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偽裝

第239章 偽裝

往營門處走去時,經過自己帳篷時,她突然想到自己的醫藥箱還在帳篷里,於是先進帳篷提了醫藥箱,方才繼續往營門處走去。

到了營門處,她便看到一個彎腰駝背的老婦人在營門前站著。

那老婦人見她過來,也不說話,只是對她禮貌地點了點頭。

在青枝出了兵營的門,兩人並排走了幾十丈遠后,這老婦人對她道:「孔大夫,你總算是來了。」

這老婦人的聲音讓青枝覺得有些怪異,因為她的聲音沒像她的外表那麼蒼老,反而聽著有些許的清脆。聲音聽著也不像是正常發生的聲音,而似是在壓著嗓音說的。

疑惑之餘,她又看了看老婦人。

見她頭上包著灰布巾,將頭髮包得嚴嚴實實的。

但那一雙目光,卻是格外明亮,不像是她這個年紀的老人該有的眼睛。

看著她明亮的目光,她疑惑不已,不覺對這老婦人產生出一種警覺的心理。

「你家裡有什麼人生病了?」青枝此時停下了腳步,對那老婦人說道。

「我老伴。」這老婦人道。

「他怎麼了?」

「昨夜突然之間中了風,今日一早便起不來了。」

青枝正在試圖分辨著這老婦人的話是真是假,突然見她對自己眨了眨眼睛。

她驚訝之下,便將目光緊盯著這老婦人的臉,這才看出,這老婦人是陸媛清假扮的。

雖然她臉上劃了很多皺紋,那皺紋畫得非常逼真,可是她眼睛的形狀卻是無法改變的。

若不是陸媛清的這一眨眼,她根本不會猜到是她。

但是,她因何假扮老婦人?

莫非她口的老伴,是吳山?

莫非,是吳山得了中風之症?

這麼一想她便立刻又啟動了步伐,和陸媛清一起往西走去。

她注意到,陸媛清往前走時,背是佝僂著的,在模仿著老婦人該有的姿勢。

她猜測陸媛清之所以假扮老婦人來此,是怕守營門的士兵認出她來,畢竟她當時曾經以陸世康妹妹的名義來過,守營門的士兵或許已經記住她的樣子了。

走了幾十丈遠以後,兩人往南拐去時,確信守營門的士兵看不到兩人後,陸媛清方才直起了身子,對青枝道:「孔大夫,咱們得走快點了。」

「是吳山生了病?」青枝見陸媛清神情焦急,問道。

「不是他。」

聽陸媛清說不是吳山生病,青枝疑惑問道:「那是誰?」

「你到了就知道了。」陸媛清道。

青枝也不再多問,而是加快腳步,往南走去,到了南邊山腳處,再往西拐了數步,到了一片樹林邊上,青枝便看到了兩個帳簾朝南的帳篷,以及帳篷東邊的兩匹馬。

陸媛清腳步匆匆走在前面,很快就掀開了帳篷,讓青枝進去。

青枝進去后,便看到吳山正坐在帳篷里的一張床邊,床上躺著一個人,他正在給躺著的那人喝水。

床邊放著一套鐵甲和鐵盔。

青枝於是猜出了這床上的人是一個受了傷的士兵。

再看那鐵盔上插著紅盔纓,青枝便明白了這士兵是周靜那方的。

可是,陸媛清和吳山又是從哪兒弄來了這麼個受了傷的士兵的?

陸媛清看出了她的疑惑,道:「孔大夫,這是昨夜我和吳山從戰場上撿來的一條生命,還請孔大夫不要計較他眼下的身份是太子蕭的敵人,幫他醫治醫治.」

昨夜,她思來想去睡不著,一想到白天看到的戰場上的場景,她便毫無睡意。

在黑夜中,她輾轉反側時,突然想到,戰場上會不會有人明明還活著卻被當成死人的重病傷員?

她曾在畫本子里看過一個故事,一個士兵在戰場上還留有一絲氣息,但卻被當成死人遺留在了戰場上,後來那士兵被人撿起來了,開始了後面光輝的後半生。

這個畫本子里的故事突然閃現在她的腦海之際,讓她突然想起一個假設,那就是,或許戰場上還有活著的人也說不定。

於是她點起油燈,立刻起了床,來到吳山的帳篷,叫醒吳山,讓他必須立刻和自己一起到戰場上去一趟。

吳山無法,只好陪她去了。

兩人一人提著一盞油燈騎了馬往戰場的方向走,在河邊被河流阻攔時,兩人發現河裡沒有船隻的時候,本來已經絕望,後來陸媛清想到,太子蕭的士兵是過河到這邊來的,也就是說,船肯定在這邊,兩人於是在河岸邊上尋找,終於在樹林里發現了許多船隻。

他們將靠近河岸的一隻船費勁地弄進了河裡,然後搖著船過了河,往戰場走去。

到了戰場上,兩人一人提著一盞油燈,尋找可能還有一絲氣息的士兵。

一直找到天色將亮時,兩人本來有些想放棄了,突然陸媛清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救……我……」

她連忙往聲音發生的地方望去,就見一堆橫七豎八的躺著的士兵堆里,一個人舉起了胳膊。那隻胳膊只舉起了一下,便搖搖欲墜地放了下去。

想必舉起胳膊已經費盡了他全部的力氣。

陸媛清提著油燈,往剛才舉起胳膊的那士兵身旁跑去。

此時吳山還在距離她很遠的地方找著可能存活的人,她對吳山喊道:「吳山快過來,這兒有個活的!」

吳山連忙跑了過來,看了看他頭上的纓盔,在油燈的光線下看著是灰色而不是白色的,便知道這盔纓在白日里看著肯定是紅色的,他道:「這是敵方的士兵。」

「那又如何?」陸媛清道。

「不如何,該救還是得救。」吳山道,說著便將手裡的油燈交給陸媛清,小心翼翼地背起這士兵,往河邊走去。

陸媛清跟在他身後,手裡提著兩隻油燈,因為今日沒白來而欣慰不已。

雖然只見了一個活著的士兵,但,有一個是一個。

他們將這士兵弄回吳山住著的帳篷里時,天色已經亮了。

陸媛清想到自己沒有任何醫術,唯有請青枝幫忙救治了。

她相信,青枝一定會救他的,就算他不是太子蕭的士兵。

但因為怕太子蕭的守營門的士兵認出自己,到時候再被三兄長知道還在這邊上未走,所以她便用她的黛粉和著地上的泥,化出了臉上縱橫的皺紋,偽裝成一個老婦人。

她料想得不差,這孔大夫進了帳篷以後,雖然看了一眼地上的鐵甲以及鐵盔上的盔纓,卻什麼也沒說,就開始察看起這士兵的傷勢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39章 偽裝

4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