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

第288章 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

吳山話音落後,就聽他三公子道:「說實話。」

吳山聽三公子這樣說,就知道自己騙不了三公子了,但卻仍是一口咬定道:「三公子,我是真的回江北城去了,只不過在路上的時候我突然想到,王呂和齊方兩個人平日里照顧您照顧得少,也不知道您能不能被他們照顧好,所以,思來想去,還是返回來看看。」

他話音剛落,就聽他三公子道:「那麼你為何裝扮成棕熊?」

吳山道:「裝扮成棕熊的目的是怕您知道我去而又返了,怕您看到我時又要責怪我不聽您的話。所以我就裝扮成棕熊候在這樹林里,遠遠地看看您,如果您看著氣色好,沒什麼事,我便放心地回離開這兒,再次江北城去了……」

「吳山,你幾歲了?」

吳山一愣,心想三公子問自己幾歲,是什麼意思?

「我幾歲三公子您知道的啊,過了明年我就二十了。」

「你二十了?」

「怎麼三公子您忘記了?」

「不,你今年最多十歲。」

吳山心道,三公子這意思是說自己撒的謊太低級?

當下他不再多說,而是低下頭來,看著孔大夫在觀察著自己的傷口。

青枝好好察看了吳山的胳膊處的箭和傷口的情況后,對陸世康道:「我先帶他去個地方清洗傷口,有了清洗傷口的地方才能拔箭,你要麼就先在這兒等著。」

「孔大夫和他一起來糊弄本公子?怎麼,是不是有人在這附近,不便讓我一起過去?」

他早就猜測到陸媛清一定就在這附近,吳山披著棕熊皮來到這兒這種事情,除了她,沒有人能這麼無聊。

青枝心道,看樣子是瞞不住他了,於是道:「其實,陸姑娘之所以在這附近,也是……有她的道理的。」

陸世康無奈搖了搖頭,轉瞬對青枝道:「快去給他清洗傷口吧,騎馬過去。」

他料到吳山必然沒有騎馬,因為裝扮成一隻棕熊的時候,若還騎馬上路的話,也就太怪了。

青枝忙對吳山道:「咱們快走吧,那邊有馬,剛好三匹,咱們可以一起騎去。」

吳山點了點頭,突然之間又搖頭道:「不不不,三公子還是別去了,四姑娘讓我無論如何不能把她在這兒的事情告訴您,若是三公子您也一起去,她到時候會怪我的……」

青枝這時也看了陸世康一眼,道:「看來這幾天他們只能呆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附近了,現在他們回江北城的話,萬一路上找不到大夫,可就麻煩了,畢竟現在可不比往常,找不到大夫太有可能了,若他們離太子殿下的兵營近些,至少還有我可以給他醫治……」

陸世康無奈搖頭道,「……你們兩個快去吧。」

吳山心道,三公子這是默認四姑娘和自己可以暫時呆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附近了?

想來應該是的,畢竟他沒反駁。

他和孔大夫一起並排快步走到樹林東邊的馬前。

坐在馬上時,他回頭看了一眼,見自己三公子正站在樹林中,看樣子,剛才他似乎是在看著他的背影,於是道:「三公子您放心,我胳膊上這傷是小事。還有,您也別太責怪四姑娘,她就是心血來潮,想一出是一出。」

就聽他三公子對他道:「快去吧。」

青枝和吳山一起來到西邊的村子里時,陸媛清正在院子里東走走西走走地曬太陽。

看著吳山返回,身後還跟著孔大夫,她不由驚訝地說了句,「你們兩個怎麼會一起來的?」

她很快看到了吳山胳膊上的箭,那箭邊附近的衣袖已經被血染紅了一圈,於是又突然改成了受到驚嚇的語氣:「這是怎麼了?」

吳山道:「沒事,有人打獵,不小心將我當成真的棕熊,射中了我的胳膊罷了。」

他可不能說出射中他的人是三公子,這樣陸媛清肯定可以猜出他已經將她在這兒的事情不小心透露給三公子了。

「誰幹的?我找他去!」陸媛清帶著怒氣說了句。

「那人已經走了,再說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誰讓我打扮成個棕熊坐在樹上呢?不能怪人家,只能怪我自己。」

