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孔大夫出來

第256章 孔大夫出來

在陸世康走後,吳山邊摺疊著床鋪問:「四姑娘,你怎麼想通了?」

陸媛清輕笑了一聲,道:「咱們就是換個地兒罷了。」

「什麼,換地兒?咱們不走?」

「當然不走,只不過必須換地兒,這兒已經被我三兄長發現了,就不能再在這兒呆了,咱們換到那個咱們天天做飯的那裡去,這樣就不用天天住在帳篷里了。」

她停頓了一下,「還有,以後咱們出來的次數少些,不要再被我三兄長發現了。」陸媛清說著轉臉看了眼還立在帳篷外的青枝,「孔大夫可千萬別告訴我三兄長我們還沒走之事。」

「嗯……我不告訴他。」青枝說著看了眼陸世康騎馬而去的背影,此刻他的背影正在經過一片竹林。

竹林青翠,和其他樹木的荒蕪景象形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

陸媛清也看著陸世康的背影道:「我三兄長的背影還真是挺拔又偉岸,優雅又有風度,像我三兄長這樣的人,會有哪個女子不心動呢,對吧孔大夫?我想孔大夫若是女子,一定也會愛上我三兄長這樣的公子的。」

青枝臉一紅,咳了一聲,道:「他……怎麼樣可不關我事,你們忙,我要回去了。」

「孔大夫等等,我和你說啊,我們就搬到這前面的村裡去,到時候還要請孔大夫時不時地去村裡看看這士兵的病情啊,那個村子不大,你會找到我們是在哪個院子里的。」陸媛清在青枝背後喊道。

「我會來的。」青枝道。

然後騎著馬,往樹林方向返回。

.

這日青枝和陸世康以及武書兩人從樹林返回兵營去以後,就在等待著天黑。

天黑了,她便可以趁陸世康去洗浴時進入陸世康的帳篷里將他箱子底部的首飾盒拿出來了。

晚飯的時間過後,天終於黑了下來。

她便像昨日一樣,立在自己帳篷簾處,靜聽著來自他那邊的聲音。

不久,有人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最後在陸世康的帳篷處停了下來。她便聽到了有人掀開他那邊帘子的聲音。

接下來她聽到王呂的聲音:「三公子,今天晚上有點冷了,你蓋著一床被子冷不冷?」

接下來又聽到齊方的聲音:「是啊三公子,冷不冷?」

就聽陸世康回到:「未感覺冷。」

接著她就聽到王呂和齊方在陸世康帳篷里聊天的聲音,不久后,她聽到他那邊帳簾又被人掀開的聲音,心想大約是王呂和齊方要回他們自己帳篷里了,卻在一個腳步聲走遠后,她聽到王呂在帳篷里的聲音:「你說我們三公子什麼時候才能好起來?」

齊方道:「不知道,我們還是多陪陪他吧。」

看樣子剛才離開的是陸世康,王呂和齊方還在帳篷里未走。

為了確定自己猜得沒錯,青枝拆開帳篷帘子走了出去,便看到了北邊過道上陸世康的背影。

站在過道上,她聽到帳篷里又傳來了王呂的聲音:「是,我們得多陪陪他,看他能不能走出心結來。要我說啊,有的人一直在這兵營里不走,咱三公子可怎麼也好不了。」

青枝聽到王呂的話,愣了一下,隨後又進入了自己的帳篷。

剛剛走到自己帳篷里,就聽那邊齊方在問:「王呂,你說誰呆在兵營里不走?」就聽那邊齊方在問。

「沒誰。」王呂回道。

「到底是誰啊?」齊方再問。

「真沒誰。」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齊方疑惑的聲音響起。

「我什麼也不知道。」王呂回道。

青枝心道,他們大概是一時半會不會回他們自己帳篷里去了,畢竟他們兩人剛才聊天的時候說了,他們要多陪陪他們三公子。

正想著時,就聽到武書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陸公子可在?」

就聽到王呂的聲音回道:「他去洗漱去了。」

武書道:「那等會陸公子回來,讓他去太子殿下那裡一趟。」

「好,我會轉告他的。」王呂回道。

此時天色變暗,帳篷里已經看不到東西了,青枝於是點起了蠟燭,將蠟燭放在藥箱上。

因無心看書,所以就在床沿上呆坐著。

大約兩刻鐘以後,青枝聽到有腳步聲在陸世康的帳篷前停下了,知道是他回來了,接著又聽到王呂便對陸世康說了武書要他去太子殿下那裡一事,再接著,她便聽到了腳步聲離開帳篷往南走的聲音,心裡猜測是陸世康往太子殿下那裡去了。

陸世康走後,便又聽到王呂和齊方邊說話邊離開的聲音。

在聽到王呂和齊方的腳步聲走遠后,青枝心道,這倒是個好時機,不如現在去陸世康帳篷里將那首飾拿出來。

她本來在床沿上坐著,現在則立刻起了身,走到了外面。

到了外面發現,現在已經天色黑暗,各個帳篷里都已經點起了蠟燭。但陸世康那個帳篷里沒有燭光透出,因為那裡眼下是空著的。

她走到他的帳篷里,先是找到火石將矮方桌上的蠟燭點好,然後就走到放箱子的地方,將箱子像昨日那樣提到了他的床邊,然後打開箱子蓋,將他的衣服像昨日那樣一件一件放在床上,當看到那個首飾盒時,她便將首飾盒拿了出來,先放在矮方桌上,接著便又將他的衣服一件一件地放回了箱子里。

好在整個過程中,他一直沒有回來,也沒有其他人進來。手裡拿著首飾盒離開他的帳篷之時,她鬆了一口氣。

.

太子殿下的帳篷里,太子殿下和陸世康兩人正喝著悶酒。

今日,在武書從樹林回來后,太子殿下便問武書這幾日陸世康的情況。武書回答他,他自己感覺陸公子似乎比前幾日心緒還要消沉。

太子殿下便決定,無論如何要打探出陸世康的心結所在,而想要打探出這個心結,大概只有將他灌醉了。

誰知道不管喝得怎麼醉,陸世康就是一句心裡話也不說。

最後眼看著他喝得快人事不省了,太子殿下只好讓武書扶著陸世康回他帳篷里去了。

青枝聽到武書扶著陸世康走來的聲音時,是在她即將有睡意的時候。

她聽到遠遠傳來的武書的聲音:「陸公子,小心些腳下。」

不久后,她就聽到了陸世康那邊的帳篷被掀開的聲音,然後沒一會兒,她就又聽到了有腳步聲在離開,知道是武書將陸世康安頓好回去了。

正閉著眼睛想要睡時,她突然聽到陸世康那邊的帘子掀開的聲音,接著,她聽到了不甚規則的腳步聲,那是只有醉酒之人才有的腳步聲。

接著,她聽到一個聲音在自己帳篷外喊道:「孔大夫你……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6章 孔大夫出來

4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