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這都是些什麼人

第26章 這都是些什麼人

接下來兩日,吳山發現自家三公子不曾出門半步。

每日在家裡下下棋,看看詩詞,玩玩畫眉。

到了第三日,是原定的三公子要在望江樓上告訴眾人那個所謂驚天秘密的日子了。

當吳山幫他家三公子準備好衣物,幫他往身上套時,帶著一絲擔憂問道:「三公子,你今日不能不去望江樓嗎?」

「不能。」

「前兩日齊方回來說的那個差點將您弄傷的馬,會不會什麼人故意的?」

陸世康套好了衣衫,此時微微一笑,「難道從此便不出門了嗎?」

「公子打算說的到底是什麼人的什麼秘密?」

「你今日便知道了。」

吳山便不再多問,知道問也問不出來什麼,心道還是等齊方回來告訴自己吧。

陸世康和齊方來到陸府門口,王呂正在馬車前守候,見他三公子出來,問道:「今日要不要換個路去望江樓?」

「可。」

王呂於是換了個尋常不常走的路線,先往北行,他打算在寧池街左轉往西,自城郊西邊行人稀少的平西街往南,到臨江路再東拐到望江樓。

.

在陸世康主僕幾人在城西的寧池街往南前行的時候,青枝正身著前幾日買的灰褐色馬夫裝,頭戴帕頭,趕著馬車從自家宅前那條路往南行去。

和那幾日一樣,她嘴唇上方抹了一絲青黛。

正匆忙往前趕路時,只聽身旁有個聲音響起:「小哥兒,望江樓怎麼走?」

她往來聲處望去,但見自己馬車左邊有一個和她同樣趕著馬車的人,正在往她這邊看來。

看他趕的馬車是黑木馬車,轎子的轎身精雕細鑿,低調奢華。

「徑直往南,到了江岸邊上往西拐,西拐之後往前走數百丈就能看到一個三層小樓,寫著望江樓的牌子的。」

「謝了小哥兒。」那馬夫說著往南趕去。

這馬車後面,還有兩匹馬在後跟隨,兩匹馬上坐著的俱是身材挺拔之人,看樣子都二十上下。

前面馬夫後面拉著的轎簾掀起,露出一張白玉無暇的年輕公子的面孔。他的目光看著路途經過的江北城,對前面的馬夫說:「這江北城果然是繁華之地,詩禮之邦。」

「公子,您認為這兒比京城如何?」後面一騎馬的人問轎中的公子道。

那白玉無暇的公子回答:「京城瀰漫的是勾心鬥角的權謀之氣,此處瀰漫的詩禮繁華的溫柔之氣。若論能讓人心安之處,還是此地。」

剛才問話的騎馬之人點頭道:「公子說的極是。」

這幾人說話間,已經超過了青枝的馬車,往前行去。

「也不知是什麼人,看那公子相貌十分尊貴,後面和他說話的人的語氣又是異常地恭敬,這公子必不是普通人。」青枝看著前面漸遠的一轎兩馬,心裡想著。

不知不覺便到瞭望江樓邊上,她先將馬車開到了九天前和三姐一起下馬的樹林處,那兒已經聚集了不少車馬和馬夫。

放好馬車后,她步行入瞭望江樓。

在樓外,便可聽到裡面吵吵鬧鬧,到進了一樓大廳,但見大廳里已經圍坐了許多人。還有不少在周邊站著的。

坐著的人大多是身份尊貴之人,站著的多是隨行的小廝或是來看熱鬧的普通百姓。

擔心站人群中被陸世康認出,於是她上了二樓。

由於人們大多都擠在一樓大廳,二樓的房間空的極多。

她來到二樓一處無人的小房間里,來到窗口,在窗口處往下看可以俯瞰一樓大廳的情況。

她看見人群中頗顯眼的陸世康正在一群富家公子中喝茶,看樣子他和他們正聊得興起。

一圍坐在陸世康身旁的公子問道:「陸公子,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我們你知道的那個秘密?」

「巳時三刻。」她聽到陸世康如此回答。

想到他要回答的內容多半和自己有關,她心裡不知如何是好。但眼下,做什麼似乎都來不及了。

既然如此,那便破罐破摔吧。

反正自己的身世總是要暴露於世的。

眼下也無非是早了一點而已,無非是由主動變為被動而已。

在二樓,她能看到門口有人在不斷從外湧入,幾乎將望江樓的門都堵住了,如此外面的人進入便有了些許困難。

她低頭看時,見到剛才向她問路的那白玉無暇的公子也正圍坐在距離陸世康的桌子有四五個桌子的地方,正饒有興緻地邊喝著茶,邊打量著陸世康和圍著他的那伙富家公子。跟在他身後的兩個騎馬的人,就在他邊上陪同著他坐著。

讓青枝意外的是,她還在廳中看到了自己三姐的影子,她眼下正和她那群姐妹坐在一處,三姐今日似有些心不在焉,她憂心沖沖的面孔明顯和她那些姐妹們喜氣洋洋的面孔不同。

她盯著三姐那邊看了幾眼,發現三姐的那群姐妹中的四五個,眼睛不時往陸世康那邊飄著,讓她不禁猜測,這些人里,有幾個是和陸世康相戀過的,又有幾個是正在暗戀著他的?

青枝心裡暗笑:「好人家的好兒郎不去喜歡,卻去喜歡這整個江北城最不靠譜的紈絝子弟,這幾個女子也當真是瞎了眼睛。」

不過,她的心思可不在這上面。她現在唯一關心的,是陸世康要宣布的消息和自己是否有關。

昨日她回去時聽母親郭氏說了通判大人柳貴畏罪自首的消息,也或許,這陸世康要對眾人說起的是那個柳大人的秘密?畢竟柳大人和陸大人作為江北城的重要官員,平時往來甚多,陸世康要是知道點柳家的秘密,也是有可能的。

正胡思亂想著,她看見酒樓門口進來一伙人。

這夥人她非常面熟,那是她考察陸世康的行蹤的那幾天在陸府附近發現的。

這幾個人是來保護陸世康的陸家自己的小廝?還是?

她不敢斷定。

她的眼睛緊緊盯著那幾個人,唯恐自己一時未看到,便在人群中再找不到他們的影子。

只見那幾個人進來后,也不在人群中停留,而是徑直上了二樓的樓梯。

這時她心裡閃過一絲疑惑,若這幾人是陸府用來保護陸世康的,不是該站在距離他更近的一樓?

很快,那伙人便在樓梯上消失了蹤跡,大抵已經到達了二樓。

她從自己所在的窗口環顧著其它二樓的房間的窗戶,見有幾個窗戶開著,窗戶前站了人,都在俯瞰一樓大廳的情況。

多數人面上浮現著的是看好戲的神情。

片刻后,有一扇本來無人的窗戶前站了兩個人。她認出了是那幾個人中的兩個。另外的人應該是因為窗戶太小,擠不下他們所有人。

露出窗口的那兩張面孔,與其他窗口處站著的人的面上神情完全不同,他們流露出的是嚴肅謹慎的神情。

青枝看到,他們在環顧著周邊的環境。當他們目光環顧了一樓,開始環視二樓時,青枝忙移開本來在看著他們的目光,而是往一樓看去,假裝自己也在等著看今日的好戲。

眼睛的餘光卻一直注意著那兩個人所在的窗戶的情況。

她感覺到那個窗口有一人退在了後面的房間內,只留有一個人還站在窗口那兒。

眼睛假裝無意地往那邊瞥去,她便看到了讓她心驚肉跳的一幕。

但見站窗口的那人正舉著箭,箭頭正對著陸世康的方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這都是些什麼人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