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我不是小偷

第272章 我不是小偷

到了山下,那幾個塘報騎兵還在湖泊附近,見陸世康下來,輕聲問:「怎麼樣,那老者可有問題?」

陸世康道:「離開此處再說。」

眼下老者就在山上,若是塘報騎兵聽了他的話流露出什麼神情,說不定會被老者看到。

「那現在我們要怎麼做?」一位塘報騎兵問。

「沿湖逛一圈,看看附近的溪流。」陸世康道。

「看附近的溪流?」一位塘報騎兵疑惑問道。

「嗯。」

這塘報騎兵便不再出聲,他認為陸世康既然決定了沿湖逛一圈,看看附近的溪流,便必有他的用意。

一行人在逛了一圈溪流后,天色已經暗淡,便在山腳下住了一晚,第二日啟程去了下一處地點察看。

.

第二日青枝又去了鎮上那家藥房。

出來的時候,她給兵營守門處的士兵說自己是要給附近的村民看病所以不得不外出。

守門的士兵沒有說任何話便讓她出來了,畢竟這幾日,總有老婦人來找她。

然而這一天,在藥房里從早晨一直等到日頭偏西,她卻未在那家藥房見著自己父親。

她疑惑不已,到底是父親沒有說服他們在鎮上拖延幾日,還是因為和她的紙上交談露出了馬腳,被他們發現了,所以出現了意外?

焦急不已之下,她急忙拿了幾副治跌打損傷的葯,便連忙離開了藥房。

離開藥房之後,她想著自己穿著現在的衣服走在鎮上不太妥當,畢竟那兩個人見過自己,於是突然心生一計。

她決定扮個髒兮兮的小偷。這樣,她到處瞎逛時,就不會引起那兩個控制父親的年輕人的懷疑了。

但是,去哪兒找那麼一件破破爛爛的衣服倒也是個難題,眼下到處都是空蕩蕩的,連個乞丐也找不著。若能找到個乞丐,還能借個衣服穿。

乞丐們都因為這兒是戰亂之地,去距離部隊遙遠的地方行乞去了。

左思右想間,她只好決定去鎮子周邊的農戶家裡看看。她決定去那些看起來最窮的人家家裡看看能不能找件破爛的衣服。

終於被她在鎮西找著了一家看起來破爛不堪的村宅,她下了馬,將馬在院牆外的一棵樹上拴好,然後翻牆頭進了院子,在屋子外的走廊下找到了一件洗得發白的男子衣服。

找到衣服后,她便在這邊的開著門的空無人物的一個小房間里換下了自己的衣服,穿上了這身髒兮兮的衣服,然後將手在地上摸了一下后,將地上的泥巴再抹到自己臉上,接著便跑著去了鎮上。

因為騎馬已經與自己小偷的身份不符,所以,她將馬匹暫時遺留在了剛到翻越院牆之處的那棵大樹上。

跑到了鎮上以後,她便往鎮子的西北角走去。

父親說他住的是鎮西北角的一戶宅子里,如果他沒出意外,且還在鎮上,必然還在同一個宅子里。

而為了裝得自己像個小偷,她每到一戶院門前,都裝得偷偷摸摸往裡看著,做出一種看看這戶人家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會遺留下來的模樣。

在鎮西北的街道上瞎遊盪的時候,她遇到了三個老者,

都面帶輕視地看了她一眼后,說了聲「現在沒什麼人家有值錢東西了,都帶走了」就蹣跚而去了。

他們這樣說不但不讓她難受,反而讓她安心,因為這說明自己的這小偷身份裝得挺像樣子的。

鎮西北共有一條主街,主街是南北向的,三條小巷,都是垂直於主街,是東西方向的。

每到一戶人家那裡,她就從門縫裡往裡看,如果看不到人,她便趴在大門上傾聽裡面的動靜。

當她到了最北邊的一條小巷時,像她在另外的小巷裡一樣,一家家地看過去聽過去,來到小巷的第六個大門處時,她往裡看時,因為門縫太小,沒看到有人,但她卻聽到了聲音。

是腳步聲。

聲音聽起來是往院門處來的。

她剛剛想離開,就見門突然被打開了,一個黑衣人出現在門前。

她沒敢抬頭看,因為她隱約地感覺到了,開門的必然是那控制父親的人之一。

大概他身上的黑色衣服給她這樣的感覺。

「你是誰?」來自頭頂的聲音響起。

「我……我不是來偷東西的,真的不是!我發誓!我身上有錢,有許多錢!」她故意此地無銀三百兩道。

然後邊說邊跑開了去。

「你站住!」那黑衣人在她身後喊道。

「我真的有錢,我真不是小偷!求放過!」她邊跑邊說。

身後另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響起:「那人是誰?」

「可能是一個小偷。」剛才打開門看到她的那個聲音響起。

「是真的小偷?」

「大概是吧,穿得破破爛爛的,臉髒兮兮的,作為男子,身材還又瘦又小。除了小偷,誰會這麼又臟又營養不良?」

「但還是不能大意,切莫讓他再來了。」

「嗯,咱們要加強巡邏。」

「現在要去追嗎?」

「你笨啊,咱們這身份,在鎮上鬧大了就真出事了。」

「唉呀,你看我這腦子。我得去給小公子找點有營養的了,你在這兒看守著。」

「嗯,你去吧,這兒有我。」

兩人說話間,一個去了鎮上,另一個回到了院內,將門關好。

院里的東邊一間房內,於其書正坐著和孔仲達一起看著醫書。

他寫了張紙條給孔仲達:「剛才門外來了個小偷。」

孔仲達接過紙條,在他的話下面寫下一句話:「肯定是我女兒青枝。」

於其書拿起來在下面寫上:「可是,咱們什麼時候能出去?」

「不能過急,沒事的時候出去,會引起懷疑。」孔仲達寫道。

開藥是不能天天去開的。

.

青枝跑開后,見沒人跟著過來,心道大概他們也不敢太過聲張,畢竟他們是太子殿下的敵對一方。

她先回了鎮西南的村子里,來到換衣服的那戶農家那裡,換回了自己的衣服,將臟衣服提在手上,然後騎馬回了兵營。

臟衣服還有用。她決定了,明天要穿著它去今天探到的父親所在的宅子的隔壁的宅子里。

這叫隔牆探秘。

她倒想知道,父親到底是給誰看哮喘之病的。能讓父親親自出動的人,必然是鄭家的重要人物。

而現在她不想告訴太子殿下此事,免得打草驚蛇,對方發現自己處於危險之中時,什麼都有可能做得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2章 我不是小偷

4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