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你只管當好你自己的大夫

第211章 你只管當好你自己的大夫

她先將被子放在圓矮桌上,然後將行軍床折起,將被子放在摺疊好的行軍床上,便吹了蠟燭,用腿踢開自己這邊的帳簾,往他那邊走去,到了他帳篷外時,就覺自己心跳得有些厲害。

吸了一口氣后,她用胳膊頂開他的帳簾,走了進去。

到了他那邊,先往床上看了一眼。

見他正在閉起雙目,也不知道他是睡著了還是醒著。

她將自己的被褥放在他床前的圓木凳上,便開始展開行軍床。

這行軍床甚是方便,折起來只有一個木箱那般大小,展開時卻可以躺下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

她打算將床放得離他的床儘可能遠。

帳篷里距離他的床最遠處是帳簾處,她不能將床放在帳簾處,於是只好將自己的床和他的垂直放著,他的床是南北方向的,他頭朝南,腳朝北,她將床放成東西方向。讓自己頭朝西,腳朝東。

放好床后,見他還是閉著雙眼,於是她向他床邊走去。

她要看看他的脈搏如何了。

她見過有病人大出血好了幾日後又突然出事的。

所以,這天里,大約都要時不時地關注他的脈搏了。

走到他床前後,見他的手就在床沿處放著,她便拿起他的手腕,把了起來。

還沒仔細感知他脈搏的跳動,就感覺到他的手在試圖從自己手中抽回。

原來他醒著。

她道:「陸公子,本大夫只是在充當一個合格的大夫而已,也請陸公子充當一個合格的病人。」

他氣息低弱回道:「你只管當好你自己的大夫就是。」

言下之意就是休管別人。

青枝剛想回他,就聽到南邊帳篷里傳來了一聲輕咳。

她意識到,帳篷的隔音效果也太差了。

尤其是眼下已經入夜。

想說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看樣子,在這樣的環境下,還是當個啞巴合適一些。

不然一定會被附近的帳篷里的士兵聽出自己和陸世康關係不尋常。

既然他拒絕自己為他把脈,那就等會他入睡了再說。

她來到自己床前,掀起被子躺了進去。

夜晚格外寂靜,可以清晰地聽到蟲鳴聲,風打在帳篷上的聲音。

也可以聽到不遠處的士兵咳嗽的聲音。

偶爾還能聽到巡邏的士兵經過帳篷的腳步聲。

她猜測他們大抵是整晚輪流巡邏的。

而空間縮小到這個帳篷里時,能聽到的唯有自己呼吸聲,和他的呼吸聲。

她側過身子,讓自己面對著帳篷的油布,閉上眼睛。

心裡想著,這大約是自己自認識他以來兩人之間最疏遠的時刻了。

一時之間說不清心裡是什麼滋味。

正胡思亂想時,就聽到北邊的帳篷里有低低的交談聲傳來。

一個低啞的聲音說道:「鐵三,你給家裡寫信了么?」

另一個聲音回答道:「沒有。等仗打完再寫。」他應該就是那位鐵三了,聲音聽著清亮一些。

剛才那低啞的聲音說道:「那萬一仗打完了再也寫不成了呢?」

這時另一個截然不同的第三個聲音回道:「打仗之前可別說胡話。」

那低啞的聲音又道:「這可說不準兒。我已經寫了封信給我家裡了,就算寫的是最後一封,我也要寫。」

這時剛才那人截然不同的聲音又道:「你看,你句句都是不吉利的話。」

那低啞的聲音又道:「就算我說的句句吉利,誰又能保證我們一定平安無事呢?既然現在能活一天算一天,為什麼不好好珍惜還能給家人寫信的日子?」

剛才他問的那個叫鐵三的聲音又響起:「我不是不想寫信,是不敢寫,怕寫的就是最後一封信了。」

再也沒有人說話,卻是傳來了一聲嘆息聲,也不知道嘆息是哪個發出來的。

聽到他們談話,青枝不覺有些不知何味,這是她第一次身臨其境地體驗兵營生活。

當一個人身臨其境的時候,才能真正體驗到即將上場的戰士們的心慌不安。

而她也發現了另外一點,那就是,這帳篷的隔音效果當真是太差了。

差得不是一點半點。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帳篷里的蠟燭漸漸熄了,她也不知道陸世康睡著了沒有,於是起身。

今夜有月亮,所以帳篷裡面尚可看到一點輪廓,她穿了鞋子後走到他床前處,見他仍閉著雙目,於是將他搭在床沿處的手的手腕捏在手裡。

這一次他或許是睡著了,反正沒見他有什麼動靜,她仔細感知著他的脈搏,發現他的脈搏仍是很虛弱。

看樣子今夜要醒個幾次,多給他把上幾遍了。

.

這個夜晚對於周靜來說,是個內心動蕩的夜晚。

父親的頭七已過,今天一早她便率兵出發前往太子蕭所在的黎下城。

曾經父親的部下因為父親被害而對自己一呼百應,人人都想為曾經的上屬的冤讎出一份自己的力量。

如果他們一開始決定跟著周鵬造反時還有點兒自己的私心的話,現在則僅僅是為了協助周靜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由於她復仇心切,本來部隊該在走了四十公里時就該安營紮寨的,但她硬是讓他們多走了十公里。

現在讓她煩心的是,父親手下最好的大將祁連似乎對鄭杭肅頗為不滿。

而祁連對鄭杭肅不滿的原因,她能隱隱猜到一些。

父親半年前曾想將自己嫁給祁連,當時父親問過自己的意見后,自己告訴父親自己年紀尚小,不想嫁人,打發了此事。

但這祁連顯然沒有死心。

他大約已經看出自己對鄭杭肅的那點心意,所以明裡暗裡地,總要貶損一下鄭杭肅。

每當此時,鄭杭肅都表現出了一種君子之風,只是冷淡一笑,並不和他爭執。

這兩人的態度上的反差,讓她更傾心於鄭杭肅了。

但是,她明白,她也必須拉攏祁連,為自己所用。

也因此,她對祁連表現出某種親切的態度,她知道這也許會讓祁連誤會她,但,就算如此,她也只能認了。

現在的她需要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力量。

也因此,她對鄭杭肅同時表現出了一種親而不近的態度,用意在於免得惹得祁連醋意大發。

躺在帳篷里的行軍床上,想著不幾日以後她就可以抵達黎下城,她內心深處便微微的顫抖。

那是因為仇恨的火焰在心裡燒得太旺而引起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1章 你只管當好你自己的大夫

3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