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第208章

常御醫往太子殿下的帳篷走的時候,順便靈機一動,想出了一個讓太子蕭的軍隊大獲全勝的法子。

這是受到青枝的啟發想到的。

往南走了每多久,他就看到太子蕭的帳篷了。

太子蕭的帳篷由九個哨兵的帳篷包圍住,每日早晚都有哨兵在帳篷外輪流看守。

除了哨兵外,還有太子蕭的近身侍衛,武書。

武書遠遠看到他過來,便先行去太子蕭的帳篷里通報過了。

常御醫來到帳外,就看到帳簾是掀起的,在外面可以看到太子蕭正坐在一張桌前看書。

太子蕭的帳里是唯一有桌子和椅子的帳篷。

因他有時要在自己帳里處理各種事務,或是記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諸如塘報騎兵回來稟報的偵察到的前方各處的駐紮地點的情況,行軍路上遇過的地點及抵達的時間,或是記些雜事,相當於一部筆記。

常御醫來到太子帳篷后,也不進去,只是站在帳篷外面,道:「微臣前來拜見太子殿下。」

太子蕭道:「常御醫請進來說話。」

常御醫道:「微臣就不進去了,只因今日染了風寒,進去恐怕會傳染到太子殿下您身上。」

太子蕭道:「怎麼,風寒會傳染么?」

常御醫道:「孔大夫說會傳染,而且,他還沒到有可能會在短短的時間內傳染半數以上的士兵,所以微臣便趕緊前來稟報太子殿下您,希望您儘快對士兵們進行隔離,任何帳篷內的士兵們不得相互往來。近幾日也萬萬不可再讓士兵們訓練了。否則,到時候上戰場時近半數士兵感染疾病,怎麼盡全力退敵?」

太子蕭本來打算讓長途跋涉的士兵們在這兒休息幾日,明日就開始訓練的,此時滿臉困惑道:「你說的孔大夫就是那孔青之吧,他說這話可有依據?」

常御醫道:「微臣已經仔細分析了孔大夫所言,他說的應該是真的。因為確實發生了有些帳篷里的人全部感染,但其他帳篷里卻是一個感染的人也沒有的情況。若他們的風寒是因風引起,一樣的行軍上路,怎麼會有的受了風寒,有的沒有?所以,孔大夫說不是因風引起的風寒,微臣認為深以為然。」

「不是風寒,那是什麼?」

「孔大夫說,是因為一種致病君引起的疾病。」

「致病君?」

太子蕭挑了挑眉,這可是個新詞。

常御醫道:「孔大夫說是致病君,微臣認為,稱呼它們是致病小人更恰當些。哪有致人病了,還稱君的?」

太子蕭問:「眼下多少人感染了這種致病君?」

常御醫道:「九日前只有一例,是個後勤兵,想必那後勤兵是在外出買菜時被賣菜的感染上了,從那日之後,先是後勤兵盡數感染,後來又擴散到了步兵那裡,現在已經近百人感染上了,只今日就六十個。」

他現在想起來,人數確實是每日逐漸遞增的。這也說明這疾病是會傳染的。

但好在,似乎還沒有人因此死亡,最多高燒個幾天,吃些葯就好了。眼下前面感染致病君的那批後勤兵已經大多數減輕了癥狀。

「太子殿下,臣來這兒的原因就是希望您引起重視,若是過幾日上戰場時近半數都是發燒的士兵,必敗。」

太子蕭道:「好,我等會會傳令下去,讓所有士兵不得相互往來。你可以退下了。」

「太子殿下,不是不相互往來就可以了。」常御醫忙道。

「哦?還有別的?」

「要用控制瘟疫的方法來防止此病傳開,必須將生了病的全部集中隔離起來,未生病的相互不能接觸,每個帳篷相互之間不得來往,吃飯時由後勤兵端去,碗筷必須燙過方可用,士兵如廁時外出需用布條捂住口鼻,所以明日必須讓人去找裁縫裁剪布條,如此這般嚴控,才有可能控制住得病人數在較少的範圍......」

「嗯,我會傳下去的。」

說著,低下頭,拿起筆在一張紙上寫著什麼。

「臣還有一事。」

「何事?」太子蕭頭也不抬道。

「臣認為,這倒是一個可以讓敵方大敗的好時機。」

太子蕭抬頭,道:「說來聽聽。」

常御醫道:「既然這疾病傳染性這麼強,咱們可以派生了病的幾百士兵騎馬去敵方那裡挑起事端,目的就是為了讓這致病君......哦不......致病小人,傳染到敵方士兵身上,這樣等他們的部隊近半數重病的時候,咱們一舉進攻,可以在傷亡最少的情況下輕鬆取勝。」

太子蕭問:「到時候如何得知他們近半數感染這致病君?」

「您派兵喬裝打扮成平民在他們的駐兵處周邊的藥房時刻視察,就可以得知他們大概的得病人數了。若是得病人數眾多,他們必然會需要大量買葯。」

太子蕭道:「此計甚妙。我明日會在中軍大帳和眾將士商量一下此計。」

「如此臣便退下了。」

在常御醫離開后,太子蕭放了筆,想起自己出發之前,花木純告訴自己若有什麼人有疑難雜症,讓他去差人叫孔青之前來。

陸世康昏迷不醒之際,他想起過花木純這句話,但也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理。

實際上,他對花木純的話並不以為然。

沒想到在孔青之來到之前,陸世康便醒了,在他看來,孔青之現在便可以回去了。

但現在,他有點改變了主意。

若連常御醫也對孔青之的話非常重視,按著他說的話來做,那麼說明一點,孔青之確實有過人之處。

行軍打仗,每次大戰之後必然出現各種傷員,需要醫術精湛的大夫,而孔青之顯然是非常合適的人選。

今日若不是孔青之一到來便發現了極有可能在士兵中傳播開來的疾病,那麼後果他不敢設想。

也許剛到達此處便大敗一場,引得士氣大挫,從此一撅不躑,敗師回朝,都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及至突然想起花木純向自己說過的孔青之曾經救過她一命,說他替她發現了翠竹是別人的底細,使她免於性命之憂。

若不是孔大夫機緣巧合之下出現在花木純身旁,也許自己早在個把月前就再也見不到花木純了。

想到這兒他便對著帳篷外喊道:「武書!」

武書立即出現在了帳篷門口。

「你去把孔大夫叫來。」

「是。」武書有些疑惑,作為一個大夫能在來后立即被太子召見,這在平日里可是極少發生的事情。

他來到陸世康帳篷處,見青枝不在帳篷內,於是匆匆又在其他各處尋找。

終於在兵營的外圍木柵欄處,找到了她。

「孔大夫,太子殿下讓您過去一趟。」

青枝心道自己一個不知名的小人物,有何能耐被太子殿下召見?

及至想起自己曾經救過花木純的性命,想來太子殿下是因為那件事情召見自己吧。

於是跟著武書往太子殿下的帳篷走去。

到了太子殿下的帳篷處,在帳篷外時,她躬身行禮道:「參見太子殿下。」

在大隸,只有在極重要的場合參見太子殿下時才需行大禮,其餘場合不必行大禮,這一點她在來時的路上特意問過武書。

所以她只是躬身行了一禮。

「不必多禮,孔大夫請進。」

她進帳篷後站在幾尺以外,等著太子殿下發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3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