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一隻棕熊

第286章 一隻棕熊

本來想只發一章的,還是發了兩章......

時間原因沒有校對,完美主義者明天再看。

.

第二日,武書見陸世康已經回來了,便在吃了早飯後來到了陸世康帳篷里,問他今日會不會去外面的樹林里打獵。

他今日已經決定,要讓小月離開這兒了。

因為他聽太子殿下說,明日即將離開此處。

畢竟當時那一戰所造成的自己這方的傷員和所俘獲的傷員,眼下大多數傷口已經好轉,可以自如行走了。對於那些缺了胳膊和腿,無法再繼續作戰的士兵,也已經各自拿了所得的補償的費用,回家去了。

所以,他認為是時候讓小月離開此處了。

也因此,他比誰都希望今日陸世康能出去打獵。

從陸世康的帳篷里叫出陸世康以後,他便又在青枝的帳篷前喊了一聲「孔大夫」,將青枝也叫了出來。

三人到達了樹林以後,武書以為陸世康和往常一樣不會教孔大夫射箭,於是將箭放在一棵樹旁,便去樹林中找小月去了。

在他走後,陸世康便拿起樹下的兩張弓箭,並從箭囊中抽出了其中兩支箭,將其中一把弓和一支箭交給青枝,另外的一把弓和一支箭自己拿著,對青枝道:「孔大夫,今日你需要好好地學下射箭了,男子漢大丈夫,不會射箭怎麼行?」

青枝接過他遞來的弓和箭,道:「所以我學了有何用,難道我要用箭救人?」

自己學了也沒時間打獵,不過,既然有人願意教,那便學一下吧。

何況,這個師傅是個射箭高手。

在她拿起弓箭以後,陸世康道:「首先,弓有兩種舉法。一種是高位舉弓,像這樣,舉弓的高度與眼睛持平,這種舉弓方法在開弓前兩肩能最大限度地舒展放鬆,背部也能預先拉長放鬆,對開弓和開弓后的固定姿勢都是十分有利的……」

說話間,他舉起弓箭,向她示範著高位舉弓的姿勢。

她拿起弓箭,看著他的姿勢,模仿著。

將她的姿勢尚還標準,他道:「還有一種水平舉弓。舉弓的高度與下巴持平。像這樣……」

說話間,他向她示範著水平舉弓的姿勢。

她再次模仿著他的姿勢。

他道:「你身子沒站直。古人云,身法亦當正直,勿縮頸,勿露臂,勿彎腰,勿前探,勿後仰,勿挺胸,此為要旨,即盡善矣。還講,身端體直,用力平和,拈弓得法,架箭從容,前推後走,弓滿式成。」

青枝道:「你說那麼多,我記不住。」

陸世康道:「我以為孔大夫有過目不忘以及過耳不忘之術,畢竟孔大夫背醫書上的方子時甚是順溜。」

「那可是我多年以來背下來的。」她道,「陸公子莫非當我是神童再世了?」

「孔大夫的年齡,已經當不了神童了。」他打趣道。

「你再將剛才的說的那些舉忘的要點再說上一遍。」她道。

他於是將剛才告訴她的那段古人的關於射箭的要點又說了一遍:

「身法亦當正直,勿縮頸,勿露臂,勿彎腰,勿前探,勿後仰,勿挺胸,此為要旨,即盡善矣。還講,身端體直,用力平和,拈弓得法,架箭從容,前推後走,弓滿式成。這次記得住么?」

青枝嘆道:「原來舉個弓還要這麼麻煩?」

「其實不麻煩,你只要記住四個字就可以了,身法正直。」

「那你剛才說那麼多做什麼?只說這四個字不就是了?」

這四個字她輕而易舉便可以記住了。

他剛才說的那些一長串的什麼身法要領,她可一時半會記不住。

她水平舉著弓箭,又道:「這樣子成么?」

他端詳了頃刻,道:「馬馬虎虎。」

「可是,我已經站得不能再正了。」她站得這麼正,他竟然說馬馬虎虎?

「你站得雖正,但是身子過於緊張了,不夠放鬆。如此怎麼能從容射箭?」

「又要正,又要放鬆?」她看了他一眼,疑惑問道。

「對。」

「是不是今日就只學舉弓的姿勢了?」她問。

「你也可以試著射下東西,比如遠方的樹,然後慢慢在射箭中領悟舉箭的要點。」陸世康回她道。

她瞄準了前方的樹木,想要射中一棵高大的楊樹。

正瞄準時,突然發現楊樹前方二十丈遠處的一棵榛樹上有一隻熊正坐在樹上。

那是一隻棕色皮毛的熊,看起來和人的體形差不多大小。

她吃了一驚,將弓箭放下,指著那熊所在的位置對陸世康道:「看,那棵榛子樹的上面有一隻熊。」

陸世康順著她的手指的方向往前看去,便看到了樹上的那隻棕熊。

眼下它正面朝這邊看著。

「棕熊可會傷人?」青枝問。

「只要是熊,都會傷人。」陸世康回她道,說話間對著那隻樹上的棕熊舉起了弓箭。

「能不能不要射它?」青枝問。

作為一個動物保護者,她不希望棕熊被他射中。

「我只是想將它嚇跑,你看著,箭會落在它的左側半尺處。」他道。

青枝便看著他舉著弓箭,對準了那隻棕熊。

就在他舉著弓箭尚未發射時,青枝突然看到那隻棕熊的眼睛受到驚嚇似的轉了轉。

她有些疑惑,莫非,棕熊也會有和人一樣的情緒?

再接下來的一瞬間,她突然看到了棕熊突然從樹上掉下來的情形。

再接下來,她聽到了棕熊所在之處傳來的一聲尖叫聲:「啊呀!」

這大隸年代的棕熊,莫非成了精了?

剛才的那聲「啊呀」,她真的沒有聽錯?

正疑惑時,她聽到陸世康說道:「那不是棕熊,那是人。」

「是人?」青枝驚訝說道。

「對,一個批著棕熊皮的人。」

「那,他會是誰?」想到竟然會有人批著棕熊皮坐在樹上,她別提有多驚訝了。

莫非是周靜派來探聽消息的士兵?

她覺得,這是最有可能的事情。

就在她猜測不已時,就見陸世康已經走了過去。她於是也緊隨其後。

那隻批著棕熊皮的人見他們兩人往他走去,拔腿便往西跑。

在那人往西跑去的過程中,陸世康便再次舉起箭,往那人的胳膊射去。

眼下他不想將他射死,他要留下活口。

射中了那人的胳膊后,他突然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

「三公子,饒命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6章 一隻棕熊

50.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