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孔大夫你出不出來

第242章 孔大夫你出不出來

戰俘們你看我,我看你,一時之間沉默不語。

良久,才有一個士兵低聲說道:「謝謝太子殿下……」

他的聲音響起后,便有另一個士兵高聲喊了聲:「謝謝太子殿下!」

而因為已經有兩個士兵表了態,隨後樹林里便響起一聲整齊的吶喊:「謝謝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知道自己此次的安撫已經產生了效果,於是又安撫了幾句后,離開了樹林。

在太子殿下離開后,這些戰俘們有了一場激烈的討論。

他們中有些先動搖的人,便試圖說服尚未動搖的那些人,先動搖的士兵對未動搖的士兵說,太子殿下剛才所言不差,若是皇上或是太子有要完全消除鄭勁和周鵬兩個異姓王的意思,也不會等那麼多年才突然起這個念頭,況且,他剛才肯定了他們這些士兵的功勞,並把他們當成是他的自己人,這一點尤其難能可貴。

再何況,他還會給受了重傷無法繼續參軍的士兵們一筆退兵籍的費用,這就更難得了,要知道,他完全可以不付此筆費用,畢竟他們昨日受傷的原因是為了周靜那邊作戰的。

最終,那些先動搖的那批人完全說服了未動搖的那批人,最後幾乎人人都決定了以後安心地成為禁軍中的一員。

太子蕭的幾個密探之一在半下午時又去了太子蕭的帳篷里一趟,告訴了太子蕭戰俘們的心理轉變。

太子蕭聽聞后甚是安慰。

而他想到,若不是陸世康的提議,他今日也許就做了一件他以後一想起來就覺得無比殘忍的事情。

想到這裡,他決定讓陸世康來他帳篷里來飲上兩杯。

考慮到他病後初癒,他決定就和他只飲兩杯。

.

是夜,星光滿天,燭光昏黃。

太子蕭和陸世康坐在太子蕭的帳篷里對坐而飲。

飲了第一杯后,太子蕭看了看陸世康,道:「陸弟,你這些日子有些不尋常。」

陸世康微笑問道:「有何不尋常?」

太子蕭道:「前些日子在江北城見到你時,你意興風發,此次來我這營中,卻是意志有些消沉,何故?」

陸世康沉默片刻,道:「是太子殿下您過於敏感了。」

太子蕭道:「只你我二人時,陸弟可與兄以兄弟相稱。」

陸世康此時改口道:「是蕭兄你過於敏感了。」

太子蕭道:「不,為兄看得很清楚,你確實變了許多。若不是因為兵中無聊,便必是因為女子了。」

在江北城呆著的那些日子,他在茶樓可聽說過不少陸世康的風流之事。

陸世康搖頭苦笑,道:「蕭兄,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八卦了?」

太子蕭道:「為兄哪裡是八卦,為兄是體貼你……」

見陸世康突然變得沉默,面上似閃過一絲落寞,他便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道:「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失去了某位心儀的姑娘了。」

見陸世康仍是不語,太子蕭料想自己猜對了,此時嘆道:「我在江北城時,只聽到旁人說起陸弟你是如何瀟洒,如何左一個右一個,被江北城人稱為最無情的紈絝公子,怎麼,這世上還有姑娘能傷得到陸弟你?」

陸世康道:「蕭兄,咱們不談這個……」

太子蕭拉長聲音道:「好,不談,不談……,我現在明白了,旁人以為冷血無情的人,一旦深情起來也最致命。不過為兄還是想勸你一句,若是那女子果然不喜歡你,你也不必挂念她了,世間有的是女子,你有一日一定會娶到一位如意的女子的。」

陸世康將自己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道:「蕭兄,咱們……換個話題。」

看著陸世康臉上的落寞之色,太子蕭嘆了口氣。

他也曾有落寞的時候,想起那些日子,他便能體會得到陸世康此時的心境。

在陸世康又想倒另一杯酒時,他伸手阻攔住道:「陸弟,咱們只喝兩杯。」

陸世康道:「蕭兄,酒現在是我唯一所好了。為弟不貪杯,再多飲兩杯便可。」

太子蕭無法,只好又讓他倒了一杯,順便給自己也倒了一杯。

兩人一個借杯消愁,一個借酒解相思,不知不覺又飲了兩杯。

兩杯后,陸世康仍不盡興,太子蕭也有些不太盡興,就又飲了兩杯。

不知不覺兩杯復兩杯,兩人將兩瓶酒全喝完了。

.

今晚青枝在軍醫營帳處忙碌得並不太久,因為現在軍中的流行病已經消失,而昨日來的周靜的士兵中有流行病的因為本來就在樹林里,也不可能傳染到這邊來,已經給他們開了葯,所以,流行病這事情差不多算過去了。

昨日受傷的傷員們經過一天的察看及安撫,也已經忙活得差不多了。軍醫營帳里最後只剩下兩個值班的軍醫,其他大夫便都回去了。

她也是同時回自己帳篷的。

回到帳篷里以後,她先是去北邊洗漱了一番,然後回到了自己的帳篷里。

因為時間還早,她決定先坐在床上看一會兒醫書再說。

剛剛看了二十來頁,便聽到有腳步聲自南邊走來。

步子聽起來有些凌亂,彷彿是醉酒之人才能有的腳步聲。

她不理會那腳步聲,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正看著時,突然聽到腳步聲在自己的帳篷前停下了,接著是自己帳篷的帘子被人掀起的聲音。

抬頭看時,就看到陸世康的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帳簾前,他醉意朦朧看著她,說道:「你……過來。」

她心道,他這是不知道自己喝醉了,所以在這兒喊她?

他若是正常時,是絕對不會主動和自己說半句話的。

這些日子他可難得主動和自己說上句話。也就是昨日士兵出發去戰場時來自己帳篷里說了幾句,那也是因為此前自己先去了他的帳篷里。

她決定不理會他,只是將醫書放在了床邊,然後將燈吹熄了,打算睡覺。

剛剛躺下,就聽帳篷帘布處他的醉酒的聲音又響起:「孔……大夫,你......出不出來?你不出來我就把你的事......昭告天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2章 孔大夫你出不出來

4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