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這個差事也太難了

第287章 這個差事也太難了

青枝聽得出,那穿棕熊皮的人發出的竟然是吳山的聲音。

現在他靠在一棵樹邊,按壓著自己受了傷的那隻胳膊,活像一隻棕熊。

青枝心道,這人到底真的是吳山還是只是聲音像吳山?

哦,對了,他剛才說的是「三公子饒命」,那他必然就是吳山本人了。

她跟在陸世康後面,邁著大步子朝吳山走去。快要走到他近處時,就見那箭在他胳膊上插著,血液正在一滴一滴地往地上滴著。

地面上的枯草和枯葉上斑斑點點的血跡甚是顯眼。

作為大夫,她連忙緊跑一步,趕在陸世康前面,先抵達了吳山。

「吳山,你怎麼到這兒來了?」她問。

「我……」吳山過了片刻,方說了個「我」字。

這時陸世康已經走到近處,看了眼吳山肩膀上的箭,正要發話,吳山道:「三公子,我就是路過這裡,沒別的事情。」

「你因何要裝成棕熊?」陸世康問。

青枝聽出,陸世康的聲音里滿是關切,而且似乎還包含了自責,畢竟是他親手射傷的吳山。

「我……」吳山再次欲言又止。

他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說,才能將他和陸媛清就在附近村莊沒走的事情不供出來。

要是三公子知道四姑娘也在附近沒走,自己就麻煩了,回去可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陸媛清了。

「是不是媛清讓你扮成這樣的?」陸世康問。

吳山連忙道:「不是不是,是我自己要扮成這樣的。」

雖然確實是陸媛清讓他扮成這樣的,但,他可不能真將她給招出來啊。

今天一大早,她便讓他出來摘榛子,因為自從她發現榛子這東西煮熟了以後吃起來特別地美味可口以後,每餐飯後都要吃上一把。

尤其是眼下在黎下城和周邊鎮上都已經再買不到什麼好吃的吃食的時候,與普通的飯菜相比,榛子就顯得更加美味了。

可是,孔大夫那日拿去的榛子不到兩日就被她和那生了病的士兵一起吃完了。

所以,今天早上,她讓他出來找榛子樹摘榛子。

他出來以後發現,平日里總能路上偶然看到的榛子樹,到真找起來時,便似乎怎麼找也找不到了。

他找了一大圈以後,只在三公子和孔大夫以前呆過的樹林里發現了十來顆榛子樹的影子。

但他不知道他們今天會不會過來,昨日陸媛清告訴他,她在山頂上看到她三兄長和孔大夫一起回到兵營里來了。

此前三公子出去了好幾天這事,他也是知道的,他親眼看到他和塘報騎兵一起離開的,從那以後有兩三天不曾見他的人。

現在三公子回來了,萬一像前幾日一樣和孔大夫以及那個騎馬和他們同行的侍衛也到樹林里去的話,那麼他就有被他們發現的危險。

所以,他決定先不在樹上摘榛子,而是先回去告訴陸媛清去了。

陸媛清聽到他說他只在那個她三兄長和孔大夫一起去過的樹林中發現榛子樹以後,便想起了一個主意。

前日她在黎下城想要買一些美味的吃食時,沒有買到吃食,卻意外地在一個獸皮店看到了一些動物的皮毛。有許多皮毛是一整張的。

她當時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

所以,在吳山說只有那個樹林里有榛子后,她便想起了那些獸皮。她決定讓他穿上某個動物的獸皮去林中摘榛子。

而且,她讓吳山去那裡,還有另外的目的,若是三兄長和青枝今日也去樹林中,她想讓吳山探探看三兄長和孔大夫之間近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昨日在山頂上,她看到他們一起騎馬回的兵營,以前兩人都是一前一後,從不交流,昨日回去時,卻是並排騎行,並且有所交流的。

莫非,兩人之間和好了?

所以,讓吳山披上獸皮去樹林,既可摘榛子,還能觀察他們兩人的情況。

主意一定,她立刻和吳山一起去了黎下城裡的那家獸皮店,買了一張棕熊的皮。

回來路上時她告訴吳山:「你就一直呆在榛子樹上別下來,這樣他們就看不到你了。你除了摘榛子,還要仔細看看我三兄長和孔大夫是如何相處的。」

吳山心道,他這個差事也太難了。

穿著個這麼顯眼的棕熊皮,就算真的呆在樹上不動,真就不會被他們發現嗎?

陸媛清見他不語,對他道:「你不要怕,不管誰看到棕熊,都只會自己先逃的,誰敢惹棕熊?」

她這樣說,吳山倒是放了些心。

畢竟如果自己見了棕熊,也肯定拔腿就跑。

何況他呆在樹上不下去,誰還能把他怎麼著?

想到這裡他回陸媛清道:「那行,我就去吧。」

他明白,她心血來潮決定的事情,自己是沒辦法說服她改變主意的。

「記住,要是你被我三兄長發現了,可千萬不要招出我來。」在他穿上棕熊皮出發之前,陸媛清這麼安排了他一句。

吳山穿了棕熊皮來到樹林時,陸世康和孔大夫他們還沒過來,所以他就先到榛子樹上摘了半天的榛子。

因為樹林里有十來顆榛子樹,他特意選靠近西邊的那顆。

因為他知道三公子他們是從樹林東頭進來的。

摘了一會兒榛子,他先見到的是一個年輕女子走進了樹林。

那年輕女子他在山頂上和陸媛清一起看到過,知道她是某個太子侍衛的心上人。

開始時他擔心她看到自己,便一動不動。後來見她從來沒往自己這邊看過,方才放了心。

在三公子和孔大夫以及太子殿下的侍衛來到這樹林里時,因為人多,他就更擔心他們會看到自己了,所以就更加地不敢動。

由於不敢多動,所以他便不再摘榛子,而是想坐在樹上安安靜靜地完成陸媛清交代他的另外一個差事,那便是,觀察三公子和孔大夫相處兩人的情形。

只是他沒想到,自己安安靜靜坐著,也能出事。

看到三公子拿起兩把弓箭的時候,他就有些擔憂了,自己作為樹上的「動物」,是最佳的狩獵對象。

後來他看到三公子是在教孔大夫學舉箭姿勢時,曾經在心裡鬆了口氣,心想只要三公子不親自打獵,自己應該沒有生命危險。

他沒想到,孔大夫舉著舉著箭,會向樹林中瞄準過來,他坐的那棵樹,就在孔大夫視線範圍之內。

他一度希望孔大夫可千萬千萬不要看到自己。

當孔大夫放下箭,指著自己向三公子說什麼的時候,他知道自己完了。

當三公子舉著箭瞄準自己時,他心口跳動得特別特別地厲害。

三公子的箭術有多厲害他比誰都清楚,他要是中了他射來的這一箭,不死也得半死。

所以,還沒等三公子射箭,他就趕緊從樹上跳了下來。

因為跳下來的時候腳踩在地上時鑽心的疼,他喊了聲「啊呀」。

從地上站起以後,他拔腿就跑。

當跑著跑著突然胳膊上中了一箭時,他才想到,與暴露自己在這兒相比,命更重要。

所以,他剛才才喊到:「三公子,饒命啊!」

現在,三公子問自己因何會來到這兒時,他想起四姑娘之前交代過自己的,一時之間有些吱唔。

想了半天他道:「我就是回去路上又偷偷回來,想要看看三公子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7章 這個差事也太難了

5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