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孔大夫的鬍子

第27章 孔大夫的鬍子

來不極多想,她對著陸世康的方向高聲叫道:「陸公子小心!」

她的聲音頗大,整個大廳里的人都聽到了。

只見陸世康循著自己的聲音往這邊看來,她連忙手指著那個手持弓箭之人所站的窗口,陸世康往那個窗口望去,便看到了那人和他手裡的弓箭。

齊方此時也順著青枝的手指的方向看到了窗口持箭之人,他飛快地跑到他三公子身邊,將有些驚住的三公子拉離了原來的座位。

只見箭已經從窗口飛出,往廳內射來。

整個大廳陷入混亂,人們爭相逃散,唯恐箭不長眼晴,射到自己身上。

在一片混亂之中,齊方以身護著他三公子,但也不知是箭長了眼睛,還是持箭之人技術高超,那箭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他三公子的肩頭。

齊方眼見那持箭之人又放了一支箭,看來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此時靈機一動,將一隻桌子快速舉起,將三公子擋在桌后,那第二支箭便射在了桌面之上。

站在廳里一角的店家此時高聲喊道:「小二們,快去二樓將那幾人拿下!」

這可是陸知府家的三公子,若他在自己酒樓出事,他這酒樓以後可就只能關門大吉了。

本來嚇得不敢動彈想找地方躲的店小二們,此時聽了店家的命令不得不鼓起勇氣膽戰心驚地往二樓跑去。

而因為齊方手裡的桌子的遮擋,陸世康眼下暫無性命之憂。只是肩上被箭射中之處鮮血一直向下流淌,瞬時便打濕了他今日穿的白色長衫。

本來在觀戲的白玉無暇的那年輕公子,此時向身邊的兩個人使了個眼色,那兩人立刻也隨著店小二們往二樓而去。

而當那年輕公子身邊的兩人的身影剛剛出動,站窗口射箭之人立即被自己同夥拉到了房間里,所拉之人對被拉之人說:「今日已不宜行事。太子蕭在此,快走。」

「什麼,太子蕭在此?」這人立刻收起弓箭。

頃刻之間,這幾人便離開了窗口。

青枝不知這幾人何故突然離開窗口,於是趕緊跑出自己所在的房間。

沿著欄杆往樓梯處跑去時,只見前面一欄杆處有繩子綁著,她站在欄杆往下看時,只見那幾人已經順著繩索下到了地面,立刻騎了可能早準備好的馬匹飛奔而去。

她正看著他們的身影遠去時,店小二已經上了樓來,問她道:「剛才那幾個人呢?」這店小二認出她是剛才在窗口讓陸世康小心的小馬夫。

「跑了。」

「跑了?」其中一個店小二道。他面上顯出開心的神色,彷彿因為自己可以不用和那幾個人對峙而暗自慶幸。

這時那白玉無暇的公子身邊的兩個年輕人也已經來到此處,他們站在有繩索的欄杆邊往下看了一眼,便下樓去了。

青枝也連忙下了樓。

她想起剛才陸世康肩上被箭刺中,若不及時將箭拔出,恐怕會有性命之憂。

終歸是一條生命,自己豈有見死不救之理?

待跑下樓來,見廳里眾人已經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幾個膽大的,想留下來看看與剛才的熱鬧不一樣的熱鬧。

那白玉無暇的公子也在看了陸世康一眼后,認為他似無大礙,便帶了兩個隨從出門去了。

齊方此時已經放下了手裡舉著的桌子,打算背起他家三公子,往外走去。

眼下必須立刻找個住這兒附近的大夫,將三公子肩頭的箭拔去,此事不可耽誤。

他正背起他三公子往外走時,只聽身後有聲音叫道:「陸公子的那位小廝,請停下。」

齊方迴轉身,見是一馬夫打扮的人在叫住他,於是繼續往前走,道:「我家公子耽誤不起時間。」

「我會醫術,可幫他拔箭。」她壓著聲音說,並特地發出與往常發音略有些不同的聲音。

齊方猶豫著停了下來,將他三公子放在廳中一張椅子上,「你真的會醫術?」

青枝點頭。

她見陸世康的手放在剛才被射中之處,臉上是細密的汗珠,知他眼下疼痛難忍,似是對外界的一切都無甚反應一般。

青枝見店家正站在邊上,問道:「店家這兒可有涼了的開水和鹽?」

店家道:「有有有。」作為開酒樓的,豈會沒有開水和鹽?由於今日客多,燒了許多開水泡茶,眼下有些開水已經放得有些涼了,至於鹽,那更是有的。

店家說著吩咐正愣在邊上的一個店小二:「快去弄些涼了的開水和鹽來。」

店小二連忙去了。

正在這時,青枝聽到齊方說道:「店家,能借用一下你們的空房嗎?」

青枝訝然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什麼意思。

只聽齊方又對店家道:「我家三公子傷勢嚴重,此處人多嘴雜,還請店家能幫忙找一間空房。」

青枝眼下明白了,這齊方大概是不想讓別人打擾到自家三公子。

不過也是,眼下剛才出去的人見沒事了又回來看熱鬧的人還真不少。抬眼一看,才發現廳里又快站滿人了。

店家連忙道:「空房樓上有的是。陸公子可去上面。」

齊方攙著他家三公子,往二樓走去。

青枝跟在後面。

店小二此時已經拿了一壺涼開水和一包鹽過來,也跟在了後面。

到了二樓,齊方隨便在樓梯口邊上找了一空房,便將他家三公子扶著坐在了房間靠北的桌邊靠里側的座位上。為了方便拔箭,把那礙事的桌子移到了南牆處。

店小二剛將涼開水和鹽放在青枝邊的地上,便聽到陸世康道:「你們先出去吧。我自己在這兒就行。」

青枝當他是不想當著任何人的面拔箭,於是對其他人說:「你們在外等候,這兒我自己來就可以。」

齊方和店小二便出去了。

走在後面的齊方順便關上了門。

青枝待門關后,對陸世康道:「會很痛,陸公子忍著點。」

接著,她小心翼翼地將他肩上的箭拔了出來。

過程中陸世康沒有出聲,但她可以想見他此時的疼痛。

拔了箭后,她開始為他解開上面的衣衫,將傷口處露出來,然後摁住傷口,待血停了,便將些許鹽放在涼開水的壺裡,待鹽化開,她便開始為他清洗傷口。

清洗傷口后,她從衣中掏出早晨放在身上的備用藥包。

作為大夫,她平時穿好衣服的第一件事,便是在身上放一個備用藥包,這是父親告訴她的必須堅持的習慣。

一是為了自己外出採藥時萬一被什麼東西划傷或刺傷所備,二來也是為了萬一路上遇到其他人受傷而備。

這藥包由川芎、三七、牛膝、生地、薏米仁、羌活、海桐皮、五加皮、地骨皮按比例調配,並侵於白酒中三十天後製成。

平日也這備用之葯派上用場的時候並不甚多。沒想到今日能派上這樣的用場。

正低頭為他敷藥時,突然聽到他的聲音在自己頭頂響起:「孔大夫,你這鬍子,是這幾日剛長出來的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孔大夫的鬍子

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