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蹊蹺事

第228章 蹊蹺事

接下來的幾日,青枝每日早晚去陸世康帳篷中一次,幫他把把脈搏,其餘時間都避免和他接觸。

就她感知到的他的脈搏以及所觀察到的他的氣色來看,他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恢復得更好了。

第四日時,他可以自己下床活動了。

在和他相處的過程中,她發現和他之間的間隙仍在。間隙並沒有因為那日偶爾的一瞬間的親昵而改善了多少。

兩人若是說話,一定是不得不說的時候。

不得不說的時候並不多,所以,大多數時候,兩人之間是沉默以對的。

她也每日都去常御醫那邊查看情況。去常御醫的帳篷里反而比去陸世康的帳篷里的時刻多多了。

就呆的時間來看,呆在常御醫那兒的時間也比呆在陸世康那兒的時間長。

常御醫那邊也在慢慢恢復著,雖然恢復得慢些,但總歸是一日比一日好。

第十日的時候,發生在軍中的流行性疾病的病人的數量便開始漸漸地減少了下來。

而開始減少的時間和她最初預估的沒差幾日。

人數最多的那天,感染的人數達到了兩千多人。

在那之後,開始平了幾日,即每日都是兩千人不到的樣子。

然後,感染人數在直奔兩萬人之前緩了下來,開始一日幾十幾十地增著。

而在這個過程中,已經有一些人慢慢好轉,恢復正常。

青枝曾一直擔心陸世康也被染上疾病。不管怎麼說他還沒完全恢復。

若他被感染,能傳染他的只有三人,王呂,齊方,以及自己。

但好在,自己和王呂以及齊方一直什麼事兒沒有。

所以陸世康也便什麼事沒有。

他能自己起身後,便讓王呂和齊方少來他帳篷里了。畢竟這是在軍中,他作為來這兒出力的人,若是一直由旁人照顧著,必會引來他人的非議。這兒的將軍都是自己照顧自己的。

且,軍中既然有暫時不得往來之規定,也不便輕易越規。

王呂和齊方時時想到他帳篷里看看情況,無奈既然三公子命令了,他們也只好按捺住想來的心,在他們自己的帳篷里呆著。

.

這一日早晨,周靜站在帳篷東邊臨時的訓練場上看著士兵們訓練。

初升的太陽照在她的臉上,現出她凌厲的面容。

眼下營地所在之處距離太子蕭的營地只有十里地之隔,四日前,她率著部隊來到此地,打算先讓連日來疲於行路的士兵們在此休息個幾日,再去進攻太子蕭的營地。

四日前,軍醫營里的一個軍醫告訴她說,近日來陸陸續續有士兵病於風寒,且有越來越多的態勢,她便以為是因為行路太急,路上寒風導致的士兵們受了寒氣,所以才有士兵病倒了。

她傳令下去,讓那些生了病的士兵們好好歇息,其他士兵白日里每日輪流在訓練場上訓練上五個時辰,其餘時間皆可休息。

她打算等後日就開始進攻太子蕭的營地。

站在此處,她想起十日前,太子蕭的上百名騎兵攻擊了她的輜重部隊,試圖切斷她的糧草那事。

好在那事並沒有造成什麼大的影響,太子蕭的部隊最終寡不敵眾,倉皇逃走。

這事她回想起來總覺得蹊蹺,但又分析不出來蹊蹺在何處。

她當時在中軍大帳里讓眾將士們一起分析過了,但每個人都一頭霧水。

若太子蕭真正想要打擊她的輜重部隊,斷絕她的糧草,怎麼會只派上百騎兵?

而且聽輜重部隊的士兵們所說,那些人看樣子並不是什麼強兵精將,而是不堪一擊的疲兵弱將。

後來也沒見有什麼不利的事情發生,她便不再多想那件事了。

正在觀察著士兵們訓練時,突然感覺身旁站了一人。

不用轉頭去看,只用目光的餘光感覺來人的身高體態,她已經知道是誰了。

在她的部隊里,再沒有如鄭杭肅這般玉樹臨風的人了。

來到她身旁后,他便不說話,而是和她並排站著,一同看向那些正在訓練的士兵。

此時無聲勝有聲。

兩人剛剛並排站立不久,突然背後傳來一個聲音:「郡主殿下,你看,我給你帶了什麼過來?」

她轉身往後看了一眼,便見祁連正手持一隻細木棍,木棍上插著一隻燒雞,一臉討好之相地站在她背後。

她心裡泛起一絲不適,道:「祁將軍,以後莫再叫我郡主了,既然我已經起兵造反,便不再是他們大隸的異姓郡主。」

「那我便叫你女王陛下。如何?」他手持燒雞,仍是看著她。

「叫我周靜便可。」她道。

「那我便叫你靜妹,如何?」

「隨你便吧。」她回道。

「這隻燒雞你一定要嘗上一口,這可是一大早巡邏的士兵從邊上的山上帶來的野雞,我剛才吃了一隻,味道美著呢。」祁連道。

「這到底是山上的野雞,還是農家的家雞?」她看著那隻燒雞問道。

她曾下令不得搶劫農家的錢財和物品,以免引起百姓反感。

「真的就只是野雞而已。」祁連心虛說道,說實話,他自己也不清楚巡邏的士兵有沒有對他說謊。

不過,在他看來,周靜的這個命令有些不太有必要,眼下這周邊的百姓早就走得差不多了,如果農戶家裡真有什麼東西還在留下,也無非就是一些帶不走的家禽或是牲口而已。

既然帶不走,又無人投喂,那些家禽或是牲口還不是死路一條?

既然它們本就死路一條,倒還不如捉了來,讓士兵們過過嘴癮。

雖然心裡這樣想著,但他表面上可不敢直接對周靜這樣說,所以便撒謊說他手上的真的不是野雞。

周靜冷冷說了句:「我並不嘗這種野味,祁將軍自己多吃一隻就是了。」

「若是他給的,你就會吃,對不對?」

祁連見周靜絲毫不領情,不由有些心裡鬱悶,於是便在鄭杭肅面前直接說出這等酸溜溜的話來。

「誰給的不重要。我只是不愛吃野雞而已。」周靜道。

「既然靜妹不願意吃,那我便自個兒吃了!」祁連有些受到打擊,語氣氣餒說道。

他在巡邏的士兵帶來這兩隻雞后,便命他們燒火烤它,好不容易烤好了,他吃了其中一隻,另外一隻捨不得吃,才給她送來,她倒好,一點兒也不領情。

往回走去的時候,一個他手下的小將見他從周靜身旁返回,臉上似有不快,於是緊跑了幾步,來到他面前,悄悄對他說道:「祁將軍在郡主殿下那兒碰了釘子了?」

「是又如何,和你何干?」祁連沒好氣地對那士兵道。

那士兵道:「祁將軍要想抱得美人歸,得用歪腦筋才行。小的有一計,可讓你抱得美人歸。」

「什麼?歪腦筋?本將軍要追美人,還需動用歪腦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8章 蹊蹺事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