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她有秘密

第20章 她有秘密

「所以,孔大夫是在幫我把心脈?」片刻的沉默之後他道。

「是,我見你睡眠時手腕處脈象稍虛,是以想再幫你把把心脈,看你心跳是否也有虛弱之相。」

「那麼,孔大夫有定論了嗎?」

「還沒。」既然這樣說了,怎麼也得裝下去。若是手剛放這兒就拿開的話,一聽便是假話。

為了表明自己說的是真話,怎麼也要裝模作樣地把上一會兒。

「好,那麼孔大夫請專註些為我把心脈。」

她不知他是真信了,還是明知她在撒謊而不揭穿她。

他這人,似是總有些讓人捉摸不透。

她將手放在他心臟的位置,感知著那兒的心跳。

在此之前,她從未想到過會有今日這樣的一天,竟然會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自己親自將手放於一個男子懷中。

而且還是一個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人的懷中。

不知為何,當手指在貼緊他的心臟的位置安放時,臉卻是慢慢紅到了脖子處。

她自己也不知是因為羞愧難當,還是因為別的什麼。

他一動不動。

她手指所感受到的他的心跳,不知怎地,似乎也漸漸變得比之前些許劇烈了一些。

但表面上,卻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情緒上的波動。

他仍是未動,且一直沉默著。

現在因為把這所謂的心脈,自己不得不離他極近,自己的胳膊,自然還有手,都與他緊挨著。

彷彿才意識到這兒,她的臉就更紅了。

過了一會兒,她將手拿離了他的懷中,對他道:「陸公子,你的心脈是有些許的微弱,不過你不必擔心,這些日子多多休息便好了。你的頭痛之症,怕也是因為前幾日休息不夠所致。」

「好,陸某便聽孔大夫的吩咐,好好休息。」說著,他向她注視了一眼。

青枝低著頭,不與他對視。但她知道,自己這紅的不能再紅的臉,是無法在他面前藏起來了。

他定然不會看不到。

「如此,在下便告辭了。」青枝說著,往外走去。

身後他低沉磁性的聲音傳來:「孔大夫走好。」

不再回他,她走的更快了。

彷彿身後有洪水猛獸。

青枝從東廂房窗外經過的時候,吳山正在東廂房中觀周大周三下棋。

周大下棋時的棋風和其性情一樣,穩重成熟,至於周三,連下棋也冒冒失失。

兩個兄弟下棋,時不時便爭吵起來。

吳山時不時便要充當一次和事佬的角色。

吳山雖然觀棋,眼睛卻時時關注著外面院子里的動靜。

他在等著孔大夫從外面窗口經過,好知道自家三公子的頭痛之症到底有沒有事兒。

當看到孔大夫的身影經過窗口,他連忙跑出來,跟在她後面,說道:「孔大夫,我家三公子沒事吧?」

「沒什麼大事。讓他多休息便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幫您扶著梯子,您上梯子的時候小心些。」吳山說著比青枝快走了幾步,將手放在梯子上,扶得牢牢的。

讓他疑惑不解的是,今日孔大夫不知為何,臉紅紅的,此前她可從未如此過。

待孔大夫下了牆頭后,他來到他三公子的房間,見他正坐在榻上,目光如有所思,不知在想些什麼。

「三公子?」

他三公子沒回應,似是未聽到一般。

「三公子?」吳山又叫了一聲。「孔大夫已經回去了,他又開了什麼葯沒有?我給你去他家藥房拿。」

「他......沒開藥。」

「也就是說不用吃什麼葯是嗎?」

「嗯……」

「那我現在要做什麼?」善於找事做的吳山道。

「去做你想做的。」

「好,那我便去了。」吳山說著往外走去,邊說邊回頭看了他三公子一眼。

他還是如剛才一樣,如有所思,心不在焉。

吳山覺著,今日確是有些怪。

先是孔大夫不請自來,這於她還是頭一遭。再是,她走的時候臉紅得透透的。

自家三公子也和往常有些不一樣,他們兩個,當真沒什麼事兒?

但這可是兩個男子,自家三公子以前可沒表現出過有這方面的愛好。

他快走到門邊的時候,見他三公子從懷裡掏出一個青銅牌,就是今日早些時候在雜物房裡找到的。

見他從懷裡掏出來后,無意識地擺弄著它,眼睛卻不在上面,也不知在盯著何處。

吳山返回他三公子身邊,「這就是那個女子留下的青銅牌子吧。」

「嗯……」

「那女子不知道是誰?」

只聽他三公子答道:「她......有點意思。」說著嘴角竟有些上揚。

「她有點意思?什麼意思?」

吳山疑惑,一個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姑娘,只見過一面,有什麼有意思沒意思的?

他很快又想起,三公子昨日剛說過同樣的話,昨日他在街上時說的是孔大夫有點意思。

連續兩日說的話類似,在吳山看來,也只能是巧合而已。

這說的可是兩竿子打不著的毫不相干的兩人。

只聽三公子回答他道:「她有秘密。」

「啥?」

吳山更傻眼了。

昨天他也說了孔大夫有秘密。

今日又說這個女子有秘密。

「她有什麼秘密?」

「告訴你,秘密還能稱之為秘密?」

好吧,又是巧合,吳山決定不費那腦子去琢磨其中的奧秘了。

反正就是孔大夫是個有秘密的人,昨日那個被關在此處的女子也是個有秘密的人。

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有點兒秘密。

而自家三公子,是個善於發現秘密的人。

就是這麼回事兒。

「那你和孔大夫,有沒有什麼事兒?」吳山小心翼翼說道。

本來吳山已經打算離開了,但一想到孔大夫離開前不能再紅的臉,便忍不住八卦一下。

「有。」

「什麼,有事兒?」吳山呆了。

「我病了讓他來這兒醫我,他來了。等我病好了要去感謝他。這便是我和孔大夫之間的已經發生和將要發生的事兒......」

「就......就這樣?」

「你想我們發生什麼事兒?」

吳山見他家三公子這話之後嘴角又微微勾起。

也不知他是在開玩笑還是沒開玩笑。

自家三公子的秉性他很清楚,有時候他說的話你要細細琢磨琢磨,但就算你細細琢磨了,也不見得能琢磨到他話里真正的含義。

「我沒想你們發生事兒,我想你們不發生什麼......事兒。如果你們發生什麼事兒,那可就......」

「你不去忙嗎?」

「我去去去,這就去。」吳山說著往外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章 她有秘密

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