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演戲

第234章 演戲

她話音落後,祁連道:「郡主殿下說的極好!大家莫慌!有戰功的皆有賞!」

作為將軍,他知道如何才最能激發人的積極性。

他這話一出,所有的士兵就更躍躍欲試了。本來病了的士兵一聽會有賞賜,也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就在這時,只聽遠遠的有鐵騎聲傳來。

他們知道太子蕭的部隊已經抵達了,便立刻出營應戰。

兩軍交匯,便開始了交戰。

此時天色已經有了些許的泛白。

祁連作為將軍是極勇敢的,而他的奮勇也激起了其他士兵的鬥志,每個人都在奮力殺敵。

太子蕭這邊的士兵本以為對方會一擊即潰,沒想到他們竟然遇到了強烈的反抗。

看來一場頑強的廝殺不可避免。

周靜就在戰場邊緣的馬上觀戰,有士兵見狀,試圖要她遠離戰場,以防對方將她擒獲,被她拒絕了。

她一直呆在戰場邊緣,看著敵我雙方廝殺著。

她能看出,祁連在用盡全力殺敵,對他此刻充滿了矛盾的心理。

因為以前對他總是沒有好感,在內心裡排斥著他,輕視著他,所以現在便對他有了些許的歉疚。

而她也看得出,鄭杭肅在面對對方的時候,沒有一丁點的退縮之色。

讓她意料不到的是,他劍法極好,一看便是常年練習的。

他面上有一種她說不出的東西,那種東西大概可以稱之為毅然決然。

她看得出,他在拚命。

比任何人都拚命。

祁連無意中看到鄭杭肅時,便知道自己一直以來對他都過於輕視了。

他明白,他成了他真正的勁敵。

他對他的威脅,遠比那些太子蕭的士兵還要嚴重。

在這一瞬間,他感覺不太美妙,於是往戰場邊緣的周靜看了一眼,就見她的眼睛就一直盯著鄭杭肅,彷彿戰場上只有他一個人似的。

當下醋意大發,殺敵之心突然減半。然而太子蕭的士兵就在旁邊,他不得不打起精神迎戰。

.

話說天剛蒙亮時,陸媛清醒過來以後,就立刻將吳山叫醒,往山頂上走去。

就見一大早的太子蕭的軍營里沒幾個人。

能看到的只有若干圍著木籬笆巡邏的士兵。

不過,因為太子蕭的部隊大多都在帳篷內隔離,所以平常她看到的情形也是如此。

就在她想要下山去時,突然無意中看到了東邊遠處的一大片廝殺的場景。

她扭頭就對吳山道:「他們已經在打仗了!」

吳山道:「在哪裡?」

陸媛清用手指著東邊的一大片空地上相互廝殺的黑壓壓的身影道:「就在那邊!走,咱們快去看看!」

「我的四姑娘,咱們就在這山上看吧,為什麼非要就近看呢!」吳山實在是不理解自己四姑娘。

還有人專門往戰場邊上跑的,真是聞所未聞。

陸媛清道:「離這麼遠,有什麼看的?」

「可是你離得近又想看什麼呢?」

「看哪方更奮勇,看誰是真英雄!」

「誰是真英雄和你有什麼關係?」吳山道。

「自古美人愛英雄。我雖然不那麼美,但愛英雄的心是一樣的。怎麼,你不想去看看英雄么?」陸媛清道。

「我又不是美人。」吳山撇了撇嘴。

「你長得挺俊的啊!」陸媛清道。

「你啊,哎,走吧走吧,陪你去。」聽陸媛清誇自己,他不由得心一軟,就同意她了。

兩人先是下了山,在山腳下他們兩人的帳篷邊上時,開始騎馬。

一路騎馬往東到了茚河邊上,卻被擋住了去路。

「看,這有河,沒橋,咱過不去了……」吳山指著寬約百米的河道說道。

陸媛清見河的對岸全是船,道:「咱可以坐船去!」

「可是這船離咱們這邊這麼遠,咱怎麼坐!」吳山無奈,船可都在對岸呢。

「那不是有個人嗎?」陸媛清指著船上的幾個士兵道。

她指著的幾個士兵是被派下來保護船隻的。

「可是,他們怎麼可能會同意我們過去?」吳山覺得四姑娘八成是瘋了。

「我有辦法!」陸媛清道。

她向著那幾個士兵的方向喊去,「大哥們,行行好,能不能過來一下,我有急事要過河!」

那幾個士兵只是看了她一眼,就又將臉轉過去了。

見沒有人理她,她急中生智,喊道:「這是哪個王八羔子將橋搞斷了!還讓不讓老百姓過河了!有急事的時候過不去,是要急死人嗎?我要去報告官府!隨意毀壞橋樑,這可是犯了毀壞公物罪!」

這時有個士兵划著他所在的船到了這邊的岸邊,對她道:「姑娘,你這話可不能亂說。」

「我怎麼就亂說了?這橋不是被人給損壞了?我有急事過不去,還不能罵兩聲了?」她理直氣壯道。

「你知道你罵的是誰嗎?」那士兵將船停在距離河岸有五尺遠的地方,看著陸媛清說道。

上上下下打量了陸媛清后,他隨後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吳山。

「誰啊?你說!」陸媛清一副不管是誰照罵不誤的樣子。

「是......」那士兵本來想對她說是太子殿下命人損壞的,話到嘴邊時及時止住了,反而轉移話題道:「姑娘,你想去哪?」

「去對面我外婆家!她老人家前幾日生了重病!我剛剛收到信就趕過來了,誰知道在這兒會被河給攔住了!這橋我從小到大走了八百回了,今天到這裡卻發現它被人給弄壞了,你說我氣不氣?我要是沒見著我外婆最後一面,我該怪誰去?」她說著便開始抹眼淚。

吳山在心裡佩服她張口就來的說謊功夫時,也不忘記配合她演戲:「姑娘,你別太難過了,這兒過不去咱繞路過去。」

「繞路?去哪繞?繞個幾天我外婆等得了我嗎?她老人家最疼的就是我了,眼下一定在眼巴巴地等著我回去看她。我能早一刻回去,就能被她多看兩眼。我晚一刻回去,就會被她少看兩眼,還可能一眼都看不著。她看不著我就走了的話,我不敢想她老人家該有多失望,多難過。嗚嗚,嗚嗚嗚……怎麼辦呢……」

她眼淚一滴一滴地直往下流淌著。

那船上的士兵此時猶豫了一下,然後道:「算了,我載你們過去吧……」

他看著他們兩人應該不是什麼刁民,應該不會說謊,所以決定載他們過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4章 演戲

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