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一隻飛蟲

第225章 一隻飛蟲

林御醫不解地往後看了看青枝,道:「怎麼,孔大夫你有他的記憶?」

青枝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看著陸世康的床沿,沉默著。

林御醫心道,他剛才問的是關於他昨日的記憶,他回答的是孔大夫記得,似乎也沒什麼不對勁,畢竟昨日就是孔大夫在這兒看護他的。

「那,你自己記不記得一些事情?比如你姓什麼?」林御醫道。

沉默片刻,陸世康道:

「姓陸,林御醫還有什麼疑問么?」

林御醫道:「沒有了沒有了,既然陸公子神志清醒,老朽就放心了。若有暫時的失憶之症,也是正常的。老朽再把把你的脈搏看看。」

說著他拿起陸世康放於床沿處的手的手腕,把了起來。

過了片刻后他道:「陸公子恢復得不錯,到底是年輕人,恢復起來恢復得也快。再過幾日,陸公子應該就可以有力氣偶爾起床走走路了。」

說著對青枝道:「孔大夫,陸公子就交給你了,老朽就先去太子殿下那裡了……」

說著就連忙離開了陸世康的帳篷。

在林御醫離開后,青枝本想也就這麼出去,卻是先情不自禁問了一句:「你......當真失憶了?」

就聽他回道:

「孔大夫想讓本公子記得什麼?或者想讓本公子忘記什麼?」

聽他這句回話,她便知道他的記憶好的很呢。

她回道:「本大夫希望陸公子忘記所有這一兩個月間的事情。記得你該記得的。」

「倒也不必如此刻意,不去想便等於遺忘。時間久了,便會全然忘記了。」

聽他這意思,是在說他已經在內心裡試圖清除著關於自己的記憶?

也是,他大約就是這麼忘記那麼多其他女子的。

而自己也無非是那些女子之一。

心裡突然有一絲苦澀。

她道:「這樣甚好。」

說話間往外走去。

到了自己那邊的帳篷,她拿出包裹中的醫書,讀了起來。

就這樣,在自己帳篷里呆到天黑。發一會愣,便又接著讀,接著又會發一會愣。直到用晚飯時刻。

飯後,她先是去了常御醫那兒看看情況,見他仍未蘇醒,便又返回拿自己洗漱的東西。

來迴路過軍醫營外時,見有許多士兵在那兒點著燈問其他士兵的病症,她於是知道太子蕭同意了她向林御醫提起的那個建議,讓這些生了病的士兵充當臨時大夫。

洗漱回來的路上,就感覺有絲絲小雨落在自己的頭髮上,臉上。

眼下的雨水已經很涼了。

好在雨不甚大,回到帳篷里時也就淋濕了少許的衣著。

點起蠟燭后,她便打算上床睡覺。

剛剛躺下,她便聽到了武書的聲音:「孔大夫睡了嗎?」

「還沒有。」她連忙從床上起身,來到帳篷外。

見武書就在那裡站著,口鼻都用布捂得緊緊的。

由於自己未拿紗布捂住口鼻,她站的距離他遠了一些,問:「武大哥來此有事?」

「太子殿下放心不下陸公子,讓我來看看陸公子如何了,他自己今日有咳嗽的癥狀,就不來了。我剛才進了陸公子的帳篷里,發現他睡著了,我又不會把脈,所以想問問你,他今日怎麼樣了?」

「我今日還不曾為他把過脈。」

「哪咱們一起進去看看他,我好回去交差。」

武書說著便進了陸世康的帳篷,青枝隨後先進了自己的帳篷,拿出紗布捂了口鼻,然後也走進了陸世康的帳篷。

進去之後,正像武書剛才說的一樣,就見陸世康正在睡著。

青枝把了下他的脈搏,道:「他比昨日又好多了。」

「越來越好便好。不過,他什麼時候能自己起床走路?」

「這可說不準,也許明天就可以了,也許還要好幾日。」

「那行,我先回去稟報太子殿下了,武書有個不合情理的建議,孔大夫可莫要生氣。武書認為,孔大夫最好還是能睡在陸公子的帳篷里,免得晚上出了什麼事。」武書覺得自己有提醒一下孔大夫的義務。

他來前本來以為孔大夫會守在陸公子身邊,沒想到整個帳篷里只有陸公子一個人。

青枝「哦」了一聲,就不知道再說什麼了。

她決定武書走得遠些后再回自己帳篷里去。

於是在武書離開后,她在陸世康的帳篷里徘徊了一會兒。

由於不知道武書眼下走到哪裡了,所以她不能立刻回自己帳篷。

就在這時,突然一隻飛蟲撲向了蠟燭,將蠟燭撲滅了。

下雨天,飛蟲便會往帳篷里鑽。

她只好走到放火石的地方,趁黑摸到火石,然後點燃蠟燭。

剛剛點著蠟燭,她就看到了蠟燭的邊上有一隻長著翅膀的大大的綠色的飛蟲。

想來剛才就是這隻飛蟲撲滅的蠟燭。

她向來怕蟲子,還是這麼大的從未見過的長著大大綠翅膀的蟲子。

在看到它的那一瞬間,她不由驚嚇得叫了一聲。

她的叫聲將陸世康驚醒了。

他扭轉頭,就看到她站在蠟燭旁邊,獃獃看著地上的一隻大飛蟲。

青枝用目光的餘光感覺到了陸世康已經醒了,此時也不看他,只是往外走。

就聽背後他的聲音說道:「孔大夫不將蟲子趕走么?」

「我?不敢。」她腳步不停繼續往外走。

還沒走到帳簾處,就聽陸世康的聲音道:

「那你扶著本公子起來,本公子自己趕......」

青枝心道,原來他也不喜歡這個蟲子。

也是,帳篷里有這麼個蟲子,他今日別想睡個好覺了。

既然他已經求救於自己了,那自己便幫他一把吧。

她轉身返回,扶著他起了床,然後扶著他一步步往飛蟲的方向走去。

距離那隻飛蟲近在咫尺時,他伸手去那那隻飛蟲,豈料那隻飛蟲突然又撲向了別處。

她只好又扶著他往飛蟲眼下呆的方向走去。

連番幾次,它都完美地躲避了他的手。

最後,它撲在帳篷的頂上,再也不下來。

他看樣子不將它趕走誓不罷休,於是他在她的攙扶下登上那隻床前的矮圓木椅,開始伸手夠它。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那圓木椅竟然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在他上去的瞬間,其中一隻木腿斷了。

由於圓木凳的傾翻,他突然失去了重心,往地上摔去。

為了他不至於摔痛,她連忙想要拉住他,卻是和他一起摔了下去。

下一瞬間,他和她一同躺在地上。

她被他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失神片刻后她道:

「陸公子請起來。」

「我......起不來。」

他這話大抵是真的,眼下他連自己走路都成問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5章 一隻飛蟲

4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