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看樹

第295章 看樹

彎彎的月亮照著破落低矮的庭院,也照著在院中樹下緊緊擁吻的兩人。

過了大概一刻鐘以後,吳山突然放開了陸媛清,道:「四姑娘,我們不能這樣。」

剛才看到她月光之下亮晶晶的眼睛,一時之間抵抗不住自己內心的衝動,便將她擁在懷裡親吻起來。

而吻著吻著卻突然清醒了過來。

他覺得,自己剛才有些不顧後果了。

他深知身份的差距意味著什麼。

他明白她是他一輩子無法觸及到的珍珠。

有些東西如果自己無法真正擁有,就要把它保存得完好,讓它有一天完整得屬於別人。

所以,他不能糟蹋了她。

陸媛清被他推離,看著他道:「為什麼不能?」

月色之下,她能看出他糾結的臉色。

「在我這兒你只能是四姑娘,不能是別的身份。」

「是我不夠白,不夠貌美?」她咬了咬下嘴唇,聲音里有一絲顫抖。

「和這沒關係。」

「那和什麼有關係?」

「你對我的感情,只是產生在一直以來只有我們兩人的情況下,到時候你回到江北城,看到那些瀟洒倜儻的公子,就會覺得自己此時的行為是如何的荒謬了......」

「你又知道了?你不就是嫌我皮膚黃,身子瘦,身姿不夠婀娜多姿么?」

「我怎麼會嫌棄你?」

「你明明就是嫌棄我了,嘴上卻還不敢承認!」

吳山嘆了口氣,接著說道:「對,我就是嫌棄你皮膚黃,身子瘦。」

他明白,兩人之間若是一直單獨相處,在她對自己有感覺的情況下,自己一定會和她發生更親昵的事情的。

因為自己對她也有感覺。

而朝夕相處之下,沒什麼人能抵擋得住誘惑。

而他也知道最後最可能的結果是自己被陸府掃地出門。

自己被掃地出門倒是小事,萬一陸媛清因此找不到好婆家,他可就罪過大了。

也因此,他寧願讓陸媛清認為自己是看不上她。

他明白若告訴她自己對她也有感覺,那麼就算自己想要刻意和她保持距離,也是保持不住的。

陸媛清聽了他說出口的話以後,一句話也沒說,就跑出了院子。

剛才她飄飄然彷彿飄在雲端,現在卻突然之間像是跌到了谷底。

這種落差,讓她太難接受!

所以,她現在只想離他遠遠的,越遠越好!

吳山無法,只好跟著她跑出了院子。

陸媛清跑出宅子,就往村西的樹林里跑,樹林的盡頭處是山,她往山的方向跑去。

她跑進樹林沒幾步,就被吳山給拉住了。

她一把甩開吳山的手,道:「你別動我的手,免得我這不夠白凈的手髒了你的手!」

吳山無奈回道:「四姑娘你說什麼呢!快跟我回去,萬一這邊上的山上有狼怎麼辦?」

「那就讓狼把我叼走好了,免得長得太丑礙了你的眼。」陸媛清提高聲音說道。

她恨,恨自己剛才是發了什麼瘋,竟然讓他吻自己。

結果現在被他嫌棄。

「我就問你,你剛才為什麼親我!」她停下步子質問他道。

「不是......不是你讓我親的嗎?」

「你既然對我沒那個意思,你可以不親啊,你不喜歡我你親什麼親!」

「我......」吳山一時語塞。

清冷的月光從枯瘦的枝椏上方斜著射下來,吳山可以清晰得看到陸媛清失望而倔強的面孔。

他的心裡不由升起一絲疼惜的感覺,然而,卻不便對她言明。

「四姑娘,咱回去吧。」

「要回你自己回。」她固執說道。

「我的意思是,咱們明天回江北城吧。」吳山看著他面前的樹道。

「要回你自己回。」

「你不回我也不能回啊。」

「敢情跟著我讓你一直以來這麼為難?」

吳山明白,陸媛清現在正在氣頭上,自己說什麼都無用,於是沉默了下來。

他的沉默卻被她當成了默認。

「你明天自己回去吧。」她道。

吳山再一次不知道怎麼往下接陸媛清的話,於是沉默著。

現在他發現,自己也許剛才那句話大錯特錯了。

也許,他該好好思量一下,說點別的更合適的話的。

但是現在,悔之晚矣。

兩人正僵持著,吳山聽到了不遠處的陳卓的聲音:「陸姑娘,吳山哥?你們在哪?」

這陳卓在傍晚時分吃了晚飯便離開了院宅,便四處溜達去了,他還順道去了太子殿下的兵營附近逛了逛,因為看到了巡邏兵,才開始返回。

剛才返回后發現宅子里一個人也沒有,不由大吃一驚。

今天早上在陸媛清問他跟不跟在太子殿下的部隊後面的時候,他曾說過自己並不想跟隨太子殿下的部隊,但只是想跟著他們兩人。陸媛清於是讓他跟著他們一起來了。

吳山在聽到陳卓的喊聲后,對陸媛清道:「四姑娘,我們回去吧。」

陳卓站在村口中,隱約聽到了吳山的聲音,順著聲音往樹林里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樹林中的兩個人影。

想也不用想,肯定就是陸媛清和吳山了,他立即邁動腳步,往他們走來。

陸媛清見陳卓往這邊走,不由眉頭皺了一皺,她眼下只想一個人安靜一會,耐何吳山守在邊上不走,現在又來了個陳卓,叫她無法安靜。

這陳卓來到他們近旁后,訝然道:「你們兩人在這樹林中干站著做什麼?」

見陸媛清一聲不吭,吳山道:「看樹。」

「看樹,樹有什麼好看的?」陳卓疑惑道,同時他覺得吳山肯定沒說真話。

「你不覺得這樣的樹,以山為背景時,像一幅水墨畫么?」吳山道。

陳卓環顧了一下四周,心道,吳山說的還真是不差,眼下樹木凋零,群山靜寂,還真就是一幅水墨山水畫。

他見陸媛清一直不說話,問:「陸姑娘今日倒是沉默得很。」

陸媛清沒回他,只是提腳就往回走。

她可不想繼續呆在這兒了,眼下如果她還執意要往山上走,大概是行不通了。

她不想在陳卓面前和吳山說些什麼,畢竟一出口便會讓陳卓覺察出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5章 看樹

5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