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孔大夫今日不太對勁兒

第220章 孔大夫今日不太對勁兒

正想打開它的蓋子,就聽三公子回他道:「無用之物。」

「無用之物?」

王呂重複了一句三公子的話,將它拿起來放在手裡端祥著。

齊方也湊近看著。

這盒子是個楠木盒,褐色的,蓋子上雕著一圈梅花圖案,雕工精湛,一看就是好盒子。

盒子尚且如此華貴,裡面的東西有多值錢自然不必多說。

但這麼珍貴的東西卻被三公子說成是無用之物,王呂和齊方就納悶了。

沒經三公子允許,王呂打開了它,悄悄看了一眼,見裡面是個水滴樣的翠綠色項鏈。

邊上齊方悄悄道:「項鏈?」

王呂噓了一聲,示意他不要說話。

他們兩人縱然不識貨,也可以看出它價值不斐。

這東西這時候出現在這兒,讓王呂不由猜到了什麼。

這大抵是孔大夫將曾經收過的禮物物歸原主。

但,他沒有說出來,只是對著三公子道:「雖然無用,但是貴重,咱還是留著吧。」

他將盒子蓋上,走到帳篷邊緣處放著的三公子的箱子,將它放進了箱子的底部。

.

青枝從馬營處牽了自己的馬後,將行李放於馬背上,一路牽馬往西邊的兵營門走去。

出了兵營的門后,方才將行李挎在肩上,開始上了馬。

騎馬駛在遠離兵營的路上,只見草木枯黃,樹葉飄落。

此等景象,和眼下的心境多少有些合拍。

但,她不是會沉侵於悲悲切切的心境中的那類人。黯然傷神了一段路之後,便及時制止了自己的胡思亂想。

就把往事當成往事就好。

離了誰她都可以瀟洒地活得好好的。也許眼下還做不到,但她相信自己終有一天可以淡然面對。

正在行路時,卻突然聽到身後一聲親熱的叫聲:「孔大夫!」

是陸媛清的聲音。

她回頭一看,果然是陸媛清。她身穿翠色羅裙,騎在馬上。

就見她身後還跟著同樣騎馬的吳山。

青枝心道,這兒距離太子蕭的兵營只有半里多路,陸媛清昨日沒有進營,今日卻為何還呆在此處?

