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是冷是熱

第213章 是冷是熱

第二日天色尚暗時刻。

鄭杭肅一早起來就到了附近帳中。

附近帳中睡著他自己的十名護衛,他現在有二十名護衛,原本二十六名,另外那六人在去刺殺陸世康的時候已經盡數被殺。

這二十名護衛剛好分在兩個帳篷里,這兩個帳篷在他自己的帳篷的東邊和西邊。

他進的是西邊的帳篷,剛走進去,一名護衛就醒了。

「公子有事?」

他親自到下人的帳篷里來,必然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你叫醒一個人,過來一下。」他說著便離開了這個帳篷,回自己的帳篷去了。

「是。」

這侍衛叫醒了他邊上的一個護衛,兩人一起去了鄭杭肅那邊的帳篷。

進去之後,兩人驚訝地看到鄭杭裴和一個陌生男子正躺在鄭杭肅帳篷里睡覺。

兩人驚訝的表情卻是各不相同。

一個驚訝中帶著疑惑,另一個驚訝中帶著欣喜。

那驚訝中帶著疑惑的正是鄭杭肅的親信,名叫游德,這游德眼睛看了看鄭杭裴,又看了看睡在他旁邊的陌生男子,說道:「公子是打算讓我們如何處置他?」

說到這兒似是意識到邊上還有另一個護衛,改了語氣說道:「如何安置他?」

那另一個護衛名喚鄒瑞金,此時道:「是啊公子,小公子好不容易出現了,再不能讓他離開了。」

就聽鄭杭肅回道:「軍中險地,不是他該呆的地方,趁他還睡著,你們將他和這個和他一起來的人背出去,讓他萬莫再試圖回來。」

「可是,他一個人在外面,也是有危險的......」剛才那驚訝中帶著欣喜的護衛鄒瑞金說道。

護衛游德道:

「比起軍中還是安全多了,他那麼弱,走路也走不遠,怎麼能長時間跟著軍隊呢?」

叫鄒瑞金的護衛不說話了,他決定聽鄭杭肅的。

就聽鄭杭肅道:「你們還不行動?」

於是,這兩人一人背起一個,往帳篷外走去。

游德背著鄭杭裴,鄒瑞金背著東子。

游德在出去幾丈遠之後,對鄒瑞金說:「你在這兒等一會兒,我回去看看公子還有什麼要給小公子帶著上路的么?」

說著便返了回去。

回到鄭杭肅帳篷后,他靠近鄭杭肅低聲問:「公子,到了外面以後是不是要把他......」他用手抹了抹脖子,做了個「咔嚓」的動作。

他是鄭杭肅唯一的貼身親信,其他護衛都屬於整個鄭宅。

那把火便是他燒起來的,毒藥也是他去買的。

鄭杭肅看了眼他背上睡得頗沉的鄭杭裴道:「這兒有幾張銀票你給他帶上,等他醒了,交給和他一起來的人,問能不能買他一輩子給人當差……」

說著從袖裡拿出幾張銀票,交給游德。

這護衛看了眼銀票,見是面值五十兩的,他接在手裡是數了數,有六張。

他明白鄭杭肅的意思了。

他道:「是,屬下這就去辦!」

兩個護衛一人背上背著一個往營門處走去,此時天色還有些黑,到了營門處,昨夜守在營門前的將鄭杭肅領到營門處的士兵道:「你們二人背著他們幹嘛去?」

他看著他們背上的兩人,記得他們昨夜才來。

「我家公子擔心我家小公子無法適應軍營生活,所以想趁著他還睡著時把他弄出去。」游德回道。

那士兵聞言,覺得鄭杭肅有此舉再正常不過,畢竟他弟弟一看就是弱不禁風的,道:「那你們去吧。」

兩護衛出了營門,便往外走。

他們背上的這兩人因為半夜三更才到,在他們背上晃晃悠悠一直未醒。

等到了距離兵營有一里路的樹林里,兩個護衛將兩人放下。

此時天色已經蒙亮,鄭杭裴和東子仍然未醒,游德便大聲喊了句:「小公子!」

鄭杭裴聞言醒了過來,吃驚地發現自己眼前正站了游德,邊上站著鄒瑞金,再一環顧,自己竟位於一片荒草地,不由更震驚了。

再看看天色已亮,他心裡想著,莫非自己醒得過晚,大部隊已經撤離,所以留下他和東子以及游德和鄒瑞金?

他以為,游德和鄒瑞金兩人是大哥派了等他自然醒來,再帶他追趕大部隊去的。

他只當自己還是在昨夜的帳篷的地點。

於是他問道:「游德,是我大哥他們已經先離開了么?」

游德道:「不是。是你大哥怕你吃不了兵營的苦,讓我們把你們背出來了。」

「什麼?」鄭杭裴眸光一暗,「他讓你們把我們背出來了?」

游德道:「你大哥也是為你好,你這身板兒,怎麼能吃得了那苦。再說了,兵營里可不是鬧著玩的地方。」

「我跟著也不是鬧著玩,我是為了報仇!」鄭杭裴道。

「報仇這事,讓你大哥來就行了,你在兵營里,只能添亂,畢竟你可是路都沒法多走幾步的。」

鄭杭裴沮喪道:「那依你的意思,我哥決意不讓我跟著了?」

「他什麼時候有戲言過?」

鄭杭裴不再作聲,只是低著頭,他一時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做。

「你們快走吧,去的地方離戰場越遠越好。」游德邊說邊從袖裡拿出了鄭杭肅剛才給他的幾張銀票。

「這個呢,是給你的。」他對東子道。

「給我?」東子疑惑道。

「對,你此前一直在照顧我家小公子,我家公子希望這些銀票能補償你一下,順便也請求你能在以後也能好好照顧他,他這人沒人跟著不行。」

東子知道這錢算是他的買身銀了,他接過來數了數,見是六張五十兩的銀票,他可幾輩子也存不了這麼多錢。

不過他也明白,這錢實際上不是給自己一個人的,也是給鄭杭裴的,之所以給他,是因為這鄭杭裴拿不住錢,給他多少都會給人騙去。

他接過錢,道:「這錢我就收下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你家小公子的。」

鄒瑞金見他接過了銀票,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游德卻面無表情道:「好了我們要離開了,你們也快走吧。」

說著,他扭頭看了看鄒瑞金,「走。」

鄒瑞金跟在他後面往兵營處走去,邊走還邊回顧著鄭杭裴,在走了幾丈遠的時候還不由自主道了一句:「小公子,你可千萬小心吶,這世道壞人太多了,平日里得多留個心眼兒!」

鄭杭裴也對他喊道:「你們放心就是,也讓我大哥放心!」

他看著他們的背影遠去。

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感受到來自於大哥的情誼。

在他看來,這些銀票是證據,同樣的,他把他從兵營里趕出來也是證據。

只不過他這人不管冷熱都不愛表現出來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3章 是冷是熱

3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