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第215章

既然他已經醒了,她想不如索性給他換藥。

於是她將他傷口上的紗布和膏藥拿掉,先是觀察了一下傷口,傷口看起來長度有一寸,深淺已經不可得知,可以看出癒合得不錯。

他現在的問題不是傷口的問題,而是失血過多導致的身體過於虛弱的問題。

她回去自己帳篷里拿藥箱,拿來以後,開始給他敷藥,然後給他用紗布包好。

在這個過程中,他一直沉默著。

她也無話。

做好這一切,她就將他衣服穿好,然後來到自己的行軍床前,拿起昨夜裡用的紗布,將自己的口鼻遮住了,沉默地提了藥箱離開了他的房間。

掀開帳簾,就見王呂不知何時候在了帳篷外。

他正用袖子捂著嘴巴鼻子,之所以捂著口鼻,只因昨天傍晚他聽到了巡邏士兵說今日若是去茅廁等地方時要捂住口鼻,所以他和齊方商量了他們兩人以後就這樣輪流捂著口鼻偶爾跑來一趟。

不是不願意遵守規則,實在是他們三公子讓人不放心啊……

今天他先來,明日齊方過來。

剛才來的一路上他想著,若是被人發現他在串門,他就說自己上茅廁了。

來了站在帳篷外,細聽裡面沒動靜,但他又不敢進去,就怕這幾日自己已經感染上了眼下軍中正在流行的疾病,再傳染給三公子,以三公子那虛弱之軀,可怎麼受得了?

沒多久,見孔大夫出來了,他一見到她就道:「我家三公子昨夜沒事吧?」

「沒事。你回去吧……」

「那等會的早膳,孔大夫你喂他?」

青枝愣了愣,道:「他可以自己吃。」

「孔大夫,你可別開玩笑了,我家三公子現在可端不起碗。」

「筷子他總拿得起?我會將碗放在他床上,他只需拿個筷子就可以吃飯了。」

她還不習慣伺候他吃飯。

那種場景只需想想就極尷尬了。

況且,現在自己要和他避嫌了。

王呂正要說什麼,突然看到林御醫正用袖子捂著口鼻往這邊走來,他清瘦的身影剛剛出現,王呂便連忙捂著口鼻往北邊自己帳篷處跑。

雖然林御醫不是巡邏的士兵,但他也是和太子蕭走得近的人,自己畢竟是越規了。

那林御醫走到和青枝相隔兩丈遠處,問:「孔大夫,昨日陸公子如何了?」

既然太子蕭如此重視陸世康,他自然也要多過問一下,哪怕孔大夫來了,自己也還是不能完全脫手的。

青枝答道:「陸公子今日早上比昨日好些了。」

林御醫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就不進去看了,這些日子接觸的病人甚多,免得再傳染給他。」

青枝問:「林御醫眼下感覺如何?」她記得常御醫是被病人傳染上了,就擔心他也已經傳染上了,他可是和陸世康同睡一個帳篷好幾夜的。

「我?我還好。至少眼下還無甚感覺。」林御醫說著話題一轉:「昨夜倒是又有許多士兵發病了,老朽和常御醫以及其他軍醫忙到了半夜,方才有時間休息。」

「昨夜大約又有多少人發病了?」青枝問。

「大約有五六百,突然之間有這麼多了。」

「傳染病便是這樣,傳到一定人數以後,後面會暴髮式增長。」

「我今日要和後勤兵一起去採購紗布,用來給士兵作為護口鼻的東西,對於這種東西,可有什麼要求?」

只因為常御醫和青枝單獨聊天後回去后在他面前對青枝讚不絕口,所以他才問她紗布的事。

青枝道:「最好緻密些的。也不必非得是紗布,不是油布便可。」

去哪裡找那麼多藥房里才有的紗布去。

林御醫道:「那裁剪有何要求?」

「林御醫可以試下,能將口鼻捂住的寬度便可,上可至鼻樑上方的位置,下面則需到下巴的位置,長度的話,可以繞面頰三圈即可。」

如果有時間,她可以跟去,讓裁縫縫製成口罩的樣子,但哪個城市會有如此多的裁縫?

就算把所有周邊城市的裁縫都買了,也還是不可能趕製得出來。

因為那是要一針一線縫製起來的。

所以將布繞在口鼻上是唯一的方法。

「好,謝過孔大夫,老朽記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5章

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