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隔牆偷聽

第273章 隔牆偷聽

第二天,青枝又騎馬去了鎮上,先是到了鎮西南的那個村的農戶家裡,翻越牆頭穿上了那件洗成淺褐色的髒兮兮的衣服,接著把臉弄髒,把頭髮弄亂,便翻牆頭出了院子。

到了鎮上,便來到了昨日去的那個最北邊的巷子,見巷口處沒有人,便立在巷子口的角落裡,悄悄往巷內看去。

巷子里空空蕩蕩的沒有人。

在她立在巷子口往裡看時,昨日經過她的一個老人突然在她身後說道:「你這個小偷怎麼又來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見是昨日路過她的三個老者中的一個,道:「你是如何確定我是小偷的?」

老人回她道:「你這麼鬼鬼祟祟,不是小偷是什麼?我昨日便和你說了,這鎮子里只剩下孤寡老人了,都是沒錢的,有錢人家都走了,所有值錢的物件都帶走了。我說你這個小偷,年紀輕輕的做什麼不好,非得不學好?你再在這兒,我報官了!」

她只好假裝失望的樣子先離開了巷子口,過了一會兒她再來時,老人早就已經離開此處了。

再次往巷子里看去時,裡面仍然沒有人。

於是她便來到昨日有黑衣人出來的那個院子的東邊隔壁院子的院門處,在院門處趴著耳朵聽了片刻,裡面沒有任何聲音,於是藉助牆邊的一個樹,翻了牆頭,到了院內。

走到這院子西邊的牆頭邊,她依在牆邊,靜聽那邊的動靜。

聽了半天,沒聽到一點兒動靜,心道難道裡面的人都在房間里不出來。

過了許久才聽到幾個腳步聲。

一人的聲音說道:「小公子,你現在哮喘,能這樣出來曬太陽么?」

那是昨天她在門邊聽到的那個讓她站住的黑衣人的聲音。

「之前有個小大夫說,我必須每日晒太陽腿疾才能好。」就聽一個聲音回道。

青枝聽出來了,這是鄭杭裴的聲音。

「可是,那大夫現在也不知道在哪,你曬了這麼久也沒什麼改善,這個方法當真有用?」

她聽出了,這是另一個黑衣人的聲音。

第一個黑衣人的聲音響起:「對了,孔大夫不是在這兒嗎?將他叫出來聽聽。」

聽到這人的這句話,青枝連忙注意聽著那邊院里的腳步聲,不久就聽到兩個人的腳步聲,很快她就聽到了鄭杭裴的聲音:「孔大夫,你是個大夫,請問我的腿疾是不是多曬太陽會好一些。」

就聽父親的聲音響起:「若鄭公子的腿疾是因為缺少太陽的話,那麼曬太陽自然是有好處的,長久缺少太陽的樹木必然易折,人的骨頭也是一樣。」

就聽鄭杭裴道:「王康,劉棹,你們兩個聽聽,孔大夫也是這樣認為的,我之前就是曬太陽太少了,整天悶在屋子裡,現在要把之前缺少的日晒給好好地補回來了。」

青枝這才知道鄭杭裴的兩個護衛一個叫王康,一個叫劉棹。

這時院子里又出來了一個腳步聲,腳步聲走到院子中間靠北的地方停了下來,接著有人說話的聲音響起:「裴小弟,你快將這湯喝了,暖暖身子。」

這聲音有些粗獷,聽起來是陌生的聲音,她心道這人居然叫鄭杭裴為裴小弟,那麼兩人的關係就有些讓人疑惑了。

從他為鄭杭裴熬湯來看,他應該是照顧他起居的,但是從他對鄭杭裴的稱呼來看,他又不像是鄭家曾經的下人。

就聽鄭杭裴道:「謝謝東子哥了。」

青枝心道,這東子哥又是誰?莫不是昨日在藥店看到的那個看起來頗為文氣的身穿青衣的年輕人?

正在疑惑時,她聽到院子里又響起一個聲音:「鄭公子,葯已經煎好了,您是要在院子里喝么?」

這個聲音有些文氣,同樣是陌生的聲音,這又是誰的聲音?

現在看來,院子里目前總共有五個人。

兩個黑衣人她見過,鄭杭裴她本來就認識,那麼,除了父親,還有兩個人她不知道情況的,其中大抵有一個是昨日出現在藥店的文氣的年輕人。

從那邊的聲音來看,讓鄭杭裴喝茶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粗獷,應該是個粗人,而讓他喝葯的人應該是個文氣的,那麼應該是昨日在藥店里見過的那個青衣人了。

她決定繼續立在這牆頭處,直到聽到院里所有人的聲音為止。

她需要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少人。

而且,她還要知道他們每個人住在哪個屋,至少要知道父親住在哪個屋,這樣她請求太子殿下派人來拯救自己父親的時候,就好知道先去哪個屋裡將父親保護起來,以免他被人傷害。

她從上午一直呆到下午,確信隔壁就是住了五個人,因為一直沒有聽到第六人的聲音。

而想要確定父親住哪個屋,她認為必須要等到晚上入睡的時刻。

其他時候,他出現在任何一個屋裡,都是有可能的。

為了避免自己的走動聲驚動那邊的人,她決定一直出院門。這一天她就只有早上在兵營里吃了飯,其他時候都沒有吃飯,肚子里早就已經飢腸轆轆了。

但是再餓也沒有辦法,只有忍著。

到了晚上,戌時之前,她過一會兒便感覺到隔壁院子里有人在走動,她猜測,或許是有人在查看院子里的情況。

感覺到那邊一直沒什麼動靜了以後,她爬上自己這邊的院里的一棵樹,站在樹梢上,往隔壁院子看去。

那邊的院子里眼下沒有一個人,院子北邊的正屋有三間在亮著燈光,東邊的側屋也有一間在亮著燈光,其餘的屋子裡都是暗的,想來沒有住人。

正屋那邊的屋裡不時傳來低低的交談聲,由於夜色里聲音可以傳得有些遠,所以她能聽出來,鄭杭裴是住在正屋裡東邊那間的。

他屋裡還有一個人陪著他,偶爾和他說上幾句話,聽起來是上午讓他喝湯的那個他叫他東子哥的人,她猜測這位東子大概是照顧鄭杭裴衣食起居的人,所以她猜測,他大概也住在正屋裡,以方便照顧鄭杭裴。

而那兩個黑衣人,她猜測他們應該是睡在正屋的西間里,且他們應該是睡在同一間,他們如果想要保護鄭杭裴的話,必然會和他同一個屋。

那麼,現在就只有一個屋裡還亮著燈光不知由誰居住了,即東邊的側屋。

她猜測,自己父親必然是住在東屋裡的。

因為父親和他們關係最為疏遠,所以也體現在往處上。

那個看起來頗為文氣的年輕人住在哪裡她就不知道了。眼下只有五個房間亮著燈光,莫非他已經睡了?

在樹上看著那邊的情景時,她突然聽到了一聲咳嗽,是父親的咳嗽聲,正是從東屋裡發出的,她於是知道了自己的猜測沒錯。

他在東屋倒讓她覺得事情好辦了一些。因為她從樹上可以看到,東屋的屋後有一扇窗戶,這扇窗戶正對著兩個院子之間的牆壁。

她現在只需要悄悄翻越這邊的牆頭,去到父親的屋后便可。

因為其他人都在北屋,她輕一些的話,這邊的動靜北屋的人便不怎麼聽得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3章 隔牆偷聽

4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