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安撫

第241章 安撫

青枝回到兵營時,在過了營門后,便往自己的帳篷所在處走去。

走在快到自己帳篷時,突然看到武書和陸世康一起從陸世康的帳篷里走了出來,然後往南走來,也不知道他們是要去哪。

想起昨夜之事,如今在外面見到陸世康時,她便覺得有些尷尬。

但有武書在場,又不便繞道避而不見,只好迎面而行。

到了近旁時,青枝還未開口和武書打招呼,便聽到武書先說道:「孔大夫提個藥箱去哪了?」

「出營去給一個百姓看病。」她道。既然那士兵不想進這兵營,想必也不想被人知道他就在附近,是以如是回答武書。

武書本來也只是隨口一問,他道了聲「辛苦了」便往前走去。

青枝低頭便往前走。

和陸世康擦肩而過時,兩人誰也沒看誰一眼。

武書一路領著陸世康往中軍大帳走去。

太子蕭命武書叫陸世康去中軍中帳的原因是,太子蕭聽到消息,俘虜的周靜的那些士兵打算在半夜時分在營中放火燒營。

消息是由一個在昨日晚間假裝成對方的士兵的暗探彙報給太子殿下的。

由於昨夜一時之間沒有那麼多帳篷供俘虜們使用,昨日太子蕭命人將周靜的士兵暫時安置在兵營邊上的樹林中,並命幾個健康的士兵穿上已經斷氣的戰俘的兵服,冒充對方的傷員,從軍醫處抬到樹林中,混在俘虜們的隊伍中。

今日早晨一個暗探士兵便前來彙報,俘虜們正悄悄計劃著等到夜晚火燒太子蕭的兵營一事。

太子蕭得到消息后,立刻命人去叫幾個重要人物去中軍大帳開會。

其他侍衛叫的是別的重要人物,武書則來叫陸世康。

待陸世康到了中軍大帳以後,見裡面其他人都已經聚齊了。

太子蕭見人已經來齊,便開口問道:「我得到消息,昨日俘獲的周靜的士兵,意圖在夜間火燒我營。所以召集大家來此討論一下,對於這些士兵,該如何處置方為妥當?」

聽到周靜的士兵要在夜裡火燒兵營,樞密使秦齊明道:「這些士兵一直在周鵬的手下當兵,對周鵬必然有極深的感情,如今不會輕易歸屬於我們禁軍的隊伍里,唯有全部坑埋,方是上策。」

馬步軍都指揮史何守通道:「坑埋這麼多人,總歸是有些過於殘忍。」

秦齊明道:「那何指揮史想出一個萬全之法?一,不能讓他們重歸家園,因為他們歸還家園還是有可能再去周靜的隊伍里服役的。二,不能收編,收編之後便可能多了許多身在此營心在別處的姦細。既然不能讓他們重歸家園,又不能收編,不是只有將他們坑埋了?」

翰林學士承旨林濤音道:「雖然殘忍,但這的確是萬全之法。不能利用的工具,便唯有棄之,而若棄之以後這工具又會被敵人所用,便唯有銷毀。」

太子蕭眉頭緊皺,雖然他也認為或許只有坑埋才是正確做法,但是,要一下坑埋這麼多士兵,他需要慎重考慮。

正在他凝眉沉思時,突然聽到陸世康道:「草民倒是認為,坑埋之事大可不必。」

太子蕭抬頭看了陸世康一眼,道:「陸弟,你說來聽聽?」

陸世康道:「這些士兵之所以有謀反之心,最根本原因大抵還是認為自己不會得到太子殿下您完全的一視同仁,若太子殿下您對這些士兵表現得和禁軍無二,他們便會安心地呆在兵營中,不會再有反心。」

秦齊明道:「他們大多數人跟隨了周鵬十幾年,豈會因為太子殿下一時的仁慈便會真心為太子殿下出力?」

陸世康道:「他們是周鵬手下不假,但是,他們此前更是朝廷派駐邊防的邊防兵,太子殿下只需肯定他們的功勞,認為他們一直是朝廷的部隊,而不是周鵬個人的士兵,讓他們有歸屬之心,他們便會安心呆在禁軍里了。當然,在此之前,太子殿下先要對他們作出適合當安撫,一是口頭上的承諾,二是將他們先全部編入禁軍里。」

太子蕭此時點頭道:「陸弟所言甚是。他們先是朝廷的部隊,然後才是周鵬的部下。我先肯定他們守衛邊關的功勞,讓他們知道他們在我心裡並非敵對一方,然後再將他們全部收編,與現在的禁軍內的士兵同酬勞,如此一來,他們縱然仍有反心,也會慢慢地在部隊里潛移默化,成為真正的禁軍中的一員。」

翰林學士承旨林濤音此時點頭道:「微臣認為也此法可行,但是對這些人,需要格外關注其心理變化,最好收編時能讓他們混在其他禁軍中,不要讓他們自成一營,如此一來,他們和本來的禁軍同吃同睡以後,加深感情,會更加認可他們的新身份。」

他本來就是文官,對天下蒼生懷有悲憫之心,要坑埋數萬士兵若不是迫不得已,絕對不會同意,現在見陸世康提出的辦法可輕易化解這個難題,他自然非常認可。

太子蕭點頭道:「嗯,林大人說的有道理。」

其他人見太子殿下也認可陸世康的觀點,林濤音也已經改了觀念,便也一起附和著:「臣也認為此法可行。」

太子蕭見大家已經統一了意見,便對樞密使秦齊明道:「戰俘的收編一事,就請秦大人多勞了。」

秦齊明道:「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在會議散場后,讓陸世康和武書兩人隨他一起去戰俘所呆的樹林里去。

到了樹林里,就見一地的戰俘或站或坐。

武書高聲道:「太子殿下駕到!」

戰俘們連忙將姿勢改成跪姿。

太子殿下道:「大家不必多禮,隨意一些便好。」

太子殿下話音落後,戰俘們由跪姿改成站姿,有些實在站不起的,就還是坐著或是躺著。

太子殿下對著樹林里黑壓壓的士兵們大聲道:「這兩日便先委屈你們一下了,因為帳篷數量不夠,但孤保證,帳篷很快就會送到此處,大家放心,這幾日如遇雨水天氣,孤會對你們另有安排。」

他停頓了片刻后,繼續說道:「大家或許此前會對孤有諸多誤會,僻如會以為鄭勁和周鵬之事都是孤所為,孤確實百口莫辯,但孤可向你們保證,孤不是真正的幕後之人,大隸皇族任何人都無意於做此種不利於自己名聲且無必要之事。朝廷若是有讓鄭勁和周鵬消失之心,不會等十年才下手。大家可自行分辨此事。

「在孤的心中,在場各位都是大隸皇朝的有功之人,十餘年來你們一直守衛著大隸的國土,一次次擊退敵國的進攻,為大隸皇朝的安全,你們立下了汗馬功勞,孤對你們除了感激,絕無第二種態度。所以,你們可以放心地在禁軍中呆下去。

「你們放心,你們很快會全部加入禁軍的隊伍中,若有人在昨日之戰中受了重傷無法繼續參軍的,孤也會給你們一筆五十兩的退兵籍的費用,讓你們可以安心地歸家度日。這筆退兵籍的費用並非無故賞賜,而是獎勵你們數十年如一日守衛在大隸皇朝的邊疆。」

這最後一條,是他臨時想起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1章 安撫

4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