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陸公子親自出馬

第276章 陸公子親自出馬

青枝剛才進了院子以後,便在院牆處發現了昨日晚上看到的和父親同住一屋的徒弟,那個文氣的年輕人。

眼下,他正站在院牆的邊上。

她有些疑惑,他怎麼會站在這個院牆處?

抬眼看他時,就見他對自己做出了一個不要聲張的手勢,接著他指了指院牆,意思似乎在說,若是在這邊說話,隔壁恐怕會聽得到。

指了院牆以後,他還指了指所在的這片院落北邊的正屋,意思是要和她一起進那屋裡。

青枝有些疑惑,心道,莫非他要和自己傳遞父親的什麼話?

父親因為年老行動不便,翻越牆頭會有危險,所以便讓他代勞?

這是她唯一能想得到的他出現在此處並且要和她一起進屋獨處的理由了。

她對他點了點頭,便徑直往北邊的正屋處走去。

走到正屋的黑漆木門前時,發現門扉沒有上鎖,也不知道是因為主人走得匆忙忘記了上鎖還是因為裡面值錢的東西都帶走了懶得上鎖。

她走進去以後,他便也進去了。

他在進去之後,順便將門關上了。

她明白,他是怕隔壁的人通過開著的門聽到些什麼。

而為了能讓自己觀察到院子里的動靜,她從正屋正中的廳堂處來到正屋的東間處。

東間是一間卧室,卧室靠北牆是一個架子床,東西兩邊的靠牆處是黑色的衣櫃,衣櫃的表面因被黑漆覆蓋,看不出是什麼木質。

房間里靠南邊的窗戶處,是一個桌子。桌子上放著一些不怎麼值錢的玩意兒和一些亂七八糟放著的書籍。

從書籍的封面上的名字看來,書籍裡面的內容是時下流行的各種民間故事類型的書,什麼《吳成傳記》、《青衣記》、《玉樓歌》。

她眼睛掃過了桌上的玩意兒和書籍,便往窗外看去,從窗口看去,院子里除了幾棵樹以外,便什麼也沒有了。

正往窗外看時,就聽父親的那徒弟在西邊說道:「不用擔心,他們現在在午睡。」

她知道他口中的「他們」指的是誰。

她於是轉過了身子,面對他,微微一笑,算是禮貌過了,然後道:「我父親派你來,是為何事?」

他現在正站在這東間的西牆處,距離她足足有一丈遠。雖然離得頗遠,她還是能聽到他的呼吸聲在起伏著。

她注意到,他彷彿在平息著他的氣息,過了片刻才回她道:「師傅派我來到底為的何事,其實我也不甚清楚……」

她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父親讓他過來的原因他竟然不知道?

因為他的這句話,談話似乎無法進行下去了。

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有些緊張,這是她從他的吐氣聲中感知到的。

而他的這種緊張,讓她覺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她似乎隱隱約約地猜到了父親讓他過來的用意。

而猜到這一點后,她便不知道要和他說些什麼了。

於是,兩人一時默默無語,誰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打破沉默。

.

話說那老者將陸世康和塘報騎兵們帶到鎮西北角的最北邊一條巷子以後,道:「他肯定就在這條巷子里,剛才我看到他翻了一戶人家的牆頭進去了,就是第五家的地方。不過,他肯定已經從那家出來了,現在已經過去那麼久了,你們就分頭行動,看看他到底在哪戶人家的家裡吧!」

一個塘報騎兵道:「那不如這樣,陸公子您就站在巷子口這兒,我們從最裡面的人家開始搜羅,既然您站在這巷子口,看到他出來以後您就攔著他。」

這塘報騎兵覺得讓陸公子這種貴公子做搜羅小偷的這種粗活兒就有損他的身份了,讓他站在巷子口等著是最符合他身份的。

這幾個塘報騎兵先去了巷子的最西邊那兒,一家一戶地開始搜羅起來。

這老者便站在巷子口,和陸世康聊天兒。

「公子,您是太子殿下那兵營里的么?」

陸世康答道:「是。」

「我猜也是。」老者說話間咳嗽了一聲,「公子您有所不知,我看到的那個小偷兒,別提多猖狂了,到每戶人家那兒都悄悄地往門裡看。而且他還是大白天的這麼猖狂,一點兒也不知道該避避人,公子您見過這麼當小偷的么?我還是第一次見吶,話說,我可偷偷地跟蹤了他好幾天了。」

「哦?」陸世康覺得這小偷有點意思。

「公子,我和您說,這個小偷不是這邊的口音,我聽著是江北城那兒的口音,我有個親戚是江北城人,和他的聲音可像了。公子你說可不可笑,一個江北城人跑到這兒來當小偷,不是發蠢么?按理來說,江北城現在應該比較安穩才對,那邊畢竟離戰場遠多了……」

陸世康此時看了一眼老者,不動聲色問道:「那小偷什麼相貌?」

老者道:「小偷個子不高,和平常的女子的身高差不多,臉上髒兮兮的,像是常年不洗臉似的。頭髮也亂糟糟的,看樣子是幾年沒梳頭似的。身上的衣服破得不能再破,我就沒見過有小偷穿這麼破的衣服。想來他可能也是真的吃不上飯了,才到我們這個窮的不得了的鎮上行竊來了。」

在老者說這話時,陸世康的腦海里出現了青枝和陸媛清兩個人的影子。

這小偷若是江北城人,會是她們兩個中的哪一個?

他更傾向於是他四妹陸媛清。

畢竟,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她幹得最多。

想到這兒他面孔轉向老者,問:「請問他當時去的哪戶人家?」

老者指了指第五戶人家,道:「應該就是那一戶。但是現在,我不知道他還在不在那兒。興許他早就去了別處呢?」

這巷子里的第五戶人家他再清楚不過了,這是他兄弟的六孫子的宅子,裡面可是什麼值錢物件都不可能有的。因為他這兄弟的六孫子就算家裡什麼都不帶走,也大概入不了小偷的眼。

陸世康看了一眼那低矮的牆頭,道:「我過去看看。」

「公子你要自己親自出馬了?那您可得小心了。那小偷看著可狡猾著呢。」

但他看了眼陸世康身上的劍后,又覺得自己似乎多慮了,那小偷身上可沒帶劍。

一個手持寶劍的貴公子,會幹不過一個小偷,誰信?

這貴公子既然決定親自出馬,那小偷要是真的還在他兄弟的六孫子那兒的話,還不是被這公子手到擒來?

他親眼看著這貴公子走到那牆頭處,身影利落地翻過了牆頭,然後便看不到他的影子了。

他本來想去湊湊熱鬧,但想到自己這把老骨頭了,萬一在他們打鬥的過程中被碰著傷著了,便麻煩了,所以,他決定,還是在外面等著吧。

再說了,他這老骨頭,已經不能輕易地翻越牆頭了。

.

陸世康翻越牆頭,來到院里,徑直地往北屋走去,到了北屋后,見門鎖未關,本想立刻推門進去,卻在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后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你住的地方,我倒是聽說過的……」

是青枝的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6章 陸公子親自出馬

4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