管他的事情。

那個護衛就在他房間里打地鋪。

護衛每次醒來,都發現鄭杭肅並未睡著,在輾轉反側,最後他實在疑惑,輕輕叫了句:「少主?」

在外人能聽到的場合,他叫他公子,在外人聽不到的場合,他叫他少主,現在顯然其他人不太可能聽到。

兩邊的隔壁,一邊是書房,一邊是空屋。

再說,現在是夜間。

他沒有聽到回聲。

「少主,你今日睡不著?」

他聽到的回答是,「休要多言。」

護衛於是不再說話。

對面的樓上,時不時地傳來哭聲,那是明氏的哭聲。

哭聲偶爾停息一會兒,過一會兒便又有開始。

那是一種撕心裂肺的痛哭。

在這樣的本就蕭條的秋日晚上,哭聲聽起來就更為凄慘。

和著打在窗戶上的秋風一起,一聲聲傳入人的耳膜。

護衛也不知道這哭聲是幾時停的,因為後來他睡著了。

清晨再醒來時,他便看到鄭杭肅已經站在了後面的窗口處。

他是一夜未眠?

他輕輕起身,走到他身邊,道:「公子?」

說話時他看了他一眼,見他家公子臉上與此前的永遠是冷漠的神情有些不一樣。

他好像在悵然著什麼。

也好像在悔恨著什麼。

他所看的地方是對面,對面那幢樓上住了什麼人,這護衛不知道。

「公子你在看什麼?」

「休要多問。」

他又得到了同樣的回答。

護衛往他目光所及處看去,見有個穿著粉色衣服的年輕女孩子正在清掃著二樓的地面,另一個粉色衣服的年輕女孩子正在窗口呆站著。

這兩個女孩子的衣著看樣子是這兒的丫頭。

護衛有些納悶兒,他可從未見過鄭杭肅對任何女子感興趣過。

他彷彿一直是冷得不能再冷的冷血物種。

再想到他臉上的悵然神情,他似乎有些懂了。

少主許是愛上了那兩個丫頭中的一個。但,也或許,是房間里某個還未出現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3章 陳州夜間

3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