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山

第30章 上山

陸夫人於氏此時也忙對齊方道:「齊方,愣著幹嘛?還不快去?」

於氏覺著老太太的擔憂不無道理,讓一個不知醫術如何的小馬夫拔箭包葯,萬一那小馬夫是胡亂弄的呢?到時自己這三兒子豈不是有性命之憂?

畢竟若是這小馬夫當真很懂醫術的話,他還何必當個馬夫?哪怕在哪個村裡當個村大夫,不也比當個馬夫強得多了?

齊方聽了老太太和於氏的命令,立馬去了。

當齊方趕到孔家宅院前院的藥房時,青枝已經換掉了馬夫裝,還在和幾個姐姐坐一起在母親郭氏房中的廳堂里聊著。

看到錢六從外面走來,她以為是來病人了,於是等著錢六進來對她說事。

錢六到了門口,也不進來,道:「四公子,陸府的齊方過來了,說是讓你去為陸三公子查看查看傷口,看要不要重新清洗一遍再敷藥。」

青枝聽著錢六轉達的齊方的話,心道看樣子那陸世康並未對人說起小馬夫便是自己,所以陸府的人才會讓她再去一次。

若自己直接拒絕,似乎又說不過去。畢竟陸府的人並不知道那葯是自己敷上去的。

可是若是去吧,又要面對陸世康這人。

但偏偏,他是她想能離多遠便離多遠的人。

今日要是去了,以後幾日換藥必然也是自己去。這一來二去的,若再和他多接觸幾番,自己的處境只怕更加堪憂。

「我馬上要上山採藥去了,你去陸府幫他看看吧。」她道。

「什麼?現在採藥?」錢六有些莫名。因為眼下快到用午膳的時間了。再者,現在藥房的葯還可用上一段日子,根本不必急著去采。再再者,採藥他也可以去,並不是非得青枝去不可。

「對。上山採藥是一個原因,上山還有一個原因是,我想去山上逛逛。」無法對錢六說明實情,她只好如此搪塞。

「什麼?大中午的去山上逛逛?」錢六更加莫名。

他現在有些看出來了,這孔青枝只是找借口不想去陸府而已。

既然她不想去,那他只好自己去。

但回去和齊方說的時候,卻不能將青枝的話原原本本地告訴他,錢六是這樣告訴齊方的:「我家四公子今日不在,去山上採藥去了,我和你去陸府吧。」

齊方有些失望,「那他何時能回來?我們在此等候一會也行。」

錢六道:「他回來只怕要到傍晚了。你家公子的箭傷,可能等到那個時候?」

齊方無奈,只好讓錢六和他同去。

錢六走後,大姐二姐三姐同時看著青枝,齊聲問:「你當真要上山採藥?」

青枝道:「我是看姐姐們來了,所以哪都捨不得去,你們每次來也就最多呆個半中午的時間,下午便回了,我若是再忙來忙去,哪裡有功夫和你們嘮?」

大姐二姐倒都信了。只因青枝自小便粘她們,她們嫁人那日她是最傷心的那個,每回她們回來,她都像是過節似的。

只有三姐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青枝,臉上閃過一絲洞若觀火的神色。

過了個把時辰后,錢六回來了。

他沒進藥房,徑直往後院走來。

進了門,他便對青枝道:「陸家三公子有話讓我帶給你。」

青枝本來正百無聊賴地玩弄著自己眼前桌子上的一隻茶杯,姐姐們的群聊她也只是偶爾參與,聽到錢六的話,疑惑抬起頭來,「他有什麼話讓你帶給我?」

「他說,他想讓你下次教他分身之術。」

「什麼?」

「他說,他想讓你下次教他分身之術。」錢六重複了一遍。

「他……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他什麼意思。」

青枝將錢六傳達的陸世康這話又在腦海里過了一遍,仍是有些莫名,便問錢六:「你去那兒和他們陸府的人怎麼說的?」

「我剛到了那兒,陸家老太太便看起來有些不高興,問我你怎麼沒去,那我便不好說你在齊方來了之後才去採藥,那樣說也未免顯得太輕待人家,便撒謊說你一大早就去山上採藥了。」

青枝無語。

也難怪陸世康這樣說。今天上午是她幫他拔的箭包的葯,她人在望江樓,怎麼可能一大早便上山採藥去?

