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嘆什麼氣

第227章 嘆什麼氣

那隻大飛蟲在帳篷上飛來飛去,後來總算是飛到地面上來了。

到了地上以後,它趴在距離陸世康床邊有幾尺遠的地面上,一動不動。

她見狀輕手輕腳地走近它,唯恐自己走路的聲音太大會讓它再次驚動,飛到別處。

由於不敢用手直接捏它,她只好用手提起袖子的一角,將手完全縮進袖子里,用袖子包裹著自己的手,再伸手去捏它。

她的動作又快又准,捏住它的一隻翅膀,就再不鬆手。

那隻飛蟲撲閃著翅膀,預想掙脫她的手。

她小心翼翼地捏著它,便往外走了出去。

來到帳篷外,她便往東走去,一直走到兵營的木圍籬處。

如果它還呆在帳篷附近,怕又會飛到哪個人的帳篷里。

來到木圍籬處,她便將它往外扔了出去。

此時夜空中仍然下著小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下雨的時候人的心緒都容易消沉,兵營到處靜悄悄的,可是現在也就入夜不久而已。

回到帳篷后,她便立刻將外衣換了。

彷彿那袖子上會留有飛蟲的味道或痕迹似的。

.

話說王呂從他三公子那兒回去后,就坐在自己的行軍床上直嘆氣。

齊方見他回來后也不躺下,也不說話,就只是嘆氣,疑惑問道:「王呂,你怎麼了?」

王呂嘆了口氣道:「沒怎麼。」

「沒怎麼你嘆什麼氣?」

「沒怎麼我就不能嘆氣了?」

「你嘆氣就說明有怎麼了,沒怎麼你嘆氣不是精神有問題?」齊方發現自己和王呂似乎在說繞口令。

「我就是精神有問題了怎麼了?」

「我問你,是不是三公子發生什麼事了?」王呂從三公子那裡回來,就唉聲嘆氣,齊方只能這樣猜測了。

「他?他什麼事也沒有?好得很呢!」

「那你因為什麼嘆氣?」

「因為我自己不行么?」

「你有病吧。」齊方覺得王呂今日不太對勁。

「你才有病。」

齊方知道問不出什麼來,於是不再理他。

過了一會兒王呂問齊方:「齊方,你有沒有見過有男子會喜歡男子?」

「什麼?男子喜歡男子?」齊方抬著眼睛看了正坐在行軍床上的王呂一眼,下意識地離他遠了一些,道:「你為什麼問這個?」

「我......就是問問。」

「你不會是在說你……自己吧。」

王呂立刻呵斥齊方道:「你可莫要胡說了!」

說著,倒在行軍床上,蓋了被子就睡。

.

第二日一早,青枝剛剛起床,便去了常御醫的帳篷里。

她要看下他今日醒了沒有。

到了帳篷裡面,就見林御醫已經不在裡面了,想必是一早便又去軍醫營帳里去了,帳篷里本來有兩張床,眼下多了一張,昨天見的那個士兵眼下正坐在那張新搬進來的床上。

想來他昨夜也守在這兒,所以便將他本來的行軍床搬到這兒來了。

青枝問那士兵:「常御醫醒過么?」

那士兵道:「醒過,今日一早醒過一次,和林御醫說了一會話,現在又睡著了。」

青枝聽到常御醫今日一早醒過一次,心下大安。

醒一次就說明身體狀況不至於太糟,就能醒第二次,第三次,像睡覺一樣正常醒來。

「那你繼續在這兒看好了常御醫,有什麼情況便去叫我。」青枝道。

「是。」那士兵答道。

青枝於是往外走去。

出了帳篷后,剛剛沒走上多遠,就聽到背後那士兵的聲音說道:「孔大夫,常御醫醒了!想和您說會話!」

青枝連忙轉身,返回了常御醫所在的帳篷。

到了裡面,就見常御醫眼睛睜開躺在床上,看到她進來,他露出感激的笑容,道:「孔大夫救了老朽的命了,老朽這下不知該如何感激孔大夫了。」

青枝笑著說道:「常御醫,咱們都是大夫,都知道這種話有多讓人難堪,就不必多說了。」

常御醫心領神會,轉移話題道:「好吧,老朽就不讓孔大夫為難了。老朽眼下非常好奇,孔大夫兒時看過的那本古醫書,到底是何醫書,有這麼多神奇的醫術?若我沒猜錯,昨日孔大夫解救老朽所用之法,又是孔大夫在古醫書上看的吧?」

「嗯……是。」

青枝說的時候想著,若是說自己來自遙遠的年代,會不會被他當成異類?

不如說成是古醫書,至少這樣說,更能融入他們,也更能融入這個時代。

「既然那古醫書如此神奇,你父卻將它燒了,也未免太過可惜了。」常御醫嘆了口氣道。

「確是有點可惜。」青枝跟著感嘆道。

接著,她轉移話題道:「常御醫您剛剛醒,需要好好休息,小生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你們年輕人,和我們這些老朽之人,確實沒什麼可聊的,去吧,等我身體好時,再和你切磋醫術。」

「那我便等著常御醫了。」青枝面帶微笑說道。

說話間往帳篷的帘子走去。

常御醫躺在床上看著青枝的背影,心道這個孔大夫怎麼就一舉手一投足都讓他感覺非常舒適呢?

他想,也許是因為這孔大夫一舉一動都謙虛有禮,讓他非常喜歡。

還有,孔大夫的眼睛總是清亮清亮的,沒有一點兒世俗的混濁,也是讓他非常喜歡的一點。

他想著,若他年輕個幾十年,就能和他稱兄道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7章 嘆什麼氣

4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