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今日已晚

第259章 今日已晚

祁連見周靜同意去了,立刻眉開眼笑,道:「那咱們走。」

周靜在前,祁連在後,那小兵跟在最後面,三人一起去泉眼邊走去。

到了泉眼邊,祁連和周靜站在泉邊,小兵在離他們兩丈遠的一顆樹下站著。

周靜面對泉眼,看著黑不隆咚的泉水,對祁連道:「祁兄你說吧,你的計策是什麼?」

祁連道:「靜妹,我是這麼想的,現在不是許多人說你是造反者嗎?如果大家認為你是造反者,就不會想著跟在你後面打天下,咱們就不容易招到兵。所以,咱們要找幾個說書的,四處散布謠言,說天將大變,真龍即將顯示,還要說那真龍是女身。」

「可是,會有百姓信嗎?」周靜覺得這個辦法未免過於想當然了。

百姓也不是傻子,有那麼好糊弄?

「只要說的有鼻子有眼的,自然會有百姓信的。」

「此事還是要明日在中軍大帳中討論以後再說吧……」周靜道。

剛剛說完這話,她覺得自己體內似涌過一絲暖流。

在這本來涼意逼人的初冬,她感覺自己身體有些一種奇妙的熱度。

尚還有一絲清醒之時,她內心裡有一絲疑惑,自己怎麼突然之間會變成這樣?

抬眼看著祁連時,見他正盯著自己看。

也不知道為什麼,眼下瞧著他,突然之間感覺他沒有之前那麼讓人反感了。

現在,她甚至還覺得他頗為英俊。

她疑惑地又定了定神,心道,自己今日這是怎麼了?

莫非是因為離他太近?被他身上的異性氣息所吸引?

然後,她感覺到自己身子也莫名變得有些輕飄飄的,像棉花一樣,想要飄起來。

祁連靠近她,道:「靜妹,你怎麼了?」

見他靠近自己,她依在他的胸口處,抬眼望著他,道:「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抱抱我?」

祁連欣喜道:「什麼,靜妹?我沒聽錯吧?你當真要我抱你?」

周靜定了定神,想要讓自己清醒一些,卻感覺自己體內越來越熱,心跳也越來越快。

「快,抱我……」她道。

祁連摸著她的臉,道:「靜妹,你沒事吧?」

那小兵見到周靜這樣,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了。雖然他覺得今晚這事有些蹊蹺,但一時之間也不敢亂下結論。

畢竟祁連在這軍中是一手掌天的人物,也是能征善站之人,若周靜想以美色誘惑他,好使他一直為她拚命,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所以,他獃獃地在他們兩丈以外的地方站著。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若是祁連主動這樣對周靜,他肯定會不顧一切將祁連趕跑,但現在,是周靜主動的,他便不好阻攔了。

祁連摟著周靜,看了眼猶豫不決的小兵一眼,道:「你還站在這兒幹什麼?不知道我靜妹現在只想我們兩個人獨自呆著?」

小兵聽了這話,不知道自己是該聽他的呢,還是繼續留在此處。

離開的話,心裡總有些沒底,但留下的話,他可以想像,萬一等會有讓人耳紅心跳的畫面,那自己站在這兒豈不尷尬?

祁連見他還呆在原處,呵道:「怎麼,你不知道我靜妹她自己不好意思自己趕你走,你就不走?你怎麼就那麼沒眼色?」

小兵聽到這兒,愣了片刻后,便一步三回頭地離開了。

小兵離開后,祁連便一把把周靜抱住,道:「靜妹,你總算是看到我的好了?我真的比鄭杭肅那小子強一萬倍。他除了相貌,哪裡能比得上我?再說了,我長得也不差啊。」

他這話倒也不假,他雖然不如鄭杭肅更周正,但放人群里,也是個美男子式的人物,只不過因為他有些色迷迷的,便顯得看起來不是那麼正經,讓良家女子一看到他便只想退避三舍。

周靜緊緊摟抱著他,一句話也不說。

祁連見狀,便也更緊地摟緊了周靜。

平生他摟過的女子至少有六個,可是,唯有這個讓他感覺心裡如此舒適。

對於周靜,他早就嚮往已久。

摟了片刻后,他的手便開始解她的衣帶。

將她的衣帶解開后,他的手便伸進衣服里,不老實地向她身上摸去。

摸到她光滑的身子,他的手便像觸了電似的,心頭閃過了一絲狂熱。

他將她放在泉眼邊的地面上,然後開始脫自己的褲子。

在皮帶還未解開之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背上被人踢了一腳,他轉臉一看,是鄭杭肅站在身後,他正居高臨下俯視著他。

「你什麼意思?這可是靜妹主動讓我這樣的!你休要壞我們好事!」

鄭杭肅一句話也不和他多說,只是將周靜一下從他地上抱了起來,然後將他一腳踢到了泉水裡。

祁連站在泉水裡喊道:「小子,你竟然敢這麼對我?你吃了豹子膽了?我再說一遍,今晚是她主動的!」

鄭杭肅已經抱著周靜走遠了。

祁連氣急敗壞地從泉水裡走了出來。

由於突然從水裡出來,身上濕濕的,他突然打了個寒戰。

摸了摸身上放著的那包能讓人迷魂的藥包,他有些鬱悶。

看樣子這次沒法讓它再派上真正的用場了,他氣的將它從懷裡拿出來,將已經沾了水的藥包「蹭」地一下扔到泉水邊的樹林里去了。

鄭杭肅抱著周靜往她的帳篷方向走去的時候,她一直緊緊地抱著他的脖子。

若是白天,可以看到她面上是不正常的潮紅。

但現在是夜晚,所以她的面色沒有人看見。

從泉水邊到她的帳篷,約有三十丈遠,他將她抱到她自己的帳篷里后,便幫她鞋子脫了,將她平著放在了床上。然後,幫她蓋上了被子。

在臨走之前,他對她道:「靜妹,你好好睡吧。」

周靜體內的葯勁還在發作,在他的腳步剛離開她的床邊兩步的時候,她從床上起身,將他從背後抱住了。

「陪我。」她道。

他的身軀猛地僵住了。

她將手從他身後往他臉上觸摸去。接著又摸著他的身子。

他仍然背對著她站著,一動不動。

她開始解他前面的衣帶。

他用手按住她的手,不讓她有下一步的動作。

「靜妹,今日已晚,你早些歇息吧。」他道。

說著,將她的手鬆開,往外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今日已晚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