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聰明如你

第310章 聰明如你

這日天將黑時,康山以西約一里路的一個村子里,有一個年輕男子在堆著雪人。

不是別人,正是吳山,因為以前每年下雪,他都會堆雪人,今年下雪不堆雪人,他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只不過以前他在三公子的院子里堆雪人時,陸媛清要麼和他一起堆,要麼在邊上說笑或是搗亂。

今年他堆雪人時,她卻在屋裡生著悶氣。

不用進去看,他也能想像出她那張耷拉著的臉。

「原來女子們生氣,竟然可以生這麼久。」吳山心裡嘆道。

他除了不說話,否則說什麼話都是錯。

就連他站著不響,也站錯了。

有時她打算出門,一看到他站在院子里,便立刻臉拉得老長。

但是吧,她又偏偏不讓他走。

昨天他說自己要回江北城了,她卻立刻臉拉得更高,揚言道:「你要是敢回江北城,我就直接死給你看。」

嚇得他立刻閉了嘴。

他就不明白她了,在外呆著有什麼好的?

現在和自己在這兒鬧著閑氣,卻還從來不提離開的事。在她心裡,看戰爭的熱鬧就那麼重要?

那種場面看一次還不夠讓她驚心?

邊用鐵鍬堆著雪人,他邊心裡想著心事,不知不覺堆了兩個雪人,一大一小。

堆好雪人後,他就在在院子里找了四根木棍,往雪人身側安裝它們的胳膊。

就在他安裝最後一個木棍時,突然看到門前站了翠綠色的身影,不用想也知道是陸媛清了,他抬頭一看,見她剛剛走出門來,於是立刻對她微微一笑,道:「四姑娘你看,這雪人好不好看?」

陸媛清立刻冷哼一聲,道:「雪人當然好看,雪人的臉白著呢!」

吳山無奈地將最後一支木棍安在了東邊的雪人身上,嘆氣道:「四姑娘,你雖然不白,但是不白有不白的好處啊。」

「那你說說唄,不白的好處有哪些?我能想到的唯一好處就是能把你嚇跑了。」

「嚇不跑嚇不跑,我會一輩子好好照顧四姑娘的。」吳山搓著凍得通紅的手,觀察著雪人道。

「可別,我可不想一輩子被人嫌棄。」陸媛清面無表情道。

「誰會嫌棄四姑娘你這種人間尤物?」吳山還當真覺得陸媛清是人間尤物。在他看來,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人間尤物?你莫不是諷刺我?」她的臉拉得更長了。

「諷刺,世間有人敢諷刺你?」

「你就敢啊,剛才你在幹嘛?」她邊說邊看著大門口處,心道陳卓也不知道去了何處,怎麼到這個時候了還沒有回來。

自從她不吃吳山做的飯以後,飯菜便只好由他做了。

因為她也不願意做飯,之所以不願意做飯,是因為一想到她做的飯菜要被吳山吃,她就絕對不願意動手了。

也因此,三人之間,只有陳卓能做飯了。

這陳卓每到一個地方都是早早就出門去了,傍晚才回來,也不知道整天在外面瞎晃蕩什麼。

她想,也就是他被太子殿下的巡邏兵誤以為是她的人,要不然,他哪裡敢整天出去瞎跑?

在太子殿下不同的兵營附近老是出現同一個人,太子殿下的巡邏兵不把他當成細作抓起來才怪。

看了一會兒門口,還是沒有陳卓的影子,眼下天色已經要黑了起來,她又已經餓得飢腸轆轆,於是對吳山道:「今日我做我自己的飯,你做你和陳卓兩個人的飯。」

「那,為什麼不能你或者我兩個人將三個人的一起做了?」吳山覺得不用那麼麻煩。

「因為我不吃你做的飯,我做的飯也不會讓你吃。」陸媛清冷冰冰地說道。

「沒問題啊,四姑娘說怎麼樣就怎麼樣,吳山絕對言聽計從。」吳山回道。

說話間,他從雪人邊走了過來,對她道:「那咱們做飯吧。」

她道:「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我知道。但是還不是得共用同一個伙房?」

「在伙房裡你也得離我遠些。」她道。

「明白,遵命。」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伙房后,開始時各用一個木桶洗各自的菜,雖然吳山先把自己的菜洗了,但是,他不能自己先切,而是想等著陸媛清先切好她的菜自己再切自己的菜。

站在她身後不遠處,看著她切菜,一種溫馨的感覺在他心中升起。

這大抵就是他能想像的以後生活最美好的樣子,他愛的女子在窗邊切著菜,而自己遠遠地看到,也覺得無比幸福。

只不過,他明白眼下的感受只是稍縱即逝的時光中的一瞬而已。

讓他意外的是,他看著的她的背影突然抽動起來。

再然後,他看到了案板上的水珠,那是她的淚珠。

「四姑娘你怎麼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問道。

「沒怎麼!我就想把自己這手垛了!那麼黃!」

這幾日她每每想起那日在吳山親吻自己以後說的那句話,便心裡像被一塊大石頭壓著。

自幼從來沒有體會到過憂愁的她,和吳山在一起整日相處以後,一連多日體會著各種憂愁,先是愁自己的秘密如何讓他知道,告白以後,卻又因為被他拒絕了而心煩氣躁。

她不是個會隱藏自己情緒的人,所以這些日子以來,只要陳卓不在,她便對吳山冷言以對。

她自己也想表現得大度些,他不愛她,她也該雲淡風輕一笑了之就是了,可偏偏自己是個眼裡放不下一點兒沙子的人,有氣就要發出來。

說實話,她覺得自己愧對吳山。

而且這些日子她都沒照過鏡子了,她實在不想看到鏡子里自己一點兒也不夠白皙的臉。

她的自信心,就這麼被他一句話輕而易舉地打碎了。

所以現在,切著切著菜,看著自己一點兒也不白潤的手,她悲從中來,不能自抑。

吳山道:「四姑娘,你可萬萬不能這麼做!」

「我要垛我自己的手,和你何干?」他不說話還好,他越是說話,她越是悲哀。

吳山怕她真做傻事,一個箭步從她背後竄到她面前,將她手裡的刀奪掉,放在案板上,面對著她說道:「你瘋了!」

「我是瘋了!反正我再也不會有人愛了!我要這手幹嘛?」

「誰說你不會有人愛?以後有的是人愛你!」

「連你都不愛我,別人會愛我?」她凄然一笑。

吳山這才意識到了,他的那句話對她產生了何種深遠的影響。

眼下,他能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向她承認自己的內心。

不然,四姑娘這個人算是毀了。

承認自己的內心但坦承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不能和她在一起。

這是唯一的辦法。

「誰說我不愛你?」他聲音低啞說道。

「你自己說的。」她道。

「聰明如你,怎麼那樣的話就信了呢?」吳山嘆了口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0章 聰明如你

54.87%