錢六這下當真是好心辦了壞事。讓陸世康看出她是故意找理由不去,偏偏還找了個這麼不合邏輯的理由。

不過事已至此,責怪錢六也無用,於是她對錢六說:「你去藥房看著吧。」

錢六八卦道:「那他這話到底什麼意思?我回來路上想了一路也沒想明白,還因為想來想去差點撞到一輛馬車。四公子,你當真會什麼分身之術?」

分身術這種事物,他以前可從不相信的。

但現在陸三公子莫名其妙讓孔青枝教他分身術,這就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了。

「他這人說話你還要細細琢磨?你當他什麼都沒說便是了。」

「哦。」錢六覺得青枝的回答和陸世康的話一樣,也讓他有些摸不透什麼意思。

不過,他懶得費功夫琢磨了。

他得去藥房忙活去了。

.

第二日。

一大早天色便有些陰沉。

雖看著即將落雨,青枝仍是一大早便去山上採藥去了。

因為她知道,若她不去,今日去陸府為陸世康換藥這事自己必然逃不開。

錢六本來什麼也不知道,若讓他知道自己在刻意躲避去陸府,保不齊他會在心裡猜測著什麼。

昨日還可以讓他覺著自己是要陪姐姐們聊天,今日她又有何理由不去?

所有反常的行為,都容易引人聯想。

採藥之處位於東山。

東山距離江北城東約一里路處,不甚高,有幾座山丘連在一起。此處便是孔仲達和原身青枝以及錢六常去採藥之處。

若是站在山之高處,可以俯瞰整個江北城。

山路因雨水將至而有些濕滑。

青枝背上背了個簍子,一路往山上行去,將一路上看到的可採的中藥,盡數收進簍子里。

往前走著走著,突然聽到身後一個男子的聲音:「孔大夫,你也來採藥啊?」

她迴轉身看了一眼,見是一個年紀差不多二十歲左右的皮膚幽黑的年輕人。臉龐略寬,眼睛細小,看著她時笑眯眯的。

此時他背上也背著個簍子。

盯著他看了一眼,來自原身的些許記憶告訴她,這人似乎是城北一家姓方的大夫家的二公子。而他背上的簍子則更讓她確信這一點。

「嗯,怎麼你也來采?」

「是啊,家裡藥用的差不多了,便過來采。」他邊說邊走到了和她並排的位置,「聽說你家父親又雲遊去了?」

「嗯。」她回了一句。

不想和他并行,於是她道:「我採得差不多了,今日先回了,告辭。」

「小孔大夫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喜歡獨來獨往。」這方二公子回道,眼裡堆著笑意,但那笑意,讓青枝覺得,似有些不懷好意。

「個人性情如此罷了,方大夫不必在意。」

「不在意不在意,這也沒什麼在意的。你向來如此,大家都習慣了。」這人仍是笑著,但青枝覺著,這人似在細細觀察著她的面孔。

他的這種觀察讓她極不自在,說了聲「告辭」便扭轉頭往下山的路走去。

身後那方家二公子還在叫著:「孔大夫下山小心些。」

她沒理會,徑直往前走著。

回到藥房時,錢六剛好從陸府換藥回來了。

「四公子,今日我去陸府換藥,那陸老太太說,明兒個咱這得抽出個人陪著陸公子出個幾天門。」

「出幾天門?去哪?」

「那陸公子似乎要去一個什麼地方,但因為現在他身上有傷,得帶個大夫同去,不然怕傷口感染什麼的。」

「你陪他去便是了,這兒我一個人忙活就是了。」青枝道。

「陸老太太說了,我不能去。」

青枝:「為何你不能去?」

「陸老太太說,要是咱家再只讓我出面去醫治陸府的人,咱家以後便不用去給陸府的人看病了,說到底,他們是信不過我呀。」

錢六說完這些,面上浮現出委屈的神色。

明明,眼下他醫術比青枝還要強些。

他抬頭看青枝的時候,發現她的神情在他說完這些話后突然變得有些怪異。

但怪在哪兒,他又說不上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上山

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