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不對勁

第229章 不對勁

祁連認為周靜最終會明白自己在軍中的地位,而向自己靠攏的,畢竟,這軍中沒他可不行。

靠鄭杭肅那小子,這天下不要說打下來了,只怕他打第一次仗時,便會嚇得屁滾尿流了。

這類長得好看的草包他可看得多了。

耍耍花架子耍得比誰都好看,一真和人打起來就蔫了吧唧的了。

何況這還是打仗,只怕蔫得更快更徹底。

他就等著快點打仗,好讓周靜看到鄭杭肅的草包之處,也順便讓周靜看出自己的英雄之風。

所以這便是他暫時不想動歪腦筋的理由。

那士兵卻道:「祁將軍再不動用歪腦筋,郡主殿下便再也夠不著了。你看,那兩人多般配?」

這士兵指著周靜和鄭杭肅說道。

「般配?美人是配英雄的,過幾日你再看好了!」祁連冷哼了一聲,便往自己的帳篷走去。

那士兵見自己勸說不成,反碰了一鼻子灰,於是也進了自己的帳篷。

.

周靜本以為隨著不再奔波行軍,生病的人數該會越來越少才對,豈知到了第二日,突然便增多起來,本來前一日是五六百人,到了第二日一下便變成了一千多人,接近兩千了。

加上前幾日生病的,如今軍中生病的已經有三千多人,雖然有些已經痊癒的,但也不過一百來人而已。

她覺得事不宜遲,需早做作戰的打算了。萬一再下去有越來越多的病人,那豈不麻煩大了?

所以,她召集眾將士們到了中軍大賬中,商討作戰計劃。

所有的將士都同意明日立刻作戰。

會議正在進行時,突然有塘報騎兵進來彙報情況。

那塘報騎兵進來就氣喘吁吁道:「郡主殿下,我們今日本來想過去茚河視察太子蕭那邊的情況去,豈料那條河上的附近的所有的橋竟然不知因何被人損毀了!若是想到河的那邊,需繞近百來里的遠路才行!」

這塘報騎兵此話一出,眾將士們都沸騰起來。

有將軍說道:「太子蕭莫名其妙來這麼一出,是何緣由?」

另一個將軍說道:「就是說啊,這不是想打仗的態勢啊!若他果然想平定我們,又怎麼會出這招數?」

另一個將軍道:「他莫非是心裡還沒準備好打仗一事?這一仗既然不可避免,他這臨時卻當起了縮頭烏龜,豈不可笑?」

祁連大笑了幾聲后道:「他就是想當縮頭烏龜了!我和你們分析分析,他因何如此做法。」

他乾咳了一聲后說道:「他這樣做,無非是兩個原因,第一,他自己的原因,他作為一個從未作過戰的年輕人,又是要繼承皇位的人,可不敢輕易開戰啊!萬一他自己戰死了怎麼辦?不是便宜他那些兄弟們了?」

有將軍問:「這第一個原因倒是有道理,那第二個原因是什麼?」

祁連道:「第二個原因就是禁軍部隊本身的原因了。你們也知道,他們禁軍已經有二十多年沒打過仗了,裡面打過仗的將軍幾乎沒有,都是從每年的武狀元里選拔出來的,沒有任何的作戰經驗,所以你們說他們能有什麼用?但我們是邊防軍,就完全不同了。我們可是時不時地和周邊的小國作一番小戰的,所以我們可以英勇不懼,他們卻只能畏畏縮縮,不敢貿然行動。」

有將軍道:「祁將軍的意思我明白了,他們是大象,空有塊頭而無用,我們是豺狼,小而精。」

祁連道:「他們也不過十萬來人,算不上大象!我們人數也不少於他們,所以,我們必將勝過他們!」

他這話一出,所有人都信心大增,就等著開戰了。

既然太子蕭不敢輕易開戰,採取了防守的態勢,他們決定等個幾日,若他們還不敢開戰,便繞遠路進攻他們。

在眾將軍議論紛紛之際,突然一個極為冷靜的聲音在會議桌上發了出來,「你們不覺得此中有詐么?」

眾將軍往聲音來去看去,見鄭杭肅居於桌邊一角,面孔極為冷峻。

「哼,你是個什麼東西?敢在這兒說話?」祁連斜著看了鄭杭肅一眼道。

在這軍中,可沒有他鄭杭肅說話的份兒。

要不是每次開會都是周靜讓他來此旁聽,他早就把他哄出去了。

他要品階沒品階,要地位沒地位的,現在竟然敢在會議上發言,而且,說出口的還是打擊眾人積極性的話。

周靜道:「祁將軍,你讓鄭公子說出來他的分析。」

祁連眉頭一皺,道:「既然郡主殿下讓你說,那鄭公子你說吧,你覺著有哪裡不對勁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9章 不對勁

4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