「不,怪我……」陸媛清這時看著吳山胳膊上的箭,面帶愧疚說道。

她還后怕得想到,萬一吳山這次被射死了,那她的罪過可就大了。

吳山道:「哪能怪四姑娘你,真的只能怪我自己沒把自己藏好。」

青枝見他們兩人一言一語地怪罪起自己來了,咳了一聲,道:「好了你們別爭了,現在最要緊的事情是趕緊先燒熱水,將清洗傷口的水先煮好,然後將箭拔了,將棕熊皮脫了,再然後清洗傷口敷藥。」

陸媛清果斷說道:「這個我來。」

因為她現在對吳山充滿了歉疚,所以,她現在只想做些她自己力所能及的,好像這樣就能補償他一樣。

話音落後,她趕緊去伙房燒熱水去了。

在她燒熱水的時候,青枝也沒閑著,她去了那個士兵躺著的房間里,見那房間里的床上是空著的,於是重新來到院里,問還穿著棕熊皮的吳山:「那個人呢?」

「他啊?誰知道去哪溜去了。這兩天他經常會自己出去溜一圈再回來。」

「他每次穿什麼衣服出去?」青枝不由問道,若是他穿以前的兵服,自然會被人看出他就是周靜的士兵。

「他當然是穿著普通百姓的衣服,他又不傻。」吳山說著指了指這院子里的北邊的正屋,「那房裡有這院宅的男主人沒帶走的衣服,他拿去兩套替換著穿。」

青枝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不多時陸媛清將水煮好了,向外喊了一聲「孔大夫,水燒好了!」

青枝聽了便來到伙房,往陸媛清燒好的水裡放鹽。然後將熱水盛了出來,放在邊上陸媛清剛才放好的盆中。

眼下是十一月,熱水變得溫熱不需要太久的時間,不久,水便變成溫水了,她便開始給吳山拔箭,然後和陸媛清一起幫他脫下棕熊皮,再然後清洗傷口,敷藥,包紮。

完成這一切,花了兩刻鐘不到的時間。

給吳山的傷口包紮好,青枝便離開這村子里,往之前的樹林走去。

在她走後,陸媛清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剛才忍了半天的淚水,突然大哭起來,把吳山嚇了一跳。

「怎麼了四姑娘?」他莫名其妙道。

陸媛清邊哭邊道:「我一想到我差點兒把你害死了,我就特別特別地后怕。」

「四姑娘你說什麼呢,我哪就那麼容易死了呢?」

「你也知道,只差一點兒。」陸媛清看著他胳膊上的紗布,道。

那箭要是再偏一點兒,怕是就射中他的要害部位了。

「沒事沒事,我這不是沒死嗎?」他給她擦著眼淚,覺得她梨花帶雨的樣子甚是好看,「這也值得你這樣哭?」

「我怕你死了,再也沒有人像你這樣聽我的了,你要是死了,我會孤孤單單一輩子的……」

「你一個大姑娘家的,哪那麼容易就孤單一輩子呢,就算我死了,你到時候一嫁人,就把我忘記了,所以也不會孤單一輩子的。」

「誰說我要嫁人了?」

「你總有一天要嫁人的。」

「你死了,就算我嫁了人,也會孤孤單單一輩子的。」

「那不會。」

「會。」

「肯定不會。」

「你又不是我,如何知道?」

「你的什麼我都知道。」他嘴角上揚道。

「你只是自以為自己知道,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

說完這話,她在內心裡嘆息了一聲。

也不知為何,自己最近這些日子以來,心裡無端有了某種秘密。

這秘密甚至從白天延伸到她的黑夜裡去了。

每回從夢裡醒來時,她便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

但是,她發現自己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的這份秘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8章 其實你什麼都不知道

5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