她問:「你們怎麼還在此處?」

陸媛清早就想好了回她的說辭,道:「我是想等聽到我三兄長完全恢復了再走,孔大夫,他眼下如何了?」

說話間她盯著青枝看著。

青枝沒有和她對視,用淡然的語氣回道:「他眼下已經無生命危險,你們可以回去了……」

說這話時,卻又突然想起他昨夜的那陣咳嗽。

若是他感染上了軍中流行的疾病,以眼下他那虛弱狀態,若說完全沒有生命危險,倒也不一定。

陸媛清又問:「那他可能下地走路了?」

「尚還不能。」

「那孔大夫你怎麼就離開了呢?」陸媛清盯著她那雙溜圓的大眼睛看著孔大夫問道。

「他......有御醫照看著。」青枝仍然沒看她,看著前方的路道。

陸媛清覺著孔大夫的目光有些難人尋味。

「可是,你作為我三兄長的友人,不該等到他至少能自己下地再離開么?」陸媛清探究的目光看著青枝。

青枝道:「我自問並不比御醫醫術更好,若是你三兄長在我的照料之下反而出了事,便是我的不是了。在下還要趕路,告辭!」

說著便打馬西去。

陸媛清看著青枝的背影,喃喃自語道:「不太對勁兒……」

吳山也點頭道:「孔大夫今日是不太對勁兒。」

陸媛清站在原地,眼睛滴溜溜地打轉,心裡想著,看孔大夫的這態度,是當真和自己三兄長有什麼誤會還沒解釋清楚。

再一想到孔大夫回到江北城,說不定又會和那個何池有見面的機會,那樣三兄長可就真和孔大夫越走越遠了。

她再次喃喃自語道:「不能讓他回去。」

吳山看了她一眼,道:「人家走都走了,你將人家叫回來幹嘛?」

陸媛清道:「你不懂。」

吳山撇了撇嘴角,道:「就你最懂。那你還不快追上去把他叫回來?」

陸媛清搖了搖頭,道:「現在不是時候。」

兩人正說話間,突然聽到背後有馬匹聲傳來,兩人連忙轉身,就見遠遠的來了十來個穿著鐵青色鎧甲,頭戴鐵盔,鐵盔上是白色盔纓的人。

見來人穿著,陸媛清道:「又是太子殿下的巡邏兵出來巡邏了。」

她已經見過他們好幾次了。

昨日把帳篷搭在山腳下不到半個時辰,便有巡邏兵發現了兩人的帳篷。

在巡邏兵盤問時,她告訴他們自己是來探望自己三兄長陸世康的,想在這兒呆個幾天,到了三兄長身體無恙時再走。她讓巡邏兵不信可以問守門的士兵。

其中一位巡邏兵去而復返后,告訴其他巡邏兵確有此事,她和吳山才沒被趕走。

這幾個巡邏兵騎馬瞬刻便到了跟前,陸媛清打招呼道:「大哥們又出來巡邏了?」

為首的巡邏兵認出她和吳山來,點頭示意了一下,便經過了他們,往前行去。

陸媛清跟在後面問那群巡邏兵:「大哥們能不能告知一聲,什麼時候開始打仗?」

為首的巡邏兵轉過了頭,看了她一眼,以為她是想探得到打仗的時機,想在打仗開始之前逃出此地,停馬說道:「陸姑娘,打仗的時刻快了,你家三兄長眼下無事,我勸你還是早早離開此地。陸姑娘還應該考慮到會有敵軍的騎兵不時偷襲的情況,你不在兵營里,無人可以保護你。」

陸媛清道:「謝謝大哥提醒,我再呆個幾日,等我三兄長像平常一樣時再說。請大哥們千萬不要和我三兄長說起我還呆在這兒。」

昨日她也對巡邏兵說了這句話。

那為首的巡邏兵「哦」了一聲后不再說話,繼續往前行去。

那十來個巡邏兵離開后,陸媛清對吳山道:「走,咱們找些食物吃去。」

從陸府出來時沒帶乾糧,後來在路上發現越靠黎下城找客棧吃飯越不那麼容易,便在路過東城鎮時買了一些,眼下已經快吃完了。

吳山道:「那去哪裡找呢?眼下城裡開飯館的可不多了。」

「誰說要去城裡找了?我們就找些地裡面的糧食就行了,你不是帶了火石么。」

「地里現在還有什麼食物?」

眼下已經快到冬天,稻穀高粱等早就收了。

「紅薯啊,我們來時路上不是還見到有的田裡有紅薯?」

現在尚未降霜,有的田地里還有紅薯。

「四姑娘,你一個大小姐,就吃紅薯當飽?」

「那又如何?」

吳山嘆了口氣,四姑娘從小錦衣玉食,為了見證什麼戰爭是如何殘酷的,或是在她心裡是如何好玩的,眼下連吃的也一點都不講究了。

人一瘋起來,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

見她已經早一步打馬而去,他連忙打馬跟在她後面。

兩人一路上看著路兩旁。

從小山包往南騎了半里路,便是平地,路的兩旁以收過的稻穀地為主,大多數都空著。

然而,功夫不負有心人,還真被他們找著了一塊紅薯地。就在路邊上。

陸媛清下了馬,走到紅薯地,開始拔紅薯,吳山連忙也下了馬,和她一起拔。

兩人拔了十來塊,夠吃個兩天了,便將紅薯放進馬鞍里,往帳篷處走去。

到了帳篷邊,吳山開始找柴禾,找了柴禾后,用火石點著柴禾,將紅薯放裡面。

等紅薯熟了以後,兩人便一人拿起一塊吃了起來。

吃完了烤的紅薯,陸媛清道:「走,咱們該出發叫孔大夫回來了。」

剛才不是時機,因為孔大夫剛走,自己沒有想到讓孔大夫回來的辦法,現在,她已經想好了辦法。

她相信孔大夫一定會回來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0章 孔大夫今日不太對勁兒

3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