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路線

第265章 路線

青枝心道,剛才在訓練場上看到的陸世康還好好的,怎麼就突然之間病了?

疑惑之下,她起了身,出了自己這邊的帳篷,去了他的帳篷。

掀開他的帳篷帘子,就見他在床上躺著,王呂和齊方站在一邊。

剛走進去,就聽王呂說道:「三公子,你為什麼非得讓我們離開呢?你要是哪兒不舒服,我們離開也不放心啊……」

齊方對王呂道:「三公子讓咱們走咱們就走吧。」

「可是三公子突然之間說他不舒服,萬一……」王呂擔憂得看著三公子。

齊方拉了拉王呂,「走吧。」

以三公子說一不二的性格,他讓他們走,他們就得走。

王呂無奈,只好和齊方一起離開了。

青枝走向陸世康床邊走去的時候,王呂和齊方則正在走出帳篷。

她走到陸世康床邊的時候,他們也已經出了帳篷。

走到陸世康床沿后,她站在他面前,道:「陸公子,聽說你身體不適?」

陸世康看了她一眼,不回答她的話,卻道:「孔大夫身上戴的這物,本公子覺得有些眼熟。」

青枝聽了他的話,連忙低頭,發現自己之前三番五次想讓他看到的項鏈,此時正在自己外衣上聳拉著。

有心讓他看到時,卻無論如何無法成功,沒想著讓他看到時,卻被他看個正著。

再一想,大概是她在訓練場上不小心掉出來的,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她戴著它了。

她回他的話道:「這個……我想戴便戴了,不過陸公子,你還沒說你到底哪裡不適?」

看他的樣子,哪裡有半點有病之人的模樣?

他回她道:「本公子倒無不適,本公子只是覺得,在江北城的某人若是看到孔大夫身上帶著的項鏈,怕是會有所不適。」

她知道他指的某人是誰,於是回他道:「沒有誰會有所不適。」

他道:「也是,某人不在這兒,自然不知道這事,不知道便不會不適。」

她心道,他這話不就表明他仍然還是把她看成了一個心性楊花的女子了?

這個下午周邊的帳篷里的士兵幾乎都去訓練場或練箭或談天說地去了,她便無需顧慮周圍有沒有人能聽到她和陸世康的談話。所以,她要好好地和他解釋解釋了。

正想解釋時,就聽外面武書在喊道:「陸公子在嗎?太子殿下有請。」

陸世康連忙從床上起身,對青枝道:「我先過去一趟。」

說著便離開了帳篷。

青枝決定先等在他的帳篷里,反正他等會就會回來的。

話說陸世康到了太子殿下的帳篷處以後,便見到太子殿下的帳篷外有幾個塘報騎兵,進去以後,又看到兩個塘報騎兵在帳篷里站著。

太子殿下見陸世康前來,對他道:「世康,為兄讓你來,是想讓你來分析分析,塘報騎兵們探到的咱們幾日後的行進幾條路線選擇哪條最為合適?」

這幾日塘報騎后們先後探到了好幾個消息,第一個消息是周靜的部隊在寒山的一個山間窪地里,那裡是個易守難攻的絕佳之處。

第二個消息是,周靜的部位眼下雖然已經陸陸續續地從各處集合到了她那兵營里,但逃跑的更多,眼下她那營里已經不到兩萬人了。

第三個消息便是探到的幾條的行軍路線。

因為不幾日以後太子殿下便決定出發去周靜的兵營處,希望一舉攻破她的兵營,讓她再無東山再起的機會,所以這幾日塘報騎兵們探聽到了周靜營地所在的消息以後,便又去考察了一下行軍路線的選取問題。

大隸東南一帶山路諸多,若不早早考察路線,便有可能因繞道過多而導致兵力疲憊,士氣渙散。

到時候縱然安全抵達周靜的兵營附近,也會因強弩之末而導致兵敗。

畢竟,自己這方需連日行軍,對方卻一直在休養生息,且對方所在之處又是一易守難攻之處,所以,選擇一條合適的路線,對於行軍至關重要。

陸世康聽太子殿下找自己來是為了安營地點的選取問題,問站在帳篷里的兩個塘報騎兵:「你們選取的路線有幾條?」

一名塘報騎兵回他道:「三條。」

陸世康道:「你將三條路線說來聽聽。」

這塘報騎兵道:「第一條路,是行軍最近的一條,但是,一路上會有不少危險之地,諸如險坡,滑石,如遇大雨時行路,可能會產生危險。

第二條路,需繞遠路,但卻最平坦,從黎下城出發后往東行經渭林城,歸隱城,再抵達櫛州,然後往北抵達寒山。只不過此路比第一條需多走一倍的距離。

第三條,是前兩條的綜合,從黎下城出發時先過一百里的略險路徑直往東抵達尚頇城,然後繞過櫛州以西的最危險難走的山脈,再直抵寒山。這條路的距離在前兩者之間。」

陸世康道:「聽起來第三條最可取。」

對於不甚危險的地段可謹慎小心地行軍,最危險的地段則繞道而行。

剛才回答他的塘報騎兵道:「我們回來路上在璃山上遇著了一位老者,也說此路線最適合行軍。下一個安營地點,他說最適合安在璃山山腳處。我們去查探過了,那裡確實是非常適合安營紮寨。」

「一個老者?」陸世康疑惑問道。

「對,據他自己說,他是個隱者,生活在璃山山腰處,他對大隸的山脈非常熟悉,我們說的地點,他全都知道。」

太子殿下見陸世康凝眉不語,問:「怎麼,世康你也覺得這老者有些古怪?」

陸世康沉思片刻后道:「他作為一個隱者,因何對世間之事如此清楚?一個生活在半山腰上的老人,平日里消息閉塞,又怎麼會知道太子殿下您要去攻打周靜的殘餘部隊?」

一直和陸世康對話的塘報騎兵道:「怎麼,陸公子的意思,是這第三條路線不可取么?」

這塘報騎兵心裡想著,因為一個老者也贊同某一條行軍路線,便將這條路線否決,是否過於武斷?

這條路線可是他們幾個塘報騎兵綜合分析后認為最合適的行軍路線。

陸世康道:「不見其人,不知其意。我去會他一會,順便探下這所謂的第三條行軍路線。」

太子殿下道:「世康,你要親自出馬去探路線?」

陸世康道:「是,太子殿下。路不探不明,行軍路線至關重要。且,近些日子以來,為弟曾閱讀《大隸風物誌》,對周邊地形地貌以及民風有所熟悉,我便去看看這位老者,到底是何方人氏。」

太子殿下道:「可是,讓陸弟你如此勞波奔苦,為兄甚覺過意不去。」

「我一人辛苦,勝過眾多士兵一同辛苦。」

太子殿下點了點頭,「那倒也是,那便只有辛苦陸弟你了。」太子殿下接著對帳篷里的兩個塘報騎兵道:「你們一路之上若是讓我陸弟受了一點閃失……」

一名塘報騎兵忙道:「太子殿下放心,我們會盡全力保護陸公子周全。」

陸世康和塘報騎兵們從太子殿下的帳篷里出去后,塘報騎兵們便先去營門處等待陸世康先回帳篷拿換洗衣物。

武書則去幫陸世康安排馬匹去了。

陸世康回到了自己帳篷里時,發現青枝已經趴在他床沿上睡著了。

他從箱子里拿了自己的幾件換洗衣物,以及幾件日常洗漱用具,便先站在她旁邊,居高臨下看了她一眼。

此時她的臉側躺著趴在他床上,坐的是那張矮方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路線

4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