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三公子說他病了

第264章 三公子說他病了

她轉身往訓練場看去時,環顧了一圈,只看到每個士兵都在忙著練箭,似乎沒有哪個人往這邊看。

那麼這支箭是從哪裡射過來的?

看了片刻,她便又重新彎腰繼續為那士兵把脈。

訓練場上,那向陸世康請教的小兵在從陸世康手裡拿到箭后,問,「那我是不是也要射孔大夫的藥箱?」

要想讓箭從那藥箱上方的提手中穿過,他可沒那個能耐。

這就像一個人還沒學會走路便想著跑步,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聽身側陸世康回他道;「不必,你就射在箭耙上就可。」

那士兵於是射在了箭耙上。

這次他反而比之前射得更偏。

看到箭射得那麼偏,他覺得自己可以放棄了,練箭這事不是一時半會就能學會的,要靠多練才能有效果。

但是,他又不想錯過被陸世康教的機會,若是自己現在就說放棄,陸世康必然不會再教他。

於是他道:「我先自己練練。」

練了三次,每一次都沒有射中中心,他又看了眼陸世康,道:「陸公子,我是不是還有哪裡沒掌握?」

陸世康道:「你的姿勢倒都對了,但心態卻始終保持著一種猶疑,無法做到『怒氣開弓』。」

小兵道:「陸公子幫我示範一下,怒氣開弓是如何開的?」

說著,他將弓箭遞給陸世康。

陸世康接過箭后,舉起弓箭,瞄準后往箭耙上射去。正中箭耙中心。

小兵驚呼道:「陸公子真是准。可以,我也沒看出陸公子您如何怒氣沖沖了?」

在他看來,陸世康從拿箭,開弦,射箭,所有的動作都優雅自如,神色也鎮定自若,可沒帶一點兒他口中所說的「怒氣」。

陸世康道:「怒氣開弓不是指要怒氣沖沖地開箭,而是說開弓需迅速果斷,不拖泥帶水。」說話間,他將兩支箭同時放在弦上,瞄準孔青枝身後的藥箱,兩箭齊發,一同從藥箱的提手裡穿了過去。

兩支箭同時落在了剛才那第一支箭所落之處,斜著插在了地上。

青枝冷不丁地又感覺到身後有箭射過來,扭頭往後一看,還是兩支箭一起從自己的藥箱提手那裡穿過,然後一同落在了地面上。

這又是哪個人搞得鬼?

肯定還是剛才那個人。

她看出來了,射箭的人是個高手中的高手。

首先,她的藥箱提手中間的空隙並不大,能從中穿過就需要一定的本事了。再次,要從提手中穿過還不將藥箱碰倒,這就更是一種本事了。再再次,兩箭齊發,同時穿過一隻提手,這就更是本事中的本事了。

因此她斷定,射箭之人的箭術絕對非同一般。

但,就算這人箭術再厲害,也不該拿她的藥箱當箭耙啊。

難道這位訓練的人是覺得百發百中射中箭耙太過無聊,所以便拿她的藥箱當訓練之物了?」

這她可不幹了。

不管射箭的人箭術再怎麼高明,也總會有失手的時候,若是一不小心,將她的藥箱的提手射破了,在這麼個地方,她找誰修理去?難道以後她要抱著個藥箱來來去去?

所以,她站起身,往訓練場上看了一眼,見所有的士兵都在聚精會神地訓練,沒有一個人往她這邊看。

再看了眼陸世康,他正負臂站在一個小兵背後,和那小兵說著什麼,看他負臂而站的樣子,也不像是剛剛射過箭的人。

她疑惑地左看右看,就是看不出是哪個士兵往她藥箱射過來的。

真是……見了鬼了。

有心想往訓練場上喊一聲,又擔心在這樣嘈雜的訓練場上喊起來的話,自己聲音小了沒有人聽到,聲音大了有人覺得自己發神經。

算了,找不到人就找不到吧,反正她的藥箱是不能再給人當箭耙了。

對,她就是這麼小氣。

她將藥箱放在了自己前面只有一尺不到的地方。她就不信,還有人敢在這樣的情況下往自己的藥箱射過來。

因為這樣一不小心就容易傷到自己了。

剛剛將藥箱放到自己前面沒多久,便看到躺在地上的士兵的眼皮突然之間動了動。

她意識到他大概是要醒過來了,於是盯著他看著。

果然,他的眼皮不久就又動了動,隨後,他睜開了眼睛。

這士兵發現自己醒來后躺在地上,身邊原來的那些和他一起談天說地的士兵都不見了,卻被孔大夫取而代之,驚訝地張了張嘴巴。

青枝對他道:「你剛才昏迷了。」

「什麼,昏迷?」這士兵不敢相信地說道。

「對,你躺了一會兒了,不過,也沒太久。」青枝看著他道。她覺得這士兵醒來后,看起來似乎是更加消瘦了,也許是那張大得不尋常的眼睛給了她這樣的感覺。

「那……我有事兒嗎?」士兵用擔心的神色看了青枝一眼。

「要看你昏迷的原因到底是什麼引起的。你平日里是不是不愛吃飯?」

這士兵道:「也不是不愛吃飯,是最近菜里太多菘菜,我這人一吃菘菜就吐。可是,最近的菜,每天都是菘菜為主。所以我便不怎麼想吃飯了,然後每天還要訓練,所以……」

雖然訓練只有半天,但是,一整個上午的訓練都是高強度的。這讓本來吃食就少的他,有些吃不消。

青枝心道,原來是這樣。

看樣子他確是因為吃食太少並且訓練過度而引起的低血壓性休克。

「你可以和伙房營的師傅們反映反映,讓他們有時候多做些別的菜。」

這小兵道:「但現在已經是冬天了,冬天也就這種菘菜到處都是而且還便宜了。孔大夫您也知道,兵營里人這麼多,要買那麼多其他的新鮮的菜可不容易。」

青枝知道他說的是實情,眼下是初冬,在大隸,也就是菘菜,蘿蔔等容易在冬天儲存的菜還能買得到了。

「那我建議你去換個兵種,當個伙房師傅。這樣你就可以在趁著去外面採購的時候順便採購一些你自己喜歡吃的菜了。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出得去,若是買不到其他菜,你在路上的時候自己挖些野菜也可以的。比如,香薺菜,冬寒菜什麼的。」

這小兵點頭道:「孔大夫真是為小的指點迷津了。小的之前一直深受兵營生活之苦,每天都想著能當個逃兵,但每次都因為怕被打死不敢跑。畢竟大隸對逃兵還是很嚴格的。好,我現在就去找伙房師傅說去,看他們願意不願意要我。」

他說著便起了身,往西走去。

青枝在他背後道:「你是不是應該先問問你營長,再讓你營長問問樞密使大人,看他同不同意。」

管理兵籍的事情,該是樞密使大人的事。但她覺得,這等小事,是不是不該勞煩他這種大人物,這小兵的營長或許也有決定權。當然,這些軍中的瑣事,她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

這小兵道:「對,也許我該先問問我們營長。」他說著離開了。

他離開后,青枝便提了藥箱往自己帳篷走去。

回到自己帳篷里,她便將藥箱一放,開始坐在床沿上看醫書。

沒過多久,她聽到陸世康的帳篷那兒似有腳步停在了他帳篷外。

接著是有人進去的聲音,聽聲音應該是三個人。

青枝想,大抵是他們主僕三人回來了。

過了片刻,她聽到王呂的聲音:「孔大夫在嗎,我們三公子說他生病了,要你過來一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三公子說他病了

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