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陸公子,鎮上有小偷!

第275章 陸公子,鎮上有小偷!

第二天上午青枝便沒去西邊的鎮上,因為昨日晚上父親讓她下午未時去,她便決定按著父親說的時辰去。

不過一整個上午她也沒閑著。

她先後做了三件事情。

早飯之後,她先去探望了常御醫。到了他的帳篷里,見他已經可以走動自如,便安心不少。而常御醫告訴她,他後日便決定去軍醫營里擔起自己的職責之事。

他希望青枝在後日能教給他和其他大夫們她的心肺復甦之術。

青枝滿口答應了。她本來也在等著常御醫可以行動自如時,將心肺復甦之術一起教給大家,包括那些士兵們。

從常御醫處回來后,她還和武書一起去了林中。因為她前兩日沒和武書一起外出,武書便沒有了見小月的借口。

所以,她去太子殿下那兒找他,讓他陪自己一起出去摘榛子。

在武書和小月會面的當兒,她又去了陸媛清所在的村莊,去給那受傷的士兵換了葯,並查看了他的傷勢,經她觀察,他眼下已經無大礙了,至於因為吃榛子而導致的腸胃問題,她讓他繼續服用她從前日從鎮上帶來的消食葯便可。

中午和武書一起回到兵營后,吃了午飯,她在自己帳篷里午睡了一會兒,因為未時要去父親那兒,所以她只是淺睡了一小會。

未時差半個時辰時,她便出發去了西邊的鎮上。

像前兩日一樣,她先去鎮西南的村子里換了衣服,將臉弄髒,將頭髮弄亂,接著走路去鎮上。

到了鎮上以後便徑直往鎮西北的那條巷子走去。

到了巷子口時,往裡看了一眼,見巷裡空無一人,於是便往昨日自己去的那父親所在院子的隔壁的院子門口走去。

到了院門處,她先是將耳朵趴在門邊聽了一會兒,見裡面沒有聲音傳來,於是來到院門邊的那棵樹邊,藉助著樹上了院牆,然後到了院子里。

她不知道,那個昨日看到她的老者,看到了她走進巷子,依在院門處靜聽,以及後來翻牆而入的整個過程。

在她翻牆而入以後,這老者喃喃自語道:「這小偷太猖狂了!太猖狂了!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翻牆進人家的院子想要行竊!不行,我得找人收拾他去!」

然而站在巷子口環顧街上,卻是沒有一個人。

和他一樣的老人們平日里難得出來鎮里漫步,而且,未時這樣的時辰,是他們在自己家裡休息的時刻。

況且,就算將鎮上所有的老者都叫來,又有何用?沒有誰能跑得過這個小偷。

別看他又瘦又小,比別的男子都小一頭,但是,他總歸是年輕啊!

看他剛才翻牆頭的動作,可利索著呢。

但是,難道就由著他這麼猖狂?

不行,他得找人去。

這兩日他在鎮上遇著了幾個年輕人,有兩個穿著黑衣服,還有一個穿著青色衣服,他要找他們去。

但是,他不知道他們住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有沒有離開。

他決定在鎮上找找他們看。

離開了這條巷子,他便邁著蹣跚的步子,往鎮上的客棧走去。

在他的意識里,既然那幾個年輕人是外地人,在這兒應該是住在客棧里的。

走到一處客棧時,他往門口看去,發現客棧是關著門的。

「這鎮上的客棧都關門了,我怎麼就忘記了……,老了,人也糊塗了。看樣子還是要去哪戶人家裡找找他們去。」

他喃喃自語著又邁步往鎮中心走去。

上次他是在鎮中心發現他們的。

正在往鎮中心走時,他突然看到前面來了一批騎著馬的身穿黑色勁服的年輕人。

其中有一個是貴公子模樣的人,身著與那些身穿黑衣的人不同,他穿著白色錦衣,一眼望去,氣度非凡,卓然不群。在他看來,翩翩貴公子就是說的他這類人。

看到這夥人,他突然想到,他們莫不是太子殿下的人?

他在鎮上見過一些身穿兵服的巡邏兵,他也聽聞太子殿下每日派塘報騎兵去遠些的地方偵察敵方的情報,以及安營紮寨的地點或是民眾口風等問題。

眼看他們騎著馬過了鎮南的街口后,便往東拐去,他連忙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緊跑了幾步,對著他們拐角處的背影喊道:「官人們請留步!」

一位在隊伍最後面的塘報騎兵隱約聽到了老者的呼喊,連忙停了下來,對其他人道:「剛才似乎有人呼喊,讓我們留步。陸公子,要不要過去看看?」

在隊伍前面的白衣公子正是陸世康,他停了下來,道:「你去看看。」

這塘報騎兵連忙掉轉馬頭,往鎮上的方向騎去,剛剛騎了沒幾丈遠,便看到了一個老者拐過了街角往這邊跑來。

「老人家,你慢些跑。」這塘報騎兵見老者跑得氣喘吁吁,連忙加快了騎兵的速度,到了老者面前。

這老者氣喘吁吁站定后,吁了一口氣以後說道:「快,鎮上有小偷,你們這些年輕人幫我把他給趕跑!」

「什麼?鎮上有小偷?」這塘報騎兵震驚問道。

哪個小偷會膽子這麼大,竟然敢在太子殿下在附近時還敢光顧此處?

老者回答他道:「不騙你,真的有。我已經連續看見他三天了!他不是這鎮上的人,以前這兒從來沒有見過他的人。」

他又喘了一口氣,又道:「他總是趴在別人門上偷聽,不是小偷是什麼?你們不把他趕走,他會一直呆在鎮上的!他肯定是覺得現在鎮上大多數是老年人,耐何不了他!」

塘報騎兵對老者道:「你先在此等候片刻,我去對我那些同伴說聲,讓他們一起過來。」

這塘報騎兵連忙返回到了陸世康和其他塘報騎兵所在之處,到了他們附近時,他看著陸世康道:

「陸公子,鎮上有小偷。」

陸世康不可思議地挑了下眉:「小偷?」

塘報騎兵回他道:「對,那老者說的。想來不會是假的,他已經連續看到那小偷三天了。咱們不把那小偷給趕跑,想必他會一直呆在這兒的。」

一個塘報騎兵笑道:「這鎮上現在還有可偷的東西?」

稍微好點的家庭的老者,也會被子女一同帶走了,留下的多是無子無女無依無靠的孤寡老人。

另一個塘報騎兵道:「也許他實在是沒吃的了吧。眼下最難過的人,大概就是小偷了,平常還能見個富人,到富人家偷點東西,現在富人都離開了,就只能看到窮人了,窮極末路之下,便能偷一些是一些了,至少不至於餓死。」

又一個塘報騎兵道:「不管他再怎麼窮極末路,偷東西總歸是不對的,咱們過去把他抓住?」

剛才騎馬返回的那塘報騎兵看了眼陸世康:「陸公子您來決定吧。」

這名塘報騎兵經了這次路線探查,對陸世康佩服得五體投地,以至於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也覺得需要他來定奪。

就聽陸世康道:「既然是小偷,自然需把他抓住,痛打一頓,讓他再不敢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5章 陸公子,鎮上有小偷!

4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