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月下閑談

第297章 月下閑談

青枝看了看林濤音,見他約摸三十歲左右,一雙狹長的眼睛泛著智慧的光芒。

她問:「不知林學士要和草民探討什麼問題?」

林濤音喝了口眼前的杯中之酒,道:「孔大夫,我常見有些草藥要用新鮮的,有些卻要用乾的,是為何故?還有另一種情況,同一種草藥,新鮮的草藥和乾的草藥卻治的病不同,又為何故?莫非是變乾的過程中,草藥產生了某種變化?」

青枝回他道:「林學士所題的這個問題大概連許多大夫都未曾考慮過。」

這時馬軍都指揮史高慕遠道:「這個問題林學士也能問得出來,想必是對草藥極有研究了,在下就從不曾考慮過這等問題。孔大夫,不知你能為林學士解惑嗎?」

後面的那句話的語氣彷彿在說,這種問題恐怕要難倒孔大夫了。

青枝從容答道:「新鮮的草藥和乾的草藥本來就成分不太相同了。新鮮的草藥有許多成分是不夠穩定的,在變干或加工的過程中會流失或發生變化。」

林濤音問:「孔大夫說的那些成分,是指什麼?」

青枝心道,她若是說出現代辭彙,會不會把身邊的人全都嚇一跳?

但眼下不說,似乎又會被人小瞧。

沉思片刻,她決定挑幾樣容易被他們接受的來說:「這些成分比如澱粉,脂肪,糖類,鞣質,纖維素,等等。」

林濤音張了張嘴巴,道:「孔大夫說的這些詞,林某彷彿都沒怎麼聽過……」

青枝道:「只是醫學上的名字罷了,比如澱粉,其實大家都知道,比如番薯粉條,就是一種澱粉,小麥,稻穀,玉米等食物之中,含澱粉最多。」

林濤音道:「我明白了,澱粉是一種能讓人吃飽的東西。」

青枝道:「對極。」

林濤音問:「那其它呢?」

青枝道:「林大夫不妨把脂肪想像成肉類,糖類便是糖霜,鞣質可以想象成樹皮,纖維素則是青菜蔬果中含量最多的東西,等等。」

林濤音問:「這麼說來,孔大夫也是在古醫書上看到的?」

青枝道:「嗯……」

林濤音又問:「那麼常見的不穩定的鮮品有哪些?」

青枝回他道:「比如荊芥,連翹,細辛,黃芩,丹參,枸杞子,蒲公英等,都是不太穩定的草藥,其鮮品和干品成分相差較大。

至於剛才林學士說有的草藥的鮮品和干品藥效各不相同,許多草藥中都存在這種情況。

如鮮毛茛可以外敷穴位發泡來治療胃病、黃疸、瘧疾等,而干品就無此作用。

如白茅根鮮用,具有清熱、止血或利尿的作用,而干品也無此作用。

有些中藥的鮮品和干品作用相差很大,如生薑和乾薑,均含揮髮油,姜素等成分,但鮮品含揮髮油多,能促進發汗,解表,治療風寒感冒。但其陳品在乾燥過程中揮髮油不斷喪失,姜素的含量較高,可治療脾胃虛寒。

如鮮地黃與乾地黃,鮮品主要有清熱、生津、涼血作用,而干品的主要有養陰的效能。」

林濤音認真地在聽她回答,在她說完后,他道:「既然有許多草藥新鮮的和乾的成分不同,那是不是有些草藥就只能用新鮮的或是只能用乾的?」

青枝道:「正是如此。有些中藥的確是不能用新鮮的,如半夏、天南星、川烏、草烏、附子等,在它們新鮮之時都有毒性,須炮製后降低毒性才能使用。

但有些中藥只能用陳品,如橘皮變成「陳皮」,療效較好。鮮艾葉所含揮髮油對胃腸有刺激,陳品的副作用就小,所以一般臨床都用陳艾。」

林濤音喝了口酒後,又問:「那麼有沒有鮮品與干品的作用大致相同的草藥?」

青枝正打算回他,這時一隻胳膊伸了過來,一杯茶放在了她面前,太子殿下的侍衛在她身後道:「孔大夫喝杯茶再說吧。」

剛才給她拿了椅子以後,他便立即又去伙房多拿一套杯具去了。

青枝喝了口茶,對林濤音道:「的確是有些中藥鮮品與干品的作用大致相同的草藥,只是在劑量上有所不同,如馬齒莧可治菌痢,有利尿作用,但其所含的某種萬分,新鮮的和干品相差十倍,這與水分的蒸發有關,所以干品用量可少些,新鮮的用量就需要多些了。」

太子殿下此時說道:「不錯,不錯,孔大夫果然是見多識廣,博學多才。」

林濤音也道:「孔大夫果然如傳聞一般傳奇。」

青枝不想讓好好的月下之宴成了自己的專場表揚會,連忙道:「其實草民也就是多讀了些醫書而已,若論其它技能,自然是比不上各位的。比如,對於各類詩詞歌賦,就遠遜於在座的各位了。再比如,普通男子都會的射箭之術,草民也是一竅不通……」

此時,提提自己的短處,長長他人的長處,一定是沒錯的。

說到射箭之術,太子殿下看了看陸世康,又看了看青枝,抿了口茶道:「怎麼世康你還未曾教會孔大夫習箭?」

陸世康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孔大夫的心中只有醫術,沒有箭術,所以,難教。」

青枝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這麼些日子,他也就只教我過片刻而已,是草民太難教,還是他這個師傅太敷衍,太子殿下可以明斷。」

太子殿下笑著說道:「孔大夫和孤同為陸公子的友人,必然也知道他前些日子心裡有事。眼下他心結已解,等有空時,他自然會好好地將射箭之術傳授於你。」

這時林濤音意味不明地微微一笑,問道:「陸公子竟然也有有心結的時候?」

他和陸世康的二兄長陸世良同為翰林院學士,和陸世良閑聊時,曾聽陸世康唉聲嘆氣說道他三弟陸世康的一些風月之事。在陸世良的嘴中,他這三弟是個見一個愛一個,愛一個丟一個的紈絝。

陸世康但笑不語。

太子殿下此時笑著說道:「何人沒曾有過心結,難道林學士就不曾有過有心結的時候?」

林濤音道:「年輕時的那會兒,自然也是有過的。」

太子殿下道:「林學士現在也還不老。」

太子殿下話音落時,就見武書匆匆趕來,來到桌前時,他對太子殿下道:「太子殿下,那老者已經下來了。就在後面不遠處。」

一桌人一起抬頭看時,就見月色蒼茫中來了一人,衣袂飄飄,仙風道骨。

正是那老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7章 月下閑談

5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