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陪瘋

第218章 陪瘋

陸媛清和吳山等在營門處不久,守營門的士兵便返了回來,對他們二人道:「這位姑娘,你家兄長已經清醒,應是無礙,他說你可以回去了。」

陸媛清聽到她三兄長無礙,便放了心。她本來也沒打算進去,因為知道兵營是秘密場所,普通人萬不可進,於是對吳山道:「走,我們回去。」

說著,騎了馬,往遠離營門的方向走。

吳山也上了馬,跟在她後面。

陸媛清騎在前面,一路往西邊的小鎮行去。

到了鎮上,她便下了馬,吳山不解,問:「四姑娘,你是要在這兒住宿嗎?眼下還早,咱們還可以繼續騎上個把時辰再住宿也不遲。」

陸媛清道:「誰說要回去了?」

吳山震驚道:「什麼?不回去?那留在這兒幹嘛?」

陸媛清道:「我要買個帳篷,住在距離兵營半里路的地方。」

吳山道:「可是,你為什麼要住在那裡?」

陸媛清邊牽著馬行走邊四處看著街邊的店鋪道:「我要體驗一下戰爭,你不覺得戰爭會很好玩么?」

之前只在畫本子里看到戰爭,那些故事裡的戰爭,總是充滿各種各樣的傳奇色彩。那些畫本子里的人物,也總是各具鮮明的個性。

「好玩?我只覺得戰爭會很殘酷。」吳山心道四姑娘瘋了,竟然會以為戰爭好玩。

陸媛清道:「就算戰爭是殘酷的,我也要親眼見證它是如何殘酷的。」

吳山心道四姑娘果然是瘋了,眼下這鎮子里沒有幾個人留下來,大多數人都只想著遠遠地離開戰爭的場所,她倒好,和其他人反其道而行之,還美其名曰想看看戰爭是如何殘酷的。

他試圖勸阻她:「四姑娘,到時候發生戰爭了,咱們可是會被捲入其中的,萬一你出事了可怎麼辦?」

陸媛清道:「出事就出事啊,人活一世,不就是為了體驗一番?若這等不同尋常的場景我無法親見,就算平平安安活一輩子,又有何意義?」

吳山心道四姑娘若是個男子,還指不定是個怎麼樣的愛冒險的人呢!

一個大姑娘家,冒著生命危險非要體驗一番戰爭,這也就四姑娘能做得出來了!

他知道只要她決定的事情,他是絕對勸阻不了的,於是不再說話。

既然她要瘋,他舍了命也要奉陪到底了。

他陪她瘋過的事情不止一次,但唯有這次是讓他覺得心驚肉跳的。

倒不是怕自己失去性命,他怕無法讓她保全性命。

兩人在鎮上的街上牽著馬走著,街邊店鋪十鋪九空,還沒空的那些店鋪也打算關門歇業,然後舉家搬離了。

這小鎮本來就不大,逛了半天,還開著的店鋪也就五六家,而且沒有一個店鋪是賣帳篷的。

他們只好又去了另一個地點,黎下城。

黎下城內眼下的百姓也已經極少了,畢竟太子蕭的兵營就在咫尺。

但還是有些百姓怕逃難路上會因流離失所餓死凍死,所以守在城內的。這些百姓大約只有一成不到。

在城內兩人一路問著有無賣帳篷之處,總算是找到了一家位於城北的賣帳篷之處。

開店的老闆是個單身漢,一人吃飽喝足就全家不餓,因為人生沒有牽挂,所以懶得逃離。

他賣的是民用帳篷,專門供貴族世家野營時用的那種。

店內除了帳篷,還有摺疊木床。

陸媛清買了帳篷后,讓店家用拉貨的轎子將帳篷和行軍床送到自己想到支帳篷的地點,就在太子蕭的軍隊的西邊半里路的一個小山包的腳下。

那兒她可以晚上在山腳下住宿,白日則去山頂觀察兵營的動靜。

若是戰事開始,她便可以一覽無遺地看到他們浩浩蕩蕩地出發,然後跟隨他們去戰爭地點。

賣帳篷的店鋪老闆聽陸媛清說要他送到的地點是距離太子蕭的軍隊只有半里路的地點,驚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他眨著他那雙三角眼問:「你們想幹嘛?莫非,你們是秘探?」

陸媛清忙道:「倒也不是,我們也是逃難的,只是今日剛好要去睡覺的地方是那裡罷了。」

店鋪老闆道:「你們可真逗,把帳篷支在距離兵營近的地方?別的百姓巴不得支遠些呢!」

陸媛清道:「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我支在別的地方,難保不會有歹徒搶銀子,支在太子蕭的兵營附近的話,哪個不開眼的敢到那裡去搶銀子?」

店鋪老闆聽她說完,看了看她的衣著,心道她雖然長得有些瘦,皮膚因瘦而不是那麼白嫩,但她那從容不迫的氣質卻是一般的窮苦人所沒有的,所以她應該確實是個大家閨秀。

「你要想保住自己的銀子的話,那裡倒確實是個好地方。」他道。

眼下城中亂作一團,每日都有劫匪搶劫,想搶些銀子再去逃難的劫匪比比皆是,就算是住在城中,也是不安全的。他自己這些日子每日睡前都將門插得死死的,還在後面放上一把椅子。

「是了,所以我選了個最安全的地點。」陸媛清回他道。

這店鋪老闆完全相信了她的話,開始將帳篷和行軍床裝上拉貨的馬車上。

吳山則再次見識了四姑娘說謊眼皮都不眨一下的性格。

店鋪老闆裝好了貨后,便把店鋪門關了,自己趕著馬車往陸媛清說的地點趕去。

本來他這店裡有兩個小廝,眼下那兩個小廝都已經離開了黎下城,和親人一起逃難去了,他不得不什麼事都自己親自來。

將帳篷送到她指定的地點,即太子蕭軍隊西邊半里路的山腳下,幫她支好兩個帳篷,他便趕著馬車回去了。

這個晚上,是陸媛清自出生起最興奮的時候。

在入睡之前,她和吳山爬到山頂上,往下看著太子蕭的兵營所在地。

那裡已經點起了蠟燭。蠟燭的燭光從帳篷的未關嚴的帳簾處往外射去,那麼多帳篷里的燭光射出的光線星星點點的連成一片,甚是壯觀。

此時山風吹著,山間蟲鳴啾啾聲不絕於耳,一輪明月在山頂上照著,稀疏的幾顆星星在夜空中閃耀著。

她和吳山並排坐在山頂上,一時興起,對吳山道:「吳山,你現在心情如何?」

吳山道:「我?沒什麼心情。」

陸媛清道:「本姑娘心情甚好。」

吳山心道,害,你愛心情好就心情好吧,本小廝只是想睡個安穩覺而已。

他可以陪她瘋,但不代表他當真有興緻陪她瘋。

他只是不得不陪她瘋。

連續兩三天趕路,每晚只睡五六個小時,他已經很疲憊了。哪裡還有什麼興緻去看風景?

在陸媛清興緻勃勃地往東邊山腳下太子蕭的帳篷處看時,他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

陸世康的帳篷里,此時青枝已經吃了晚飯,躺在了行軍床上。

她決意明日一早便離開此處。

今日晚飯後她又幫他把了下脈搏,感覺到他的脈搏似乎比中午時有力些了。

只要慢慢變好,便說明他已經無事了,如此自己便也可以全身而退了。

今夜,將是她守在他這帳篷里的最後一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8章 陪瘋

3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