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門外有人

第277章 門外有人

此時在房內的於其書道:「什麼,我住的地方,你竟聽說過?」

那是一個不起眼的大山深處的小村莊。

青枝道:「我父親前段時間外出行醫去過你們那一塊,還從你們那兒帶回來過一些吃食。」

於其書問:「帶回來的是什麼?」

青枝回道:「幾樣蜜餞,還有一些乾果什麼的。」

於其書道:「那咱們還真是有緣,你父親去過我們那兒,然後我們又認識了。」

青枝此時不再吭聲。

過了一會兒,於其書接著說道:「我在家裡排行老三,我上面有兩個兄長,下面有一個弟弟,還有一個妹妹。」

青枝只好也向他介紹自己的家庭道:「我在家裡排行第四,上面有三個姐姐。」

「對了,我好像忘記和你說我名字了,我叫於其書,於是的於,其實的其,書本的書。」

青枝見他向自己介紹他的名字,只好也禮貌回道:「我叫孔青之。孔是孔方兄的孔,青是……」

「我知道你的名字。」於其書沒等她說完便接話道。

青枝心道,大概父親已經向他說過了自己的名字,她不知道他給他說的是自己的對外的名字孔青之,還是對內的名字孔青枝。

她想,也許父親將自己的兩個名字都和他說了。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兒,正在青枝想要提出離開此處時,就聽於其書道:「我父親也是個大夫,祖父也是,只不過他們都是常年在村裡給人看病的。」

青枝道:「沒想到你還是醫書世家。」

於其書道:「醫書世家不敢當。在村裡行醫,給村民們看看病罷了。對了,你幾歲學醫的?」

青枝想了想,答道:「六歲半的樣子。」

關於原身,她有一點模糊的記憶。隱約記得那時六歲的青枝剛剛學識字就開始被父親教著讀醫書了。

之所以其他記憶非常模糊,關於這件事的記憶還有留存,大概是因為那時候的她覺得醫書過於晦澀難懂,在青枝當時的心裡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說起這件事,她腦海里閃過了那時候的青枝邊讀醫書邊哭泣的情形。

「我是七歲開始習醫的。」於其書道。

「那咱們差不多的時間。」青枝應道。

於其書道:「是啊,差不多的時間,所以我覺得我們真的是有點……緣份的。」

青枝覺得,於其書在和她說了這幾句話以後,面上的神情沒那麼拘謹了,似乎放開了些。

大約是因為她的態度讓他覺得她並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人?

他能放開心懷和自己聊天,自然是極好的,她這人向來不喜歡給別人造成心理負擔。但是,她又覺得和他聊多了,萬一他提出什麼自己答應不了的要求,自己又會處於被動的位置。

正胡思亂想時,就聽他道:「你說好不好笑,咱們的第一次交談,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這麼個場合……,我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會和一個像你這樣的女子在這種情景下相……認。」

他本來想說相親的,臨時改了口。

在他說出「相」字時,青枝便立刻猜到了他口裡還沒出口的話,後來見他改成了相認,鬆了一口氣,畢竟不用直接婉拒他了,她這人最怕自己的言語會傷害到別人,於是她也笑著說道:「我也是沒想到,有一日會和你這樣相互認識。」

相認,在她看來,是意味著他作為父親的徒弟和她相互認識。兩人之間是師兄弟的關係。

於其書道:「在不認識的人家裡相認,還得提防著別人聽到。咱們這樣相互認識,搞得像是在偷偷摸摸似的。」

青枝也道:「是有點不可思議。」

於其書問:「不知道師妹你平日里喜歡做什麼?」

青枝道:「其實我沒什麼愛好,時間都被病人佔據了。」

於其書也道:「我也一樣。這便是咱們作為大夫的可悲之處。也許咱們這一輩子都要這樣過了。」

青枝道:「或許吧。作為大夫,就是這麼不由自主。」

房間里暫時陷入了沉默。

於其書猶豫了片刻后,問:「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問,不知青枝你可有……意中之人?」

青枝咳嗽了一聲,然後道:「並無。」

說這話時她心裡想著,有也只能說沒有啊。

不然於其書回去以後,給父親說自己已經有意中之人,那自己可有的煩了。

這個時刻,說謊也是迫於無奈。

於其書道:「剛好,我也沒有。」

青枝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只是沉默著。

她想,現在自己得趕緊離開了,不然談話越是深入下去,自己就越是被動。

正想著該怎麼提出要離開,就聽於其書轉移了話題道:「我這段時間與世隔絕,不知道世間發生了什麼事情,青枝你和我說說……」

青枝道:「這段時間,世間確是發生了許多事情……」

就在這時,她突然聽到院門處有人說道:「陸公子,你怎麼在這兒?」

陸……陸公子?

是誰?

她剛才莫不是出現了幻聽?

她連忙站在窗口往院門處看去,就見有個穿黑衣服的人正在翻牆而入。

這種式樣的黑衣服她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里見過,這種衣服不是正統的兵服,而是類似於百姓穿的便衣,不過要利索些。

讓她疑惑的是,這穿黑衣服的人在翻過了院牆后,只是往這邊看了一眼,便又離開了。

她不知道陸世康在北屋的門口這兒,已經向那人做了個手勢,示意他離開此處。

青枝看到那人進來了又離開了,又想起他剛才說的什麼陸公子,一頭霧水。

他說的陸公子是哪個陸公子?

難道是陸世康?

若這黑衣人就是太子殿下的人,他說的陸公子最有可能就是陸世康了。

可是,他不是和幾個塘報騎兵去探查行軍路線去了么?怎麼會莫名出現在這個院子里?

又想起自己剛才和於其書的交流,一問一答中,在不知真相的人看起來,太像是一對剛剛認識的男女在相親了。

所有這些思慮只是一剎那的時間裡完成的,她在那黑衣人翻越牆頭后,立刻對於其書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作聲。

剛才於其書也聽到了那聲院門處傳來的「陸公子」,接著便看到了她的眼色,於是閉上了嘴巴。

青枝悄悄從屋子的東間那兒來到正中的廳堂處,從門縫裡往外看去,就看到了陸世康正背朝門負臂站著。

之所以能一眼認出是他的背影,因為他的衣服的式樣她再熟悉不過了,還有那人的鞋子,那是他常穿的那雙黑靴子。

意識到他剛才也許一直就站在門外,她瞬間覺得自己簡直有點背,不,應該說是太背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7章 門外有人

4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