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他清醒的時候和醉酒的時候完全不同

第245章 他清醒的時候和醉酒的時候完全不同

青枝回到兵營后,剛好到了吃早飯的時間,吃了早飯剛想去軍醫營帳時,突然聽到武書在帳篷外的聲音:「孔大夫可在?」

青枝連忙走到帳篷簾處,拉開帳篷帘子,對武書道:「武大哥,找我有事?」

「太子殿下有請孔大夫過去一趟。」武書道。

青枝不知太子殿下命武書來叫自己何事,連忙同武書一起往南邊太子殿下的帳篷處走去。

到了太子殿下的帳篷里,就見他正在帳篷里徘徊著。

「太子殿下將草民叫來,可有什麼吩咐?」青枝道。

太子殿下道:「孔大夫覺得最近還應該繼續軍中的隔離措施嗎?」

眼下軍中仍然在進行著隔離,但太子殿下認為此事已經不太有必要。

一是仗已經打好,一般情況下不會在短短的時間裡有第二場戰事。

二是一直隔離無法讓士兵們在營東南的臨時訓練場上進行訓練,時間一久,怕士兵們會因此產生懶惰心理。

三是這兒至少還要呆上十幾日,等受輕傷的士兵傷口恢復,受重傷的也能恢復到一定程度后讓他們得到補償后回歸家園。若一直這樣隔離下去,許多工作將無法正常開展。

青枝明白太子殿下所慮之事,道:「能再隔離十來天是最好,畢竟禁軍剛剛和邊防軍打了一仗,若有可能傳染上,也會在這十幾天內出現病例,隔離了便不會擴散。不過,如果不隔離,也無大礙了,最終會有些人繼續生病,但若不是在戰時,也無妨。如果太子殿下您想要取消隔離,草民認為可行,但有個地方一定要繼續隔離。」

「孔大夫說的可是傷病員們所在的帳篷?」

青枝道:「正是,他們本來受了傷,身體虛弱,此時若是再感染上致病菌,怕不利於他們的身體恢復。」

太子殿下道:「好,孤馬上就傳令下去,其他帳篷可以結束隔離,即日開始訓練,傷病員處的帳篷需繼續隔離,大夫們去他們帳篷里查看他們的傷口的情況時需繼續佩戴布條。孔大夫認為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沒有了。太子殿下若無其他事,草民就先回去了。」青枝彎腰,對太子殿下行了一禮,打算退出他的帳篷。

太子殿下道:「孔大夫稍等,孤還有一事。」

青枝於是停止腳步,道:「太子殿下請說。」

太子殿下先是嘆了口氣,然後道:「孤最近覺得世康突然變得有些意志消沉,甚是擔憂。因孤聽聞你和他情同手足,所以想問問你,他最近是否發生了什麼?」

青枝沒料到太子殿下讓她停下原來為的這事,突然之間有些不知怎麼回他,過了片刻方道:「我雖然和他關係不錯,不過,也只是最近一兩個月才開始相熟的,所以,對他的生活或是感情方面的事情,其實並不太清楚……」

太子殿下道:「孔大夫,那你這些日子有無發現他的精神與以前有些不同?」

「在下倒是未曾注意此事......」青枝只好如此回道。

太子殿下看了她一眼,疑惑道:「孔大夫,你作為世康情同手足的知交好友,竟然未發現他最近的精神有些不太對勁?」

「也許是因為草民總是過於繁忙,所以便有些遲鈍了。」青枝回道。

太子殿下道:「孔大夫,孤認為你最近應該多花些時間在世康身上,好好開導開導他,至於軍營中的其他病人,自有軍醫們在治療,你就先多陪陪世康再說。心病也是病,而且對人的影響怕會比身體上的病更嚴重。」

「是,太子殿下。」青枝只有這樣應著。

反正陪不陪陸世康,太子殿下也看不到,先這樣應了再說。

「這樣吧,這些日子難得無事又清閑,且陽光甚好,你陪他出去打打獵,讓他散散心。」太子殿下覺得陸世康一直呆在軍營中,不利於他的情緒往好的方向轉變。

從武書向他彙報的大多數時候的情況來看,他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青枝沒想到太子殿下竟然讓她陪陸世康出去打獵,這可不行,她一大早剛打算以後見了他便繞路而行的。

「太子殿下,草民不會打獵,不怕您笑話,草民連怎麼用箭都不會。」

「這個好說,世康的箭術非常了得,他可教你。讓他找點事做,他才不至於胡思亂想。」

「可是,我是個大夫,總不能一直對軍中的病人不問不顧吧。」

「孔大夫放心,我剛才便說了,這些軍醫營帳處的事這段時間便有勞那些軍醫們,你就陪世康散心就好。對了,我會讓武書陪你們去的。」

武書在外面聽到太子殿下的話,答道:「太子殿下放心,我會好好保護陸公子和孔大夫的。」

這......自己還沒同意,護衛都找好了。

而她一時想不出不同意這個提議的方法。

若自己再此拒絕,會不會被太子殿下認為自己不近人情?

畢竟在太子殿下眼裡,自己和陸世康情同手足。

對於一個情同手足的兄弟,在他情緒低落之時,若是百般不同意太子殿下的安排,豈不是讓太子殿下疑惑?

她唯有應道:「太子殿下對陸公子的關切讓草民甚是感動,今日我便同他一起出去散散心。」

「順便讓他教教你如何打獵。孔大夫也不要心裡眼裡只有病人,也該偶爾有自己的生活。」

「我也可以教孔大夫學箭術。」武書道。

「你?孤讓世康教孔大夫的原因就是想讓他找些事做,讓他將心事先暫時忘掉。」

「啊呀,這事我忘記了,行,那我就看著他們學吧。」武書說著對青枝道:「咱們等會就出發吧,你先回去叫上陸公子,我去拿箭。」

青枝往回走的時候,心裡別提多彆扭了。

明明一早就決定的離陸世康遠些再遠些,怎麼就無法實現這個願望?

這下好了,還要被他教授箭術,而且這事還是自己親自去給他說。

只需想想就尷尬了。

一步一步地走到自己和他的帳篷之間的那一片天地時,她在過道上猶豫了一會兒,方才敲了敲他的帳篷帘布,問:「裡面可有人?」

沒聽到迴音,她就自己拉起了帳簾。

剛剛將帳處拉起了一條縫隙,便看到陸世康正在裡面看書。

剛才他一定聽到自己的聲音了,卻當作沒聽到。

果然,他清醒的時候和醉酒的時候完全不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5章 他清醒的時候和醉酒的時候完全不同

4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