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反向而行

第217章 反向而行

王呂和齊方在自己的帳篷里,坐在行軍床上,頗感百無聊賴,這一天到晚的哪都去不了,可怎麼熬?

偏偏兩人都是不愛說話的性格,就只能幹坐著。

突然,王呂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對齊方道:「咱必須得再去三公子那裡一趟。」

齊方道:「為何?」

王呂道:「你傻呀,人有三急不懂?孔大夫能想到那麼多?」

孔大夫可沒照顧過人。

再說了,孔大夫男女還不知呢!

齊方連忙站起來,道:「對,那現在咱必須得去了!」

兩人一起出了帳篷,用袖子捂住口鼻往陸世康帳篷處走去。

青枝在自己帳篷里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到了自己帳篷外嘎然而止,心下疑惑,正思想著莫非是哪個巡邏兵時,就聽到了王呂的低低的聲音:「三公子小心點兒……」

又聽到齊方輕咳了一聲,聽起來是捂著口鼻咳的。

聲音聽起來就在自己帳篷外邊。

然後聽到他們的腳步聲,是往北去的,她一下便明白了他們兩人因何會又突然出現。

她心道有些時候就是只能他們來照顧的,比如眼下他們去的地方自己就不便進去。

還有以後的洗漱沐浴什麼的,自己也是不便照顧的。

雖說軍中眼下有命令不得串門,但想必這種情況巡邏兵應該也不會說什麼。

她猜對了。

王呂和齊方架著他們三公子往北走的時候,一個巡邏兵看到了卻裝作沒看到。

這些巡邏兵都知道陸公子受了重傷,也知道他受傷的原因,也知道陸公子是太子殿下重視的人。

各方面原因,讓他們對王呂和齊方的逾規視而不見。

再說了,照顧病人這事,確實無法做到不串門。

王呂看到巡邏兵明明看過這邊,卻默不作聲,知道他和齊方以後可以常常到三公子帳篷里了。

這倒方便多了。

他認為照顧三公子這事還得是自己和齊方親自來。

畢竟,有的人是指望不上的,比如那個孔大夫。

回去以後,王呂又給三公子洗漱了一番,才和齊方一起回去。

.

中午的時候青枝發現自己喂陸世康的事情也省了,到點齊方和王呂就過來喂飯了,喂完了兩人便又回自己帳篷去了。

她只是在午飯後過去看了一下他的脈搏,見未變得更差,便又返回了自己帳篷。

到了半下午的時候,她聽到有匆匆忙忙的腳步聲在自己這邊的帳篷外停了下來。

就聽有人對著對面陸世康的帳篷道:「陸公子,有個自稱是你妹妹的女子來到軍營里,還帶著個小廝,讓不讓她進來?」

她聽到陸世康的聲音道:「你告訴她我已無事,讓她回去吧。」

就聽到那人道:「是,陸公子。」

青枝心道來傳報的這人必然是守在營門處的士兵了,而他口中的女子必然是陸媛清無疑了。

或許她是聽說了陸世康昏迷了幾日,便自作主張跑了過來,而她帶的小廝,她猜必然是吳山了。

至於陸世康不讓她進來的原因,她猜測是因為這是軍中,若是每個人受了些傷便有家屬聞訊趕來,這軍營得成什麼樣子?

在軍中,就是有人戰死,也不能來到營中探望或哭訴,這是任何一個軍營必然的軍規。

所以她猜測,陸媛清必然是不顧陸知府的勸阻,偷偷帶著吳山跑過來的。

這事被她猜對了。

四日之前的傍晚,陸世康昏迷的消息便已經傳遍了江北城。

而之所以能傳遍江北城的原因,是武書去找青枝的時候,徑直說出了陸世康昏迷不醒所以讓她過去之事,當日有許多病人在場,都聽到了武書的話,也親眼見到了孔大夫匆匆忙忙地離開了孔家藥房,不多時又見到孔大夫出了孔家大門,和趕來的那人各自騎了一匹馬而去。

所以當天傍晚,陸世康受傷昏迷的消息便傳到了陸府里。

陸府里一瞬間便變了氣氛。

老夫人長噓短嘆,陸夫人腿腳發軟,陸知府神色凝重踱著步子,陸媛清扯著自己的巾子,在心裡對自己說三兄長一定不會有事的。

何櫻則當時就哭了出來,她說自己必須去兵營里看錶哥一趟,卻被陸知府制止了,當時陸知府是這樣說的:「任何人不得前去探望,在府中等待消息!」

軍中重地,豈是閑雜人等可以輕易進去的地方?

何櫻便繼續抽抽泣泣的,不再說話。

因為府里的主人們失去了笑臉,丫頭小廝們個個都不敢高聲說話,更加不敢談笑。

第二天早晨,陸媛清便來到了陸世康的院里吳山那間房。

她對剛剛睡醒的吳山道:「吳山,你陪我去個地方。」

吳山一下便猜到了她要去的地方:「四姑娘,你不會是想去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吧?」

陸媛清道:「正是。我想來想去,只有你能陪我去。」

吳山道:「可是老爺說了,誰也不能過去。」

陸媛清道:「不去不行。我們偷偷溜走,不告訴他。」

她其實早就想過去了,在聽到他昏迷之前就有這個打算了。

之前想去的原因有二。

一,他因何在已經被吳山告知何櫻將要和他成親的情況下,還不見人,也不見來信?他是真想和她成親?當時吳山偷偷去虹州城的事,在他回府里以後就被她問了出來,但三兄長卻對這事不聞不問,讓她非常疑惑。

二,她自己想去感悟一番亂世之境。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現在三兄長昏迷不醒,她就又有了第三個理由。這個理由遠遠超過其他理由。

所以她頭一天夜裡思來想去,決定第二日一早無論如何要出發前往虹州。

吳山一聽她要去兵營,也馬上就答應了。

反正他知道對於四姑娘來說,他可勸不住。

再說了,他自己也想知道三公子到底怎麼樣了。

於是,兩人悄悄地一前一後出了府,為了不被府里的人起疑,也未帶隨身的衣物。

到了街上,陸媛清給她自己買了換洗衣服和物品,也給吳山買了,然後兩人去了馬市買了兩匹馬,便向虹州趕去。

在路上的時候聽到有人說太子蕭的軍隊並未去虹州,而是去了黎下城,於是轉而向黎下城方向行進。

越是靠近黎下城,路上便見到越多的逃難百姓,而空著的屋子便就越多。

他們兩人幾乎是唯二的與其他人反向而行的人。

就這樣,在這一日的下午,他們兩人便一路問路趕到了太子蕭的軍營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7章 反向而行

3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