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第298章

老者來到太子殿下面前,先是躬身一禮,「老朽參見太子殿下。」接著轉身面對大家,抱拳道:「老朽見過各位。」

太子殿下道:「不必多禮,先生請坐。」接著對武書招了招手,「去通知伙房上菜。」

武書連忙通知伙房師傅上菜去了。

這老者在東南方位處的椅子上坐了下來。這椅子是剛才的侍衛給青枝去搬椅子時一同搬來的。

老者坐下后,太子殿下道:「聽塘報騎兵說這山間有位高人,是以,今日既然偶然路過這裡,無論如何要請先生過來飲上一杯酒,以示敬意。」

這老者道:「太子殿下抬舉老朽了,老朽不才,何德何能得以被太子殿下您召見?」

太子殿下道:「先生過謙了。先生所居之處,實乃我等凡人只能心嚮往之之地。」

老者道:「放下塵念,任何人皆可退隱山居。」

太子殿下道:「有時候世事便是身不由已。」

老者道:「心若安時,閉門即是凈土。不見得非得尋著這麼一處所在。小隱隱於世,大隱隱於朝。」

這時有十一位伙房裡的士兵一起趕來,他們中的十人端著一個盤子,每個盤子中放著兩道菜肴或煲湯,另一個人端著木桶,木桶里放著乾淨的餐具,酒具。

待士兵們將菜肴和湯鍋以及餐具,酒具放在桌面上以後,太子殿下看了眼桌上,見有魚湯,以及清蒸魚,於是對老者道:「今日這些菜肴中,有這湖邊釣出來的魚。中間的魚湯,先生邊上的清蒸魚,都是此湖中的魚所燒制而成,請先生一起品嘗下伙房師傅的手藝,想必此魚先生經常吃吧?」

老者道:「倒也不經常,我平素不是甚愛吃魚,偶爾來此閑釣,釣上來的魚,也多半是放回湖中了。」

太子殿下微微一笑,道:「先生竟然不愛吃魚?那真是可惜了伙房師傅辛苦燒制的這道魚湯和清蒸魚了。」

老者道:「實在是老朽沒這福氣。」

太子殿下道:「既然先生不過吃魚,那麼便品嘗下別的菜肴便可,還希望先生莫要嫌棄兵營的伙食才是。」

太子殿下說著,端起酒杯對桌上眾人說道:「咱們先幹了一杯。」

一杯酒下肚后,老者看到了陸世康,問:「這位公子便是那是曾去我那寒舍閑聊的公子吧?」

陸世康道:「正是在下,這次再次見過先生了,晚輩便先干為敬,您可隨意。」說著,對著老者舉了舉酒杯,將杯中酒幹了。

老者抿了口酒後,道:「若以後你們還有機會前來此處,請隨時光臨我那寒舍。」說道,看了看桌上的眾人,「不知這幾位是?」

太子殿下道:「這桌上之人,都是我的愛將和兄弟。」說著指了指樞密使秦齊明,「這是我朝的樞密使秦齊明。」

接著,太子殿下又依次報上其他人的名字:「這位是殿前都點檢馬蕭,這位是馬步軍都指揮史何守信,這位是馬軍都指揮史高慕遠,這位是都指揮史郭浩明,這位是翰林學士承旨林濤音,這位是冠軍大獎軍秦武。坐湖邊的這位,是江北城孔青之大夫。至於她旁邊這位,我便不需多介紹了,你們見過。」

老者道:「雖然見過,然而上次這位公子並未報出名字。」

陸世康道:「晚輩姓陸,名世康。」

老者道:「陸世康……好名字。」

這老者接著說道:「今日老朽見了這麼多大人物,當真是三生有幸。」

太子殿下道:「來來,咱們不多客套了,吃飯,喝酒!」

一桌人談笑風生,邊聊邊吃邊說,過了一個時辰,這場月下之宴方才解散。

而因為天氣寒冷,期間伙房師傅換了好幾次熱菜。

酒後,喝得微醉的太子殿下對陸世康道:「來,你來陪我舞劍,方不負今夜之湖光山水,不負此片月色。」

陸世康道:「既然太子殿下有此興緻,為弟便奉陪了。」

兩人各執一劍,在湖邊舞著。

其它人則從桌上起身,站在湖邊,看著兩人在月光之下翩然舞劍,並連連稱好。

舞劍以後,太子殿下仍不盡興,讓在場的伙房師傅們在湖邊燃起篝火,然後讓士兵們對月當歌跳舞。

在篝火燃起后不久,那老者便回山上去了。

山下的玩樂卻不因他的離開而停止。

一直玩到月色西斜,太子殿下方才將大家解散。

第二日,部隊又是一早便開始出發。本次要前往的是璃山以東三十六里處的康山。

這段路途既無風險,所抵達之處又無隱患,因此,一路上倒也平安無事。

對於吳山來說,這段路途卻是他生平最難走的路途了。

因為自從早晨他們探得了情況,知道了太子殿下已經往東行走後,就開始跟在部隊後面,一路東行。

一路之上,胳膊上的疼痛尚可忍受,心裡的無奈卻無處排解。

事實上,這無奈從一大早就開始了。

以前,早上的時候陸媛清會自己起床做飯,因為嫌他做的飯難以下口,所以親力親為。

然而今天,她卻是一直躺在床上,無論如何不起身。

他想到萬一自己做的飯不合她的胃口,她不願意動筷子,於是來到她的床前,對她道:「四姑娘,要不,今天我做飯?只要你不嫌棄我做的飯菜難吃。」

陸媛清回他的卻是:「我這雙手以後就不做飯了,因為我這手不夠白,人的手不白,做的飯菜也是不香的,這樣的飯菜會引起某些人反胃的。」

吳山無奈道:「四姑娘你胡說什麼呢……」

陸媛清道:「你要是自己想吃飯,去村裡找個皮膚白的,身子不那麼瘦的,做給你吃吧。」

說話間用被子將頭一蒙,再不說話。

吳山於是到了伙房自己做飯。

反正好不好吃的,能填飽肚子就行。

飯做好后,他先去叫了陳卓吃飯,陳卓說要等陸姑娘起床后一起吃,於是他來到陸媛清房裡,對她道:「四姑娘起床吃飯了。」

陸媛清慢條斯理地道:「你做的飯,還是去給某些膚白貌美的人吃吧,本姑娘沒那個福氣享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8章

5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