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必須談談(上架首日萬更求訂閱)

第253章 必須談談(上架首日萬更求訂閱)

這一輩子所能遇到的最尷尬之事,莫過於此了吧?

手裡拿著這讓她無所適從的銀子,她迴轉身,看著行軍床上那被她放了一床的他的衣服,一時不知如何是好,就只是獃獃站著。

感覺到身後他的腳步聲在走近,她屏住呼吸。

真有一種當小偷被現場抓住的感覺。

他的腳步聲離她越近,她的臉就越是因為尷尬而變得通紅。

他等會會對自己說些什麼?

他會不會把自己當成真正的小偷?

大約,可能,不,應該說是肯定,只能,必然……是這樣的。

被他當成一個三心二意的人還不夠,現在再被他當成小偷,自己的形像當真是掉在地上,再也撿不起來了。

感覺到他已經越來越近時,她有一種想要逃掉的衝動,但是,現在逃掉,只能更讓他認為她就是小偷無疑了。

「我……」她想說自己不是小偷,但只說了個「我」字,便說不下去了。

既然沒辦法說自己是在幫陸媛清拿錢,那自己就還不如不解釋,反正是解釋不清楚了。

正呆站著,感覺到他已經到了身旁。

他和她並排站著,沒有說話,也沒有看她,而是伸手在床上的衣服中翻找了其中一件,然後淡然對她說了句:「孔大夫等會請把我的東西放回原處。」

「嗯……」她的聲音極小,她覺得除了自己,沒有人能聽到。

也不知道他聽到沒有。

他拿了件衣服便離開了床邊,再未對她說一句話。

她聽著他的腳步聲想著,他居然不責問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兒,為什麼會翻找他的東西,就這麼走了出去。

她猜測他之所以返回,是因為他去洗浴時忘記了帶衣服,現在回來是來拿衣服的。

在他離開帳篷后,她輕輕吁了口氣。

要不要從袋子里繼續拿出銀子是個問題,拿吧,等他回來發現銀子少了,他又親眼看到了她從袋子里拿銀子,怎麼說她也脫不了小偷的干係。

但是,今天不拿吧,到時候沒法和陸媛清交待,今日不拿,明日,後日還是要拿,到時候他發現銀子少了自然還是一下就猜到是她拿的。

思來想去,她決定繼續拿銀子。

等陸媛清回去以後,她再向他解釋這事。只是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了。

從袋子里共拿出二十兩銀子,即四錠五兩的銀子以後,她將裝銀子的袋子束起,然後將袋子放在箱子里,放好后,開始往箱子里放他的衣服。

全部放好后,她將箱子的蓋子蓋上,就拿著銀子走出了他的帳篷。

到了自己的帳篷里后,她將手裡的銀子放進藥箱里,然後蓋上藥箱,便拿了衣物去洗漱去了。

晚上睡覺前她想到,這樣明天下去他不知又是怎麼看她了?

先是三心二意,後來又是在哼歌,顯得沒心沒肺,現在,又成了小偷?

如此想著,翻來翻去難以入睡。

想著想著她突然想到,自己從他帳篷里拿銀子可以說成是給今日去看病的老婦人的。

這樣不就擺脫了自己的小偷的行為了?

她接著還想到,關於他對自己三心二意的誤解,自己也可以用寫紙條的方式和他解釋一下。

既然此刻已經入夜不便和他用直接說話的方式解釋,那麼用寫紙條的方式,不就可以解決這件事情了?

這麼一想,她立刻起了身。

來到自己帳篷帘子處,她掀開一條縫,往他那邊看了一眼,見他帳篷里仍有燈光,於是先返身回到自己床邊,從放在床邊的藥箱里拿出了平時寫方子的紙張和筆。

因為用紙交談可能會用上不少紙,等會你一句我一句的,肯定可廢紙了,所以,她特意帶上了二十張。

然後她重新走到帳簾處,一隻手裡拿著紙和筆,另一隻手將帘子掀開,走了出去。

到了他那邊,掀開了他的帳簾,便走了進去。

他正在看書。

在她進來時,他只是目光向帳簾處瞄了一眼,便又將目光定格在他手裡拿著的書上。

她邊向他走近邊道:「今日我在你這兒拿了二十兩銀子。因為今日在外面遇到一個老婦人,急需用錢,所以我便想著能幫她一點是一點。」

「孔大夫如此喜歡借他人之財做慷慨之事?」他淡然道,目光仍是盯著書本。

「我……這次身上帶的銀子少,以後我會還你。」

「倒也不必。」

她繼續向前走著,轉眼間已經到了他床邊。

「孔大夫若無其他事,可回去了。」他聲音里似是沒有任何感情。

她聽出來了,他今日是完全對自己失望了。不然他不會是這種聲音。

對,他已經認定自己是一個三心二意還沒有任何知錯之心的人了。

「我還有事。」她道。

說著,拿起筆在紙上飛快地寫下了一行字:

我有話要和你說。

寫好后,她便將紙遞給他。

他並不接,眼睛盯著書本看也不看她遞給他的那紙。

她伸著手,見他不接紙張,只好把紙條放在他眼前,讓紙條擋住他的視線,這下他總可以看清紙條上寫的是什麼了吧。

他卻將紙條推開,道:「孔大夫有話請直說就是。」

她心道,要是能直說,她還何必浪費紙條?

她再次把紙條放在他面前,他再次推開了去。

她只好開口道:「我想和你談談關於何池的事情。」

卻聽他淡然道:「我和他不熟,不想和孔大夫你談論他的事情。」

青枝聽他的聲音極度平淡,心道壞了,他大概以為自己要和他攤牌了。

她當著他的面說出何池這個名字,在他那裡大概意味著,她是選擇了和何池的開始,和他的終結。

「但是……我們必須談談。」周邊的帳篷里一片安靜,她在說這話時,不由暗想,萬一周邊的帳篷里有人聽到這話,會想些什麼。

「沒什麼是必須的事情,本公子現在要睡覺了。孔大夫若是再不走,本公子也不奉陪了。」說著,他將書本放在了他床邊的矮方桌上。

這矮方桌是在那次矮圓木凳被他踩壞后王呂又向後勤營討要的。

青枝看了一眼那書的封面,上面寫著:大隸風物誌。

還沒看清書的封皮上畫的是什麼,就感覺到眼前一片漆黑。

他已經吹熄了蠟燭。

現在,她手裡縱然拿著紙張,也無法繼續寫字了。

「孔大夫若是不想走,便留下來陪本公子睡覺?」

以前他若是這樣調笑,多是真正的調笑,但,現在的他的調笑,讓青枝覺得他是在嘲諷她。

嘲諷她和誰都能親熱一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3章 必須談談(上架首日萬更求訂閱)

4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