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三公子幫助別人的方式

第24章 三公子幫助別人的方式

吳山見他家三公子看著孔大夫的背影如有所思,道:「三公子,咱上轎吧。」

到了轎中,吳山聽到他三公子拉長了的聲音道:「吳山,你覺得本公子可悲,可笑,可憐嗎?」

他看了一眼他三公子,但見他嘴角勾起,似在微笑。

看樣子,他一點也沒因剛才孔大夫的話而生氣。

「三公子要是可悲可笑可憐的話,那我不是更可悲可笑可憐?」

兩人說話間,王呂已經起了轎,正打算將馬車開往南去時,只聽他家三公子說道:「王呂,你將馬車開到前面的路口處,在那兒等待片刻......」

「是,三公子......」王呂起了轎后,將馬車開到路口處。

在路口處,可以看到已經拐到另一個路上的青枝正拉著孩童往前走著。

接下來,她帶著孩童走到了一家賣零吃的店,從店裡買了一包糖霜,蹲下來遞給孩童,並摸摸他的頭髮。

孩童笑逐顏開,拿著糖霜跑開了。

「三公子,孔大夫救的這小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開心?」

「他為什麼不能開心,得了他應得的酬勞,自然開心。」

「什麼意思?」

「演戲的酬勞。」

「什麼,演戲?三公子你怎麼知道的?」

「不然你以為呢,他祖母病的如此嚴重,他不在家裡哭,一個人孤零零在一個偏街上哭,何故?」

吳山現在明白自己三公子因何要在這兒停下了,「可是,他為什麼演戲?」

「你自個兒琢磨吧……」

「我琢磨不出來啊可是。」

「那便不琢磨......」

吳山知道他三公子看樣子是不打算告訴自己實情了,於是不再問。

吳山又往街上看去,但見孩童已經跑遠,孔大夫也已經離開了原來的零吃店。

就見這孔大夫又往一小店走去,買了些糕點,接著又在邊上的一蔬果店買了些蔬果什麼的。

提著裝滿這些的布袋,她往前走去。

吳山疑惑,這孔大夫走的方向不是往他家的方向走的,反是往北走。

只聽他家三公子對王呂說:「待孔大夫拐過路口后,你再在她拐過的路口停下。」

「是。」

於是馬車每在一個路口要等到孔大夫在路口消失后,方才轉到另一個路口。

如此跟著七拐八拐,來到一個小巷前。

小巷狹窄,裡面的房子多數破舊,只見孔大夫走在陋巷中,很快拐入了巷內的一戶門庭破舊的人家。

陸世康對王呂道:「起轎,暫時離開這兒,到那邊那個路口去。」

於是王呂又趕了轎子離開巷口,到了下一個路口。

這個路口距離孔大夫剛才拐入的人家有些遠,但卻能看到那個巷裡的一切。

不多時,便見孔大夫從那戶人家裡走了出來,接著她的背影消失在了另一個街角。

這次她的方向是回孔宅的方向了。

吳山疑惑不解:「三公子,你因何要跟蹤孔大夫?」

「你猜。」他三公子簡短回他道。

「我猜不出來。」他覺得現在自己好像變笨了,「那現在咱們是不是要進剛才孔大夫去的那個人家裡去?」

「你還是不笨的。」

吳山摸了摸自己的頭,也不知道他三公子是在誇獎自己還是別的意思。

當王呂將馬車趕到剛才孔大夫進去的人家后,吳山發現,這兒只住了一個老婦人。

「老太太,剛才孔大夫來幹嘛了?」吳山幫著他三公子問道。

「他來看我了。我前些日子生病,在他那看的病,孔大夫不只沒要我的錢,還在我這桌子上放了幾兩銀子,孔大夫人也太好了,他剛才又給我送了點吃的,怕我手腳不便,又幫我打了水。我這輩子是報答不了他的恩情了......」老婦人站在堂屋門口回答著,拿眼睛看著來的三人,似是不明白他們來此為的何事。

她打量陸世康時,彷彿在疑惑這世上還有這等風度氣質卓絕的美公子。

他站在自家這破落的小院,似是讓這小院也生了些光輝。

陸世康在出了這家老婦人的房門后,在巷中時,對吳山道:「吳山,以後你來這兒幫這老人家提水提物。」

「什麼?又是我?」吳山撇嘴。

他還記得好幾年前,他和三公子在寒冬暴雪的街頭遇到一個因下雪路滑而摔斷腿的老頭。

三公子派他去將那老頭送到藥房,又派自己去付了醫藥費。接下來更讓他無奈的是,他家三公子還讓他照顧了這個老頭好幾個月。只因他骨傷不能下地,且沒有子女照顧。

他家三公子偶爾做好事的時候的唯一方法就是他自己該喝酒喝酒該喝茶喝茶,卻讓他這個小廝東奔西跑,忙個不停。

那年啊,他可整整在陸府和那老頭家裡東奔西跑忙活了上百天,在大冷天里冒著風雪來來回回,每天一醒來就要先去老頭家裡幫他做飯,喂好了老頭就又要回陸府伺候三公子為他準備外出的衣物,待中午又要去老頭家做飯,午飯後又要回去伺候三公子飲下午的酒,到了晚上還要去老頭家裡做飯,然後自己回到陸府已經天黑了還要陪同三公子燈下玩棋。

那段日子,他可一刻也沒消停。

冒著寒風冒著大雪風雪無阻地忙活了上百天後,最後他三公子只對他問了句那老頭好了嗎,在他回答好了后就沒個下文了,連句辛苦了也沒對自己說。

如今想想都是一把辛酸淚。

所以吳山萬萬沒想到,自家三公子這次又心血來潮,要幫助別人了。而他幫助別人的方式必然又是他自己該喝酒喝酒該喝茶喝茶,讓他來跑腿忙活。

他嘴角撅起,「三公子,這次能不能派周三來?上次是我照顧那個老頭的,這次該換人了……」

這也不能只拽著一個人勞累啊。

「不能。」

吳山撅嘴不說話。

他是比周三勤快了點,但勤快也不能什麼事都讓自己來擔著啊。

不過他這時倒想到了一點,那就是剛才在柳左街上孔大夫對自家三公子的說法是有偏見的。

三公子可並不是一個真正只管自己死活的自私的人。

但剛才他三公子卻不和孔大夫說起這一點。

自家三公子便是這樣,別人誤解便由著別人誤解。

任人評說,任人誤解,就是懶得為自己辯解一個字。

他知道,若三公子在孔大夫面前據理力爭,那便不是三公子了。

而他自己就做不到了,若有人冤枉自己,自己肯定會爭得面紅耳赤。

這或許是三公子之所以瀟洒,而自己瀟洒不起來的原因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三公子幫助別人的方式

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