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第296章

青枝在離開陸媛清所在的宅子后,便趁著月色采了會草藥。

反正跟著她的守門士兵也不懂那麼多,所以,她在山腳下隨便踩了幾樣草藥,各采了有一小把左右,便往兵營處走去。

剛剛走到營門處,便聽到一個守門士兵說道:「孔大夫,你可回來了。剛才太子殿下找了你好幾次呢!」

她心道,不知太子殿下找自己又是為的何事?

於是她問剛才對她說話的士問道:「太子殿下現今在何方?」

這士兵回她道:「太子殿下就在湖邊,在那裡和一眾人賞月賞湖。孔大夫且隨我來。」

由於湖泊雖然不算太大,但沿湖一圈走起來也頗費時間,所以,直接帶著孔大夫去太子殿下所在的地點,是最省時間的。

剛才和她一起出去的守門士兵此時繼續站在了原處,而青枝則被剛才說話的士兵帶領著往太子殿下所在的湖邊走去。

走到了湖邊時,遠遠地便看見湖泊南岸有一張桌子,幾個人在湖邊坐著,有兩個人在其中一人的背後站著。

月光之下,幾人人倒影在湖水裡晃動著。

走到近處時,青枝便看到圍坐在桌旁一圈的人都是兵營里的大人物們,站著的兩人是太子殿下的兩名侍衛。

陸世康也在太子殿下邊上坐著,品著不知是酒還是茶的東西。

他面對的正是她走來的方向,在看到她過來時,他手中的杯子暫時停留在了手中片刻,接著便飲了口茶,又放在了桌子上。

帶著青枝過來的守門士兵躬身對太子殿下道:「太子殿下,孔大夫回來了。」

此時太子殿下轉過身子,看到了站在離他有幾尺遠的孔大夫,他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看著青枝問道:「不知孔大夫去何處採藥了?」

青枝道:「回太子殿下,草民去山間隨便采了一些葯。不知太子殿下找草民可有要事?」

太子殿下道:「這湖水裡有羅非魚,而且還被釣到好些只,孤只想問問孔大夫,這羅非魚可食用么?」

青枝道:「羅非魚自然可以食用。」

現代的羅非魚之所以很多人不敢食用,那是因為各種污染物過多,大多數人不知羅非魚的生長環境,所以採取了保守的態度,但這是古代,不可能有現代的污染環境,就算羅非魚身上有些病菌,也可以通過煮熟的方法食用。

太子殿下道:「當真可以食用?那,這個湖裡的,也可以食用么?」

青枝道:「自然是可以的,羅非魚只不過是可以在較髒的水裡存活,不代表它們本身就是從髒水里長大的,再者,就算它們所在的水質較差,也可以通過煮熟的方式食用。畢竟致病菌不耐高溫。」

太子殿下道:「致病君不耐高溫?那按你這麼說,這湖裡的水,也是可以食用的了?這湖裡可是有人在往裡排放馬的污物。」

青枝回道:「自然是可以,只不過,需是煮沸后的水方可食用。但是,直接用來洗臉或是不經煮沸便飲用便不可了。」

太子殿下點了點頭,道:「孔大夫到底是懂得比普通大夫為多,剛才孤問了半天軍醫營里的大夫,無一人敢說這裡面的羅非魚可以食用,導致伙房師傅也不敢用它們來給士兵們補補身子。」

青枝道:「草民認為,他們是為了太子殿下您的士兵們的安全著想,所以不知可不可以的事情,便謹慎對待。」

太子殿下道:「孤想明白能不能食用它們,其實還有別的用途。」

這時秦武問道:「太子殿下認為這些魚有何別的用途?」

太子殿下道:「食用此魚,好讓對方以為我們對他們的下毒一無所知,所以,在我們將魚燒熟以後,便請那』隱者』下山,一同亨用羅非魚。」

秦武道:「太子殿下這個想法甚好。」

這時太子殿下命令他身後的武書道:「武書,你去告訴伙房師傅們,讓他們燒一桌好酒好菜,然後即將完成之時,有請山上那位隱者一同下山來品酒嘗月。」

武書道:「是,太子殿下。」

他立刻離開了太子殿下身邊,去按他的吩咐辦事去了。

就在青枝正想著此時自己也該離開了時,就聽太子殿下道:「孔大夫不如等會也在這兒亨用晚膳?」

青枝連忙道:「那便不必了。」

這一桌人非富即貴,她一個小角色,並不想參與這種月下之宴。

太子殿下卻道:「孔大夫不必多禮,你是世康的友人,便也是孤的友人,你就坐他身邊便可。」說著對身後一名士兵道:「你去再搬個椅子過來。」

青枝覺得自己若是再婉拒下去,怕有小家子氣之嫌,於是在那士兵去而復返后,便落落大方地坐在了陸世康旁邊。

她坐的地方,便剛好側面挨著湖水。

她剛剛坐下,就聽到對面一個聲音說道:「咦,孔大夫這樣坐著,能比陸公子低一個頭。」

她往自己對面看了一眼,見是馬軍都指揮史高慕遠在自己對面坐著,從剛才聲音發出的方位來看,剛才那話是他說的。

不過,他的聲音聽起來倒也沒有什麼惡意,而是一般的調侃。

以前她只遠遠的見過這高指揮史,對他的面孔只有一個一般的印象,現在月光之下近距離看時,便能看出他面孔方正,眼睛一大一小,那是因為眼皮一單一雙所致。

她微微一笑,對這高指揮史道:「草民自幼時起便苦讀醫書,有時讀到半夜,所以,人便沒辦法像陸公子這般高大了。」

她話音剛落,又聽有人對自己道:「所以,孔大夫的身子是被過於厚重的書籍給壓的。」

她抬眼看去,是坐在太子殿下左邊的的殿前都點檢馬蕭。

馬蕭看起來四十歲左右的樣子,長得威武雄壯。

她再次微微一笑,道:「大概便是如此原因了。也或許是因為,草民的長相隨了母親所致。」

太子殿下道:「你們只看到身高這方面,孤就問你們一句,在座的人中,咱們誰有孔大夫白?」

翰林學士承旨林濤音笑著說道:「也是,孔大夫的膚色,實是讓人羨慕的。」

有儒雅之風的林濤音就坐在青枝邊上,背對著湖水。

林濤音說完後轉頭看了青枝一眼,問:「孔大夫,其實我對草藥也略知一二,我有許多疑問,想和孔大夫探討一下。」

他看著孔大夫時,流露出的是虛心請教的神情。

青枝發現,以前不曾和這些大人物們接觸,總覺得他們威嚴無比,而且和自己關係疏遠,現在只是寥寥數句的聊天,和他們之間的距離便突然之間被拉近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6章

5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