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非也,相認

第274章 非也,相認

從樹上下來,她悄悄來到這邊的院牆處的一棵梧桐樹旁邊,藉助於這棵梧桐樹,翻上了牆頭,然後沿著牆頭悄悄地走到那邊的依牆而立的一棵榆樹前,先是上了榆樹,然後輕輕下到地面。

地面是泥土地面,她輕手輕腳踩在上面,聲音極輕。

她往父親所在房間的後窗那兒走去。

到了後窗那兒,她便在後窗的窗戶紙上看到了兩個人的影子。

是兩個人而不是一個人的影子,這麼說來,父親並不是一個人同一間房,他有同住的人。

她觀察著窗戶上的黑色影子,一個影子背略有些彎,看起來是個老者,想必是父親了。另外一個看起來脊背挺直,一眼望去便是年輕人的模樣,想來是哪位年輕人了。

不知道這間屋子裡的這另外一個人對父親是何種態度,她決定先站在後窗那兒側耳傾聽裡面的動靜。

初始時,她只聽到了翻閱書籍的聲音。

過了一會兒,她聽到今天中午聽到的文氣的聲音說道:「師傅,這個鄭杭裴的哮喘,需要多少時間才能看好?」

就聽自己父親的聲音道:「這個難說。哮喘之症若是因為風寒,不幾日便回好了,容易是體質問題,需要的時日便會久些。而且,若是因體質不好而引起的哮喘,就算看好了大概不久還會再犯。要想除根,需要先養好體質。」

青枝聽那文氣的聲音在叫自己父親師傅,心道,不知道什麼時候父親竟然收了個徒弟?

就聽那文氣的聲音道:「這鄭杭肅,你之前見過是嗎?」

就聽房間里有人「噓」了一聲,想來是父親發出的。

接著青枝便看到父親的影子在桌上拿了一隻筆,在桌上划著什麼,想必那桌子上有紙張,不久,她又看到紙張被那年輕人的手拿去,然後那年輕人也在紙張上寫著什麼。

看到兩人之後一直在用紙張交談,青枝意識到了,眼下這年輕人大概是和父親一樣,是被強迫著對這些有著青銅牌的聶筇的後代進行行醫的。

意識到這一點,她伸出手,在窗上以極輕的力度輕輕叩擊了一下。

接著她便看到父親的影子在桌前站了起來,來到了窗戶旁邊。

他輕輕打開窗戶,便看到了站在窗外的青枝。

青枝發現,父親在見到她時,並沒有特別驚訝,彷彿他知道輕叩窗戶的人必然自己一樣。

雖然她滿臉是泥巴,但父親仍是一眼就認出了她來。

看著父親滿臉慈愛地看著她,在這寒冷的初冬夜晚,讓她突然感覺到了一股暖流。

而透過窗戶,她往裡看去,就見裡面還站了一個人,是那個看起來文氣的年輕人,他不知何時也站在了窗戶邊上。

她看得出,他看著自己的時候,面上的神情有一絲拘束。

她看了看父親,指了指桌子上的紙,暗示父親她有話要和他說。

那年輕人便立刻返身走到桌前,將紙張和筆拿來,交給了她。

將紙和筆交給她時,他就站在窗口處,離她很近。

看到了她在窗口的燈光下的面孔,他能看得出,她的目光似深潭一般幽深,而她的面孔有著完美的弧度。

縱然滿臉泥巴,也掩蓋不了她的美貌。

他因此更拘謹了。

將筆和紙張拿給她以後,他便退出了窗口處,讓窗里窗外的這對父女可以通過紙張交流。

因為窗前燈光昏暗,他將桌上的蠟燭拿到了窗前,讓青枝寫字時可以看得更清楚些。

青枝接過筆后,提筆在紙上寫道:「父親,明日我便請求太子殿下找人來救你。」

她寫好后,將紙張交給了父親。

父親接過紙張,看了她寫的字以後,搖了搖頭,然後在紙張上她寫的字下面寫了幾行字。

青枝接過紙張后,發現父親寫的是:

「明日不行,我要等鄭杭裴的哮喘之症好些再說。目前尚不知他是何原因引起的哮喘,若是傷寒引起的,這幾日便會好了,若是體質問題引起的,為父也要給他定下以後的靜養之法方才安心。」

青枝心道,這便是父親的為人。

若誰人是他的病人,他便不管對方是敵是友,是好是壞,一定要醫治好他方才安心。

況且,她自己也認為,鄭杭裴並不能說是什麼壞人。

和他相處過,她比誰都了解他的單純。

若是父親現在將他不管不顧放下,也許他當真便從此一病不起。

而想到若是鄭杭裴一病不起,青枝心裡便覺得這樣的結果連自己也難以接受。

她沉思了半晌,在紙張上寫道:「可是,過幾日太子殿下的兵營就要往別處去了,想要他再派人來這兒救你,便沒那麼容易了。」

現在是拯救父親的最佳時機,她不想錯過。

她寫好以後,將紙張交給了父親。

父親又在她的字下面寫了一行字:「你放心,若是太子殿下離開此處,鄭杭裴也大概會離開此處跟著的。他要等他自己病好以後,和太子殿下較量一番。」

青枝接過父親的遞來的紙張后,看了一眼,知道自己目前勸不了父親了。

他時絕對不會放棄他的病人的。

她寫道:「那我明日再來。」

因為父親在這裡,隨時都可能會遇到危險,這些日子,她大概要每天過來才能心安了。

紙張交給父親后,父親又寫了行字,交給她:

「明日你下午未時來。下午未時之時鄭杭裴會午睡,他的那些人也在此時回小憩片刻。」

青枝接過紙張后寫道:「好。」

現在她要回去了。

離開窗口后,她便藉助於院牆兩側的兩棵樹順利地翻越到了牆頭的那一側。

在青枝離開后,於其書疑惑地看了眼他師傅,在紙張上寫道:「既然師傅您不打算這麼早離開這兒,為何又讓她明日再來?」

讓她天天來這兒,豈不危險?

他師傅接過紙張后寫下:

「不會讓她每日來,但明日她需來,明日她來是要來和你聊聊的,你明日未時之時,趁其他人午睡之時,去那邊屋裡等她。」

於其書寫道:「相親?」

他師傅寫道:「非也,相認。」

.

下一章預告:陸公子,這鎮上有小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4章 非也,相認

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