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被發現

第255章 被發現

看樣子今日是無法繼續下去了。

她只好一聲不吭地拿著紙和筆返回了自己的帳篷里。

想著明日在樹林里大概也無法解釋清楚,畢竟有武書和小月同在樹林里,她躺在床上時,不由眉頭緊鎖。

在困意襲來之前,她突然茅塞頓開地想到,有一個辦法能讓他主動向自己求解釋。

這個方法是她想起剛才在他箱子底部看到的那個首飾盒想到的。

她決定,明日傍晚再趁他出去洗漱的時候,去他的帳篷里將那個首飾盒偷偷拿出來,戴在自己脖子上,這樣,等他看到自己頸上戴著他給她的首飾的時候,一定會向自己問個清楚明白的。

如此一來,誤會便解開了。

這麼想著,她便覺沒那麼煩惱了。

於是她吹熄了蠟燭,開始醞釀睡意。

.

第二日,天色有些陰沉。

一大早醒來時,青枝便聽到寒風在拍打著帳篷布的聲音,看樣子,今日並不是一個適合走出兵營的好日子。

但是,因為小月就在外面等著武書,所以,她知道不得不去。

畢竟,對於久別之人來說,每一日的相見都極其珍貴。

她可以想像得到若是不去的話,小月會有多失望。

她繼而想到,今日出去,她也可以順便將昨天傍晚從陸世康那裡拿的二十兩銀子拿給陸媛清,算是交差。

起床后,她便真切地感覺到了今日的天氣確實像起床前想像的那般冷,於是比昨日多加了一件穿在裡面的衣服。

飯後,和昨天一樣,先是武書來找,然後她和陸世康出了帳篷,仍是陸世康先走一步,她和武書則走在後面。

到了樹林后,青枝沒呆上片刻,便對武書和小月兩人說,自己要去昨日去的老婦人那裡為她的家人治病。

武書要她小心一些,她便應了聲,離開了樹林。

因為行動不太方便,她今日騎馬去陸媛清那裡。

昨日她離開樹林時,陸世康自己騎馬出去遊盪了,今日她走時,陸世康還在林中,他今日拿了本書過來的,她走之時他正在看書。

從樹林離開后,她不多時到了陸媛清那兒。

下了馬,將銀子交給陸媛清后,她道:「陸姑娘,這銀子是給你拿來了,但你要省著點花,我只會幫你從你三兄長那兒偷一次銀子。」

陸媛清笑著說道:「那是自然,我就是去吃幾頓好吃的,不會太花錢的。」

她說著觀察孔大夫的臉色,見她今日比昨日來時臉上氣色好多了,心道果然人一旦心裡沒有心事,臉上便容光煥發。

盯著她看了好幾眼,陸媛清才道:「今日孔大夫氣色甚好,怎麼,昨日有什麼好事發生?」

青枝臉一紅,道:「我能有什麼好事?」

她話音剛落,看到陸媛清目光獃獃看著某處,神色突然一變,她的人也連忙躲到了她背後。

青枝心道,這是發生什麼事了?

轉過身,往陸媛清剛才所看的方向看去,就見陸世康騎著一匹馬行了過來。

看他的神情,他剛才就已經發現他們了。

難怪陸媛清嚇成剛才那樣。

陸世康來到帳篷邊,下了馬,對躲在青枝背後的陸媛清道:「出來。」

陸媛清就是不動。

這時,在帳篷里的吳山聽到了三公子的聲音,連忙從帳篷里走了出來。剛走出來,就看到了三公子就在帳篷外騎在馬上。

他也有些呆了,這可如何是好?

四姑娘不會被三公子趕回去吧?

「吳山,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陸世康面孔嚴肅說道。

吳山走近三公子,道:「三公子,是這樣的,四姑娘一直擔心你身體上的傷,所以一直不肯走。她說要等你完全康復了她才能安心地離開這兒。」

「說實話。」陸世康雖低沉但卻不容人抗拒的聲音響起。

「這……」吳山低著頭,不知道該不該把陸媛清給招出來。

要是說了,她肯定饒不了他。

但是不說吧,自己又得罪三公子了。畢竟自己是跟隨三公子的人。

他皺著眉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陸媛清靈機一動,在青枝背後說道:「三兄長,我這麼說吧,我們之所以沒離開,是因為我從戰場上救了個人,這個人生病了,需要我們照顧,等他好了我們才能離開。」

邊說邊從青枝身後探了探頭,觀察她三兄長的臉色。

「在那之前呢?你們為什麼不離開?」

「在那之前……我還在擔心你的傷勢。所以不能離開啊。」

陸媛清邊說邊從青枝身後走了出來,她決定正式面對這種局面了。

「吳山,你現在收拾東西,立刻帶她離開。」陸世康命令吳山道。

兵營是什麼地方?兵營附近豈容他人時刻在邊上左察右看?要是每個人的親屬都來兵營邊上住著,會成什麼樣?

再說了,他們兩個人在這兒孤立無援,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不測之事?

陸媛清道:「我不走,就不走,吳山你要是敢收拾東西,當心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可是……三公子說要我們走啊。」吳山也不知道該聽誰的了。

陸媛清理直氣壯道:「三兄長你放心,我會走的,但是不是現在,是在帳篷里的這個病人病好以後再走。這個人是我從戰場上救出來的,我既然救了他,就要對他負責。」

「這個人的安排,就交給我了。」陸世康看了一眼帳篷里躺著的那士兵,然後看了看床邊的盔甲和盔纓。

「怎麼可能交給你?人是我救的。我要對他負責到底。」陸媛清寸步不讓道。

青枝本來一直背對著陸世康,此時轉過身面對著他道:「陸公子倒也不必急著讓陸姑娘離開,等這病人幾日以後身體無礙了,她再走不遲。」

陸世康此時向她轉過臉來,也不看她,而是看著她旁邊的一棵樹,對她道:「孔大夫昨日從我那兒所拿的銀子,想必就是拿給這個『老婦人』的吧。」

青枝道:「嗯……是。」

眼下再欺騙他已經無任何必要,剛才她將銀子遞給陸媛清的畫面,想必他剛才已經看得一清二楚了。

陸世康轉臉對陸媛清道:「既然有了銀子,就當你們回去的盤纏了。」說著看了眼吳山,「吳山,還不去收拾東西?」。

吳山聽了后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行動,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就聽到陸媛清道:「行,我們走,走就走,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我要把這個士兵帶走,我要看著他康復才能安心。」

陸世康語氣緩和了一些,道:「隨你。」

陸媛清這時看了吳山一眼,道:「吳山,我們先收帳篷吧。」

說著便走到帳篷里開始行動,因為吳山的帳篷里有那個士兵,她便先收拾自己的帳篷里的東西,包括行李和行軍床什麼的,把它們先搬到外面,以便把帳篷收攏起來。

吳山疑惑地看了眼陸媛清,心道她怎麼突然想通了。不過也連忙和她一起進帳篷里收拾東西。

陸世康在他們進帳篷搬東西的時候離開了此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5章 被發現

4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