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隱者

第271章 隱者

山腳處有一小湖泊,湖的東岸,是一處長滿雜草的空地。

那空地足有兩百畝。

看其地勢,只比湖水高約五尺,雨水豐茂的季節便會被湖水覆沒,而眼下是十一月份,正是旱季,所以這塊地面便露出了地表。

只看地勢的話,這裡倒確實是個適合安營紮寨之處。

因為這裡既有足夠大的平地空間,附近又有水源。

這湖水看起來清可見底,水流來自於四周山上的幾條涓涓溪流,其中一條,來自於那老者隱居的山間。

安營紮寨,離水源自是越近越方便,畢竟十幾萬人用水,需少量不低。

這附近農舍稀少,遠遠望去,偶爾才有一戶兩戶的人家居于山腳之下。

陸世康站在湖泊邊的一塊橢圓形大石頭前,四處看了幾眼后,便對身後的幾個塘報騎兵道:「這倒是個適合隱居之處。」

現在是初冬,山上面光禿禿的,但是山間種了許多桃樹,因此可以想見春日桃花盛開的盛景。

在此地,春可賞花,夏可避暑,秋可賞葉,冬可賞月。

在山間居住,又有湖泊可以俯視。

實是一處可以讓人有憂忘憂,有愁解愁之地。

不過,就算不在此山隱居,有半刻的悠閑時光也是極愜意的。

所以,陸世康在等著去買釣魚竿的塘報騎兵歸來。

在這山腳下等了約半個時辰,去買釣魚竿的塘報騎兵方才匆匆趕來,他將釣魚竿和魚食交給陸世康,道:「鎮上人太少,已經沒有店鋪賣魚竿了,我是回來路上遇到一個在河邊釣魚的老叟,便多花了些銀子,買的他的。」

陸世康接過釣魚竿和魚食,將魚食放好,坐在了湖泊邊的一塊橢圓形大石頭前,將魚竿放進了湖水裡。

「你們猜,這兒能不能釣上來魚?」陸世康問身後的塘報騎兵們。

「應該可以吧。」身後的其中一個塘報騎兵說道。

「你們且等著看。」陸世康道。

釣魚竿放到水裡半天後,一直未動,一位塘報騎兵疑惑道:「怎麼,這湖裡竟然無魚?」

他看了眼清可見底的湖水,一頭霧水。

他記得那天自己來時,曾經在湖裡看到了跳躍出湖面的小魚。

作為塘報騎兵,他們幾個對水源地的選擇極為謹慎,每遇一他們認為可安營紮寨的地點,首先會觀察水裡的魚兒的情況,若魚兒在水裡自如游來游去,便認為此處水源可以供人使用。

但是,也才一天的功夫,怎麼水就會被人做了手腳?

莫非,是那隱者所為?

他正想說什麼時,便看到遠遠的山路上,一位老者騎馬而來。

「看,那隱者回來了。」這塘報騎兵指著遠方騎馬的老者對陸世康道。

陸世康放了魚竿,對一位塘報騎兵道:「將它收好了。我要去會會他了。」

「我們要跟著嗎?」

「不需要。「他道。

說著,往山上走去。

趕到山上時,那老者正在自己的舍里喝茶。

看到陸世康進來,老者連忙起身,道:「不知哪位貴客光臨寒舍,有失遠迎。」

陸世康道:「今日偶然路過此處,想上來討個水喝。」

老者道:「公子稍等,老朽幫公子沏杯茶去。」

在他出去的時候,陸世康便環顧了一眼他的屋子。

屋子極普通,屋內放著的物什和一般農舍無甚差別,有鋤居,農具,各種最平常的生活用品。屋內既無琴棋書畫,又無筆墨紙硯等物。

如果不是聽塘報騎兵們說這老者是位隱者,只看此屋,你很容易將他歸為普通的山民。

然後,老者相貌仙風道骨,卻不似是普通的山民。

環顧了片刻后,他便望著窗外,從窗口看去,一朵白雲悠然而去。

正端坐時,老者返回,手裡端了一隻白瓷杯,那白瓷杯看著是普通農戶用的那種茶杯,他將茶杯恭敬端著放在桌面上,道:「寒舍不常有貴客登門,唯有不起眼的本地茶葉,請公子品嘗。」

陸世康道了聲謝,端起茶杯,飲了一口,道:「我看先生風骨奇特,必不是普通百姓?」

老者捋了捋花白的鬍鬚,道:「老朽也曾有過風光無限的日子,只不過後來因家中變故,漸生歸隱之心,便找了這麼一處清靜的所在,了此殘生。」

「聽先生口音,應不是璃山本地人,不知先生何方人氏?」陸世康手持茶杯說道。

「老朽是雁南城人。」

「雁南城是個好地方,盛產絲綢等物。」陸世康道。

老者臉色微變,道:「怎麼公子去過雁南城?」

「不曾,只是看過書上寫著那兒盛產絲綢等物。」

老者臉色恢復如常,道:「公子必是見多識廣,學識淵博之人。」

陸世康道:「非也,在他人眼中,在下只是一個一無是處的紈絝子弟。」

「他人的看法,並不重要。老朽也是在近五十歲上的時候,才明白了這個道理。」

陸世康飲了口茶,道:「先生居住此處有很久了吧?」

「二十年。」老者道。

「一直一個人?」陸世康問。

「一個人,所以自得其所。」老者也飲了口茶,道。

「無牽亦無掛,實是讓人羨慕,老生之風,猶如再世陶公。」陸世康說了又飲了口茶。

「老朽可不敢自比陶公,老朽只是個尋常之人。」老者說話間不露聲色地看了陸世康一眼。

「不知先生平日里在此一個人,有何解悶之法?」

「也無非就是在山裡逛逛,釣釣魚,看看書,飲飲茶,如此一天便容易過了。」

「這樣的日子聽起來極是讓人羨慕。」陸世康道,然後站了起來,道:「時候不早了,在下要回去了,今日打擾到了先生,還請先生勿怪。」

這老者並不起身,只是道:「公子且自去,老朽就不送了。」

陸世康起身後,便往宅門處走去。

走在距離老者的山居有幾丈遠的山路上時,回首往上看了眼老者的山居。

一條細流自他的山居旁緩緩而下,溪水叮咚。

從下面可看到他的馬棚正在溪流邊上。馬棚邊的溪流是渾濁的,大約是因馬糞剛好從邊上順水而下的緣故,往下看去,溪水漸漸變得清澈。

馬棚是櫸木製成,看其材料外觀,應該是剛剛建好不久。

只是往上看了幾眼后,他便往山下走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1章 隱者

4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