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最冷靜的人

第302章 最冷靜的人

這第五支箭,射中的是一棵近處的松樹。

其它箭都射在了低處的空地或樹上,無法下去拔箭,但這第五支箭,卻是只有幾步遠的距離,雖然地勢略陡峭,但是她還是決定走下去將那箭從樹上拔出來。她將弓箭放在山石邊上,然後向下走去。

就在她剛剛邁動了兩步腳步時,突然腳下一個踩空,人也突然往山下跌去。

她以為的堅實的路面,原來不過是被雪遮擋住的一處鬆散的脫離了岩體的碎石。

本來山上就覆蓋著雪,山坡又陡峭,她感覺自己的身子一直在沿著山坡往下滑去。

也好在昨夜下的雪足有十指,不然今日怕會被山坡上的碎石或是枯枝等物磨得頭破血流。

好在往下滑了有二十丈遠時,有一個樹木擋住了她,她沒有繼續滾落下去。

剛剛緩過氣來時,她發現旁邊他的身影。

難道剛才在自己失足從山坡上跌落以後,他便也一起滑下山來了?

他是主動往山下滑的?

「抓住我的手,一步一步慢慢走。」他道。

她將手伸給他,他將她白皙纖細的手緊緊抓住,然後每一步都踩著下一棵樹的樹根處,帶著她慢慢往下走去。

山路極陡,加上又是滿山的積雪,一個不小心兩人便可能會跌下山去,被摔得粉身碎骨。

此時她極其後悔剛才的冒險舉動,讓自己和他都面臨了這等危險的境地。

只不過世上並沒有後悔葯。

他們每走一步,並不只是要看眼前的一步,還要看下面其它地方有沒有樹可以借力,要多看二十來步,才敢走下一步。

因為若是某處樹木稀疏沒有樹跟可以借力,那麼可以肯定兩人便要冒著極大的危險。

所以,他們下去的時候,並不是一直往著下去的平直路線下去,而是來回曲折,費盡心思尋找樹木緊密的地方。

這樣一來,下去的時間便大大地延長了。

距離也比本來的多上好幾倍。

好在,他們總算順利地來到了山腳下。到了山腳下以後,他便鬆開了她的手。

現在他們所在之處山的南側的山腳,而山的入口入卻在北邊,要想繞著整座山回到北邊的入口,步行的話,怕是要走最少一天。

此處要想回到北邊的入口處,要先往西走,然後再往北走,路途最少也有十里路。

山腳下也並不好走,有許多灌木叢。有時候走著走著,會遇到必須繞路的情況,比如突然出現一個小型的湖泊,或是一條斷去他們方向的山間溝渠。

有時一繞便要多走上半個時辰。

到了傍晚時分,他們才走了不到路程的三分之一。

走了一整個下午,遇到的人家只有兩處,每處只有幾間村舍。

自然,所有的村舍都沒有住人,因為人都離開了。

在她帶著部隊抵達的第二日,這附近所有村莊里的村民幾乎都離開了此處。

偶爾見到的,也是行動不便的老人。

「看樣子我們必須找個地方住了。」她道。

「我們再往前走上一段,看有沒有人家。」他道。

兩人又往前走了一里多路,看到細窄的山路邊有幾戶人家。

「這兒有幾戶人家,咱們過去看看。」她道。

兩人來到那處極小的村落時,只找到了一戶人家沒關房門。

那是一戶本來就家中空無一物的人家。院宅低矮破落,總共也只有一張床,一張被子。

不管怎麼說,有床有被子就可以入睡了。

然而,男女有別。

要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總歸是不妥當的。

在彎腰鋪了鋪床上的被子后,她站起身來,來到院里。

此時他正站在院子里,不知道往外看著什麼。

她來到他身後時,道:「你愛我,是么?」

若不愛她,他因何會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她?

他並不回答她,也並不轉過身來。

「我知道你愛我。」她仍然在他身後說道。

「也許是你想多了。」這是他的回答。

「那為何救我?你應該知道,你今日還差點兒死掉。」

那麼陡峭的山,他一言不發地就和她一起往下滾落,當真沒想過他自己的危險?

她話音落後,就聽他說道:「換了是任何其它人,為兄一樣會如此做。」他仍然沒有轉身。

「可是,你既然不愛我,因何不敢看我?」說話間,她從他背後走到了他前面。

她的眼睛盯盯地看著他,這麼近距離看他還有首次。

她希望他能和她對視一眼,哪怕一眼。

他避開了她的目光,眼睛看著院子里的一棵樹,他沒有回她剛才那句話。

她將他的沉默當成了默認。

她往他前面靠近,對他道:「你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不愛我。那我就信了。」

說話間,她就那麼近距離看著他的眼睛。

她本來是相當矜持的女子,但是,她明白,也許她的生命並沒有多少日子了,眼下太子蕭的部隊正在路上,誰也不知道幾日以後會發生什麼。

她為什麼還要矜持?

他低下頭,看了她一眼,便轉過了目光,道:「我確實不愛你。」

「可是,你剛才看著我時,你的眼睛里寫著愛我。」說完,她看著他呆若木雞的面孔莞爾一笑。

她自己也不明白,本來該是壓抑,沉重的時刻,她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彷彿戰爭還無比遙遠似的,彷彿血海深仇已經報了似的。

現在,她想放下一下心結,只想要這片刻的輕鬆。

他不再說話。

「你默認了?」她盯著他的面孔問。

他還是不說話。

「你再我一眼。」識破了他的秘密,讓她好不欣喜,她捉弄他道。

他並不看她,而是沉默著,不回應她。

「從今天開始,你的人是我的了。」她說著又是莞爾一笑。

他突然迴轉過來似的,突然離開她的身邊,以淡定的語氣說道:「靜妹,我想你真的是誤會了。」他說話間往房內走去。

「那你和我說,為什麼你看著我的時候,眼睛會那麼明亮?那麼暖?你不是最冷靜最冷血的人么?」她看著他的背影問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2章 最冷靜的人

5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