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一張地圖

第258章 一張地圖

夜晚的寒山,比白日里冷多了。

周靜在自己的帳篷里一籌莫展地徘徊著。

一想到那日自己這方慘敗,她便心下大慟。

不,她不甘心就此敗兵收師。

她知道,若是現在敗兵收師,她也逃不過一死。

在她攜兵邁出陳州的第一步時,便只有進路,沒有退路了。

可是,如今不到兩萬的兵馬,該怎麼才能扭轉局面?

左思右想間,她毫無睡意。

這些日子她感覺到了,除了祁連和幾名大將,以及鄭杭肅,其餘小將和大多數的士兵們,都認為敗局已定。就算現在退守山間,在他們看來,也不過是混天度日,等著糧草斷絕,最終要麼大家一起此處在餓死,要麼在餓死之前鳥獸散。

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便是振奮士兵們的鬥志,以及擴充兵力。

但是,想要擴充兵力又談何容易?

據這幾日她派出去的塘報騎兵來報,眼下一些本來已經在父親的勸說下說好歸屬於她周家軍的州郡,在戰後的頭兩天內,就都已經轉向了太子殿下那邊,如今還沒有轉向太子殿下那邊的,也只有虹州了。

但她聽說,就算是虹州,也在搖擺之中。

她聽說,虹州的地方官內部分裂嚴重,每日都在開會討論該歸屬哪方的事情。

長此以往,虹州也轉向太子殿下那邊,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眉頭緊凝之時,她便出了帳篷,想要去兵營邊緣的山間走走。

外面一團漆黑。

出了帳篷便可清楚地聽到山風吹拂的聲音,以及山下流下來的若干條溪水的遠近不同的流水聲,還有細碎的蟲鳴聲。

出帳篷處不到兩丈遠時,她路過的是鄭杭肅的帳篷。

路過之時就聽到裡面傳來了鄭杭肅的隨叢游德的聲音:「公子,您把這葯先喝了再研究這地形圖紙吧。」

聽到這兒,她連忙走了進去。

就見游德在一邊端著只碗,而鄭杭肅在桌邊看著一張地圖。

那張地圖她從未見過。

見她進來,游德叫了聲:「周靜……郡主。」雖然他認為現在再叫她周靜郡主似有不妥,但也不好在周靜後面什麼也不加,直接其名顯得極其不禮貌。

加上郡主兩個字的意思,更類似於一種尊稱罷了,不代表其實際意義。

鄭杭肅將頭從地圖上抬了起來,看了她一眼,道:「靜妹還不睡?」

周靜道:「你也還沒睡?這地圖是哪裡的?」

「距離此處一百里路的虹州境內的地圖。」

她有些疑惑,他怎麼會有這種地圖?因為連她也沒有。在平康王府的書房裡,她也從未見過這張地圖。

一般情況下,這種地圖歸於各州郡。

「這地圖是我手下的一個隨叢昨日從虹州搜羅到的。」

「可是,這張地圖有何奧秘?」

她看了眼那張地圖,見地圖有些泛黃,上面標註著山巒,河流,湖泊,鎮名,村名等,虹州城的位置在地圖的正中偏東方位,寫有「虹州」二字。

鄭杭肅抬眼看了眼游德,道:「你先出去吧。」

游德心道,鄭杭肅大概要對周靜說這張地圖的奧秘了。他也想聽聽,但是公子讓他出去,他就只好出去了。

但是,手裡還端著葯碗,他道:「公子你先把葯喝了,我再出去,葯已經涼了。」

鄭杭肅接過碗,將葯喝了,然後將碗遞給游德,游德接過碗,走了出去。

出了帳篷后,在往伙房送碗去以前,他往鄭杭肅帳篷里看了一眼,可以看到帳篷里兩個人都在低著頭,應該都是在看那張地圖。

要不是他自己知道兩人是在討論地圖,他肯定會覺得兩人有什麼。

不遠處,一個暗黑的身影出現在一個帳篷前。

那便是祁連。

他命他的親信在他帳篷外隨時看著周靜的動靜,只要她去鄭杭肅帳篷里,便立刻彙報他。

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幾日周靜時不時地去鄭杭肅帳篷里一趟,去察看他傷勢如何。

他恨不得傷的人是自己。

前幾日周靜每日都是很快就出來了。但是今日,他看到她一直在裡面不出來,由於周家軍的帳篷沒有遮光層,在帳篷布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面的人印在帳篷布上的影子。

從帳篷上的影子來看,兩人挨得很近。

他倒要看看,這兩人還有沒有下一步的動作。

若是他們吹熄蠟燭,就一定是有事。

他就那麼一直站在他自己的帳篷的帳簾處等著。

這一等,有些久。

那兩人就一直那麼親密無間的姿勢互動著,不知道在幹什麼。

等了約半個時辰,周靜方才從鄭杭肅的帳篷里出來。

看到她的身影出了鄭杭肅的帘子,他連忙進了自己的帳篷,免得她看到他在偷看他們。

過了一會兒,確信周靜已經進去她自己的帳篷里去了,他便出了自己的帳篷,往周靜的帳篷走去。

到了周靜的帳篷外,他對著周靜的帳篷道:「靜妹,睡了嗎?」

在裡面剛打算脫外衣睡覺的周靜聽到聲音,連忙又將外衣穿上了,道:「未睡。」

祁連道:「靜妹,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說,你能不能出來一下。」

「何事?」周靜問。

「關於咱們這邊的兵力的事情。我已經想到了擴張咱們兵力的辦法。」

周靜對他道:「明日在中軍大帳再說吧。」

祁連道:「可是,這個辦法有些不同尋常,我想和你先商量商量,看可不可行。」

周靜心道,也不知他想的是什麼辦法,於是走了出去。

祁連見她出來,對她道:「此處人多,不便說話,咱們去那泉水邊說說。」

山間有處泉水,在距離兵營幾十丈遠的地方。

平日里吃飯,洗東西,都是由伙房和後勤營的士兵們從那泉眼裡打水上來。

周靜猶豫了一下。

這時夜色已深,她並不想和他兩個人共處於某處。

畢竟,他這人一向色迷迷的。

祁連看出她的猶豫,道:「怎麼,靜妹這是把我當狼來防?你要是不相信我,就帶個小兵去。」

周靜道:「祁將軍這是哪裡話?你不管有什麼事情,咱們明日再說吧。」

祁連卻拉住她的帳篷外的看守士兵道:「走走走,你隨我們一起去,要是我主動向郡主殿下做了什麼,你就刺死我。」

祁連說著將自己衣服上下摸了摸,對周靜道:「你看,我什麼兵器都沒帶,要是我對你如何了,這小兵動手我也還不了手。我真就為的是咱們這兒所有人的前程。現在咱們是要麼一起死,要麼一起活。」

周靜皺了皺眉頭,道:「好,我隨你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8章 一張地圖

4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