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回憶

第305章 回憶

就在帳篷外的這小兵面對著帳篷急得跳腳時,突然他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從他背後走到他前面,大踏步進了帳篷。

他認出了,那是鄭公子的背影。

周靜正在拚命往上推著祁連時,突然看到了鄭杭肅走了進來。

他一把拉起祁連,將他往地上一扔,祁連因毫無防備,被他一下扔在地上。

疼痛使得他暫時清醒了片刻。

他惱火地罵道:「鄭杭肅,你又在這兒破壞老子好事!」

說著便朝他撲了過去。

因他喝得醉醺醺的,連鄭杭肅的身子也沒夠著就自己撲倒在了地上。

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指著祁連道:「你敢動我?活得不耐煩了!」

就在他從身上拔出劍時,他看到鄭杭肅已經先他一步拔出了劍。

接著耳旁鄭杭肅的聲音冷冷得傳到他耳朵里:「你要是再敢如此放肆,當心我手裡的劍不長眼睛。」

他手裡的那劍的寒光使得他突然一激靈,人也突然清醒了過來。

他明白,當下和他對峙自己只有輸的份,因為自己是醉酒的狀態,而他卻是清醒的狀態。

念及此,他說了一句,「你等著,哪天有你好看的!」

說完之後,他便步履踉蹌地離開了周靜的帳篷。

在祁連走後,周靜看著鄭杭肅時,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眼下衣衫不整。

剛才被子被祁連掀開以後掉在了地上,自己的內衣也已經被他撕破,露出了細嫩白皙的皮膚,於是趕緊用手遮擋住自己的前面。

好在,她看到鄭杭肅根本沒看她,不然她就更加無地自容了。

他將地上的被子撿起,目光看著她身後的帳篷,將被子放在她身上,遮擋住她衣衫凌亂的上半身,然後便迴轉身準備離開。

就在他往外走時,周靜道:「鄭大哥能否等上片刻?」

見他背影停住了,並不轉身,她又道:「我怕你走了,他又過來。」

剛才他出現的時間那麼巧,不由讓她暗自猜測,他是在暗中保護著自己。

也許他因為祁連會時不時地騷擾自己,所以才讓他帳篷外的侍衛隨時觀察著自己這邊的動靜。

當然,她並沒有依據。

所有這些只是她的胡亂猜測而已。

就在她以為他不會理會自己的讓他留在這兒的要求時,卻見他轉過身,往帳篷內走來。

她暗想,他是因為自己剛才說的那句話,擔心祁連去而復返,才留在此處的么?

見他轉身坐在了帳篷里距離床有一丈遠的榻上,她道:「這個祁連,越來越過火了……」

他只是「嗯」了一聲,不再搭話。

她也沉默了下來。

也不知為何,他在帳篷里時,她突然有些拘謹。

想到自己被子裡衣衫還凌亂不堪,她又有一絲難為情。

向他看去時,就見他側面對著自己坐著。

燭光之下的他的側面,鼻樑挺直,面孔似完美的雕工雕刻出來的一樣。

他只是端坐在那裡,一聲不響,卻足以讓她整個心為之淪陷。

「我們說說話吧……」片刻以後,她道。

「嗯……」

「和你說說我小時候吧,我小時候從京城到陳州時,在去的一路上就哭了一路,我就覺得我恐怕一輩子都要在陳州過上無聊的日子了……」

見他沒迴音,她問:「你在聽嗎?」

「在。」他簡短回道。

她於是繼續說了下去:「誰知道我真的到了陳州時,才發現自己其實錯了。大錯特錯。陳州雖然沒有好看的亭台樓閣,沒有氣派非凡的房子,沒有那麼多達官貴人優雅尊貴的人,但是陳州卻有最淳樸的風土人情,有京城沒有的安寧靜謐,還有風景如畫的野外可以讓我無拘無束地奔跑......」

說到這兒,她看了他一眼,「你當時從京城到江北城,有什麼......」

說到這兒她突然閉了嘴。

她想起他父親是被貶為庶民去江北的。

那麼他們一路上怎麼樣就可想而知了。

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她悄悄觀察他的臉,沒見他臉色有什麼改變,於是又問:「江北城有什麼好玩的地方么?」

她記得自己父親說過鄭勁被貶后回到鄭家的老宅里,那裡距離江北城只有幾十里路。

「我去江北城的時候極少。」他語氣平淡說道。

「那你小時候玩什麼?」她問。

「發獃。」他回道。

「發獃?你沒有玩伴嗎?」

「曾經有一條狗是我的玩伴,後來狗被打死後,我就一個人發獃了……」

「什麼,怎麼會有人打死你的狗?太過分了,是誰幹的?是你繼母么?」

「嗯……」

「她為何這麼做?」

「它咬壞了鄭杭裴的衣服。」他的語氣還是很平淡,彷彿說的不是仇怨,而是一件極平常的事情一樣。

「那時候你幾歲?」她問。

「八歲。」他道。

她彷彿穿透歲月看到一個八歲的孩子孤單寂寞,沒有玩伴,唯一的玩伴還被人打死了,那種凄然無助,不需要他多說什麼,她便可感知。

但現在,他似乎平淡得出奇。

一般人說起一個自己恨的人,會咬牙切齒,但他,彷彿只是在說別人的經歷。

過了一會兒她道:

「其實我小時候很少感覺到孤單,因為我一直是在父母的寵愛下長大的,我父親一直疼愛我,我母親也是。」

說到這兒她嘆了口氣。

父親慈愛的那張臉在面前浮現,讓她突然有些難過,於是沉默了下來。

她看了看他,見他一動不動坐著,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桌子上的蠟燭越來越短,然後漸漸地熄滅了。

在黑暗裡,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雖然誰也不說話,但她卻覺得此時氛圍完美。

彷彿有種看不見的氣息在兩人之間流動著。

她不知道他是如何想的。

他有沒有感覺到自己所感覺到的氣息。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聽到了榻邊傳來了一絲聲響,於是她問:「你要回去了嗎?」

「嗯……」

他的話音落後,她聽到了帳篷里的腳步聲,接著聽到他掀開帘子的聲音。

然後,自帳篷簾處透過來一絲微弱的光線。

再然後,那一絲光線便消失了,那是因為他已經走了出去,帳篷的帘子在他身後關上了。

她瞬間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孤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5章 回憶

5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