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第283章

太子殿下:「有何破解之法,世康你快說來聽聽。」

陸世康又抿了口茶,道:「我們可以將計就計,讓對方以為我方沒有識破他們的陰謀。」

說話間他將茶杯放於桌上,繼續道:「那日與那老者交談后,我曾和塘報騎兵們沿湖逛了一圈,發現除了那老者山居旁的那條溪流處無魚外,其他溪流處均有魚在游,所以,我們可以讓部隊駐紮在璃山腳下,只不過用水只能從其他的山上的溪流處汲取,而不是從山下的湖中汲取,畢竟水往下流,其他溪流上方的水並不會被老者所居之處的馬糞污染。」

太子殿下點頭道:「如此倒確實是個辦法。那麼,那條路線其他的危險呢?」

四處危險,如此只說了一處,至於要不要在從那條路線去寒山,還要取決於另外三處危險。

陸世康道:「第二處危險,便是在璃山以東五十里左右的桫山。」

太子殿下抿了口茶道:「此處危險何在?」

陸世康道:「桫山雖然不是高山峻岭,亦無陡峭險坡,大多數地段山勢較為平緩,但是,有一段山路卻是岩石鬆散之地,許多山坡上碎石滿坡。這些碎石多是由於岩石年深日久風吹日晒雨淋或是樹根扎進分解而形成,桫山周邊居民為了在路過此處路段時不被碎石擊中,想到了一個土法子,將那些鬆散碎石用巨大的麻繩網圍兜起來。麻繩下至山腳,上至半山腰處。再往上由於山頂坡度更緩,碎石一般只會跌到麻繩網的上端便坐被麻繩網攔住,所以上方沒有麻繩網。

如果敵方有人在我軍路過之時派少許死士埋伏在山坡上將麻繩網的上端剪斷,被圍了這許多年的鬆散碎石便會立即從山坡上滾落,而我方必將損失慘重,若是運氣不好,甚至可能全軍覆沒。畢竟此處並沒有路徑可繞。」

「那段山坡有多長?」太子殿下問道。

「兩里路。」

太子殿下皺眉道:「所以,就算我方早些派人在那裡巡邏,讓敵方士兵無法靠近那段路途,也不成嗎?」

陸世康道:「桫山一帶山脈甚多,我們無法知道敵人從哪個山脈進入此處的山坡,而且,我們不能漏掉任何一個敵方士兵,只要漏掉一個,他便能輕而易舉地將麻繩剪斷,從而使我方損失慘重。」

「那,依你的意思是?」太子殿下看著陸世康,「只能走另外的兩條路線了?」

「倒也不需走另外的兩條路線。只不過此段路段我們需要做好登山的準備,從山上走,便無此危險了。敵方一定會認為我方會從山坡下走,埋伏在山坡上,但他們必然想不到,我們竟然山下有坦途不走,偏走荊棘叢林遍地的山坡。只不過如此一來,這段路程便需要多費兩到三倍的時間。」

「多耽誤時間倒是無妨,安全為第一要務。」太子殿下道。

「當然,我們也可以假定敵方沒有注意到這段路途,也沒有想到這個使我方損失慘重的法子,而快速經過此段路途。只不過,此舉有些冒險罷了。」

太子殿下道:「行軍打仗,我們必須假定敵人看到了我們所有可能面臨的危險,而不能假定他們對我們的危險一無所知。唯有小心謹慎,方能使得萬年船。」

陸世康道:「太子殿下所言甚是,對方在上一次戰鬥中損失慘重,如今退守寒山,必然早就已經考察過我們所有可能的行軍路線,並在路上設置重重障礙。」

「那麼,下一處危險之處,在於何處?」

「下一處危險之地,便在於即將到尚頇城時的一段平坦路途,此處地屬砑石鎮楂子鎮,經我觀察,此處方圓五六十里沒有成片的無樹林的空地可供我方安營紮寨,也就是說,我方不可避免地需要在樹林中安營紮寨。」

「在樹林里安營紮寨,總歸是有風險。」

「對。如若敵人在我方夜宿時縱火,我方必然損失慘重。」

太子殿下道:「嗯,在他們兵力薄弱之時,必然會想到縱火一舉。那麼,世康你的建議是什麼?」

陸世康道:「在我方安營紮寨處,挖一圈寬約兩丈的防火溝,在溝壑處日夜派人把守,讓敵方無法近入我方夜宿的樹林縱火。」

「挖兩丈的防火溝?這可是個不小的工程。」太子殿下道。

十萬多人安營紮寨,夜宿的樹林範圍必然不小,那麼挖的那圈防火溝必然也範圍不小。

「如此才能確保萬無一失地抵達對方的兵營。」陸世康道。

「為兄只是感嘆一下,別他無意,防火溝既然必須挖,那麼便只有勞師動眾了。好在,我方有十多萬士兵,人多幹活快。」太子殿下道。

「還有最後一處危險,便是即將靠近寒山的一條大河了,此河名為瀠河,位於寒山以西二十里處。」陸世康道。

「此河有何危險?」太子殿下問。

「此河為通向寒山的必經之路,河寬一百來丈,河流綿延上百里,但河上橋樑極少,從若想繞過此河,便需多行幾乎六十里。」

「當時塘報騎兵第一次向我彙報時,曾經說過此處,說這邊有橋可以通向那邊。」

「若是對方在我方過橋時將這橋損毀,那麼我方便會面臨危險,會有無數士兵掉進河中,而因為此處河流湍急,可能會有不少人被水流沖走。即使許多士兵會水,能游到河流對岸,但眼下正值十一月份,許多士兵可能因在這樣的季節衣服濕透而患上傷寒,又因對方佔據的是個易守難攻之地,我方不會輕易被其攻破,那麼,在敵人近距離處大批士兵患上傷寒,便給了敵人輕易擊敗我們的機會。」

太子殿下道:「正如前些日子我們趁他們患上傷寒時大敗他們一樣。」

陸世康道:「對極。」

「那麼,這個有無破解之法?」太子殿下問。

「也有。」陸世康道。

「有何破解之法,繞行?」

「不需繞行,為弟看過了,河的這一岸,有許多竹子……」

太子殿下不等陸世康說完,微笑說道:「那麼我們可以砍下竹子,在河中鋪一條竹橋。」

陸世康笑道:「太子殿下和為弟想一塊去了。」

太子殿下道:「沒想到你這一行,有這許多發現。若是我們不經再次探查冒然行路,必然會面臨危機。所以,此前的塘報騎兵們有失職之嫌……」

陸世康連忙道:「倒也不是他們失職,他們只不過是沒有假定敵人會在路上設置障礙,所以一路上更多的是看地形是否可以安營紮寨,而為弟假定的是敵人會在路上設置障礙,所以一路上更多的是看哪些地方敵人容易設置障礙。萬一敵人並不會設置障礙,為弟這番查探也許就無用了。」

「為兄還是那句話,我們必須假定敵人也看出了我們面臨的危險,才能避免中其圈套。唯有步步小心,才能順利到達寒山。若是我們對可能面臨的危險視而不見,和盲行有何區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3章

5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