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如果你需要半夏

第292章 如果你需要半夏

來到鎮上時,因為天色已黑,只有寥寥幾個店鋪里亮著燈,街上就沒見有什麼人在行走,於是她覺得自己此次不用去鎮西南方的那個村子里找衣服換了。

騎著馬行在街上,馬蹄的聲音在空寂的街上傳開去,聽起來有些過於明顯,於是,還沒到鎮西北角的那個最北邊的巷子,她便先下了馬,在鎮中心街的一棵樹旁邊將馬匹拴好,然後往那個巷子走去。

到了那個巷子口,見巷子里空無一人,她便來到父親所在院子的隔壁院子外面,翻過了牆頭后,便先站在兩院之間的那個牆前傾聽隔壁的動靜。

和那天一樣,初始時過不一會兒隔壁院子里便傳來腳步聲,直到戌時左右時,才很久沒再聽到有腳步聲傳來。

她於是再次藉助於牆壁兩邊的樹木,到了那邊的院子里。

到了父親所在的窗外后,她輕輕敲了敲窗框,頃刻之後,她看到窗戶被父親打開,父親的面孔出現在了窗口處。

她看到於其書也站在父親後面,向她望著。

她指了指房中桌子上的筆和張,於其書立刻過去將它們拿了過來,並且同時將油燈也端過來了,放在窗口的沿上。

手裡有了筆和紙張以後,她藉助燈光寫道:

「太子殿下的部隊明日即將出發去璃山了。若是鄭杭裴聽到了消息也要跟去,你們一定要小心一些。因為太子殿下的巡邏兵會在部隊出行時前後巡邏,萬一你們被發現,很有可能會被當時鄭杭裴的同夥處死。所以,若是太子殿下的巡邏兵抓住鄭杭裴時,請千萬告訴巡邏兵們,你們不是他們的同夥,並把我的名字告訴他們,他們會看在我的面子上過來請示太子殿下如何處置你們的。」

寫好以後,她將紙張交給父親。

就見父親看了一眼后,在她那些字下面寫下:

「你可放心。」

見眼下消息已經通知到,她便指了指自己後面,做了個要離開的手勢。

父親卻對她搖了搖頭,然後在她剛才寫的那幾個字下面又寫了一行字:

「你且等上片刻。」

她有些疑惑,父親有什麼話不在紙上告訴自己,要自己在這兒等上片刻做什麼?

就見父親先是拿開了油燈,然後關了窗戶,將她關在了外面。

她於是更疑惑了。

但是,也只好在這兒耐心等待。

房間內,於其書和孔仲達一起回到了剛才兩人坐著的桌前。

於其書對著空白的紙張,有些無心下筆。

事實上,在青枝到達之前,他就已經被師傅催著寫一封信了,那是一封寫給青枝的信。

但是,他想了許久,也沒有想出一個字。

本來以為師傅會放過自己,沒想到青枝此時剛好出現,於是師傅又開始命令他必須將此信寫好。

他不知師傅為何如此急於求成。

連自己都沒這麼急。

那天,因為某個「陸公子」的出現,使他和青枝的交談被中斷以後,他便回到了這個房裡。在晚上的時候,他和師傅又用紙張聊天的時候,他曾經寫給師傅一行字:

「有個陸公子出現了,於是見面被中斷了,青枝說,她和那陸公子很熟,讓我不要擔心她。」

他發現師傅似乎臉色變了變,他在紙張上回給他的是:

「陸公子?和她很熟?你看到陸公子的人了么?」

他如實寫下:

「不曾見到。」

他覺得師傅似乎在他寫下陸公子出現的事情以後,眉頭便皺緊了,於是在紙上寫了一句:

「怎麼,那陸公子不是好人?」

他師傅搖了搖頭。

他便以為陸公子不是好人,於是焦急寫道:「那怎麼辦?青枝會不會被他怎麼樣?」

他有些後悔,不該留下她一個人在屋裡,他不知道她是如何逃出去的。

他師傅在他寫的字下面寫道:

「我不是指陸公子不是好人,而是,他是個不能指望的人。」

於其書拿過來紙張,看了一眼,心道,不能指望是什麼意思?

這樣想著他在紙上寫道:

「師傅,不能指望是何意?」

「此人是個紈絝公子。」他師傅回他的是這麼一句。

「可是,他是紈絝公子,和青枝有何關係?」於其書這樣寫道。

他師傅拿過紙張以後在下面寫道:

「紈絝公子最擅長什麼,你當真不知?」

於其書於是恍然大悟,原來師傅是擔心青枝和陸公子發生點什麼。

雖然他不知道師傅因何有此擔憂,但他想,師傅必然有他的道理,他的擔憂,必然是在了解陸公子的基礎上。

他於是又拿過紙張,在紙上寫下:

「陸公子長相如何?」

他師傅回他的是:

「會使女子見之神志不清的那種長相。」

於其書愣了一愣,他無法想象那是什麼樣的相貌。

正在腦海中勾勒著想象中的陸公子的相貌時,就見師傅又在紙上寫了一句:

「他這種公子見的女子極多,若和青枝相處時間久了自然就能猜得到青枝的女子身份,所以,你得早於他下手了。」

於其書看了一眼師傅寫的最下面那行字,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他。

現在見也見不著她,他該怎麼早於那陸公子下手?

萬一那陸公子早就已經對她下手了呢?

見他一聲不吭,師徒兩人當天晚上的紙上交流就那麼中斷了。

今天晚上,在青枝來這兒之前,師傅便已經催促他趕緊寫一封給青枝的信,為的是萬一青枝今晚或是明晚過來,可以將信拿回去看。

但他本人卻頗覺為難,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寫信,才能打動青枝,萬一自己寫的信文辭粗淺,被青枝嫌棄,豈不是起了相反的作用?

而現在這個時刻,青枝來了卻又被關在窗外后,他明白,這信自己是寫也得寫,不寫也得寫了。

不寫師傅是不會讓青枝離開的。

師傅雖然平日里頗為和藹,但和他相處久了,他發現他其實也是一個頗固執的老人。

一件事情只要他認定了,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想到青枝就在窗外,站久了就怕會被鄭杭裴的護衛發覺,於是他抓耳撓腮,左思右想了半天,方才寫出了一行滲透了他的彆扭心情的字:

我有二兩澤蘭想贈於爾,不知爾能不能回贈我以一兩半夏?

這句話是改自於「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瑤」。

只不過現在他用的是澤蘭和半夏兩種中藥名,他喜歡這兩種中藥名字,認為它們飽含詩意。

只要青枝不傻,她一定能猜出這句話的真正的意思。

寫好后,他抬頭看了眼師傅,就見師傅在連連點頭,似乎對他的這句話頗為滿意。

師傅點了頭后,指了指窗戶,示意他去開窗,將這張紙條遞給青枝。

真正要把它送出去的時候,他又有些難為情了。

但是,師傅在這兒,他不送也不行。

於是,他吁了一口氣后,來到窗前,打開了窗戶,看到站在窗外的青枝,只看了她那亮晶晶的雙目一眼,他就低下頭去,將紙條遞給了她。

青枝接過紙張,看了一眼上面的字,便指了指桌上的筆。

於其書於是轉身去拿筆。

青枝在紙上裝傻寫道:

「如果你需要半夏,我現在就去給你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2章 如果你需要半夏